第四百零九章 一物降一物,三物……降三物-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零九章 一物降一物,三物……降三物

    ‘哗啦……’就在这剑拔弩张随时可能发生第二次幻想乡大战的时刻,厕所传来了冲水声,然后就见面有菜色的文文捂着肚肚推开门走了出来。

    “诶……”文文一抬头就看见了我们三个现在的样子,当时就反应过来自己出来的不是时候。

    “怎么,上完厕所了?那就一起来被解决吧!”风见幽香现在处于半狂化状态,看谁都像是该打死的。

    “……谁说我上完了!啊哈哈哈哈哈……”文文身体一僵,往墙上一靠,开始发动记者特殊固有技能之一:装傻充愣。

    “是吗?可是你都冲马桶了。”风见幽香半狂化的后果就是智商下降,居然一时之间真的被文文的借口唬住了。

    “呃……这个……啊!刚才马桶满了我先抽掉一桶,你们继续,继续……”文文转身就往厕所里走,走到一半又回来了,拉起了还幸运的在沙发上(装作)昏迷的铃仙,一头躲进了厕所里,嗯……想到了很污的段子。

    “有破绽!”就在此时,已经确定今天的冲突无法避免的我一拳一个直接将两人打出屋外,事后补三个窟窿(算上屋顶那个)总比重建整个地表建筑好得多,“流亡者!”这种并非死战的对战还是用流亡者比较好,刚才不用只是因为流亡者完全装备需要时间,而这两个小妞刚才不会给我这种时间。

    “看镖!”流亡者才刚刚贴上我的后背,八云紫的隙间之中就射出了大量的……苦无?有十多把都刺中了我尚未被装甲保护的胸腹部并且钉在了上面。

    “这有什么用?”我用左臂从上至下一砸,所有的苦无都被我从身上打落,对于我这种不打坏头部就没有办法直接干掉的人,所有的忍者都会庆幸没遇上我。

    “你们两个都给我成灰吧!”风见幽香双手同时绽放出光芒,“双重-魔炮【传说火……”

    “你们又在干什么啊……”一个甜甜软软的声音从竹林中传来,风见幽香的身体当时就是一僵,很快,梅蒂欣和琪露诺就先后从竹林里冒了出来,而在她们身后一起出来的还有……橙?

    “秦大笨蛋你又在干什么?”自从认定了我是坏淫之后琪露诺已经对我换了二百多个称呼了,呼,真是的,就放弃傲娇直接叫师傅不就好了……哦,搞错了,琪露诺不会傲娇。

    “啊……嘛,没什么,我看天气不错心说把流亡者拿出来晒一晒来的。”我话音刚落,就听天空中一声炸雷响起,天色顿时黑得像锅底一样,哎呀我这个乌鸦嘴,所以说这个印度航母啊,他别起火就行了对吧。

    “幽香,我刚刚怎么好像感觉到了传说火花的波动啊……”梅蒂欣整天跟风见幽香相处,对于她的传说火花的能量波动熟悉到无以复加,更何况……风见幽香手上的两束传说火花还没取消掉呢,“看来我也没感觉错,幽香,能解释一下吗?”

    “这个吗……呃……呵呵……那个……哦,对了,秦钺炀不是想晒晒流亡者吗,这不乌云密布的,我想把乌云打散开来,让他可以好好的晒个衣服不是,啊哈哈哈哈……”风见幽香双手一抬,双重传说火花直接飞上半空,撞散了乌云,然而她似乎一时忘了这是在幻想乡里,乌云再往上就是特么大结界了。

    “紫大人,为什么要开着这么多隙间喵?”橙小喵的耳朵一颤一颤的,看得我恨不得上去捏两下,不过她问出来的问题可就让八云紫恨不得跑路了,她能怎么说?无论是说实话还是瞎编,她在橙心里的形象都毁定了,除非……

    “啊,你不说我都忘了,我这不是看风见幽香要发魔炮打乌云嘛,所以打开隙间准备着不让魔炮打到大结界啊,正好!”八云紫顺坡下驴,用隙间河蟹了风见幽香已经打碎了乌云的双重魔炮。

    “哦……原来是这样……”三小只同时点了点头,指向了我家,“那为什么流亡者工厂会破开两个……哦,屋顶上还有一个啊……三个洞呢?”

    “噗……”面对三小只的终结必杀,我们这三老只同时喷血败退,一场杀戮消失于无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个屁啊!

    “你们……真的没出什么事吧?”三小只不为所动,再次发动袭击,苗头直指我们这三个老帮菜。

    “没有,你看我们,关系多好啊。”我们三个皮笑肉不笑的抱在一起,紧密的就跟特么哪吒(三头六臂)一样,不过暗地里嘛……我用流亡者喷射背包的高温灼烧着八云紫的肚肚,八云紫用隙间‘啃咬’着风见幽香的屁屁,风见幽香则最可恨,她催生了地上的一朵花,让那朵花捅我秦钺炀的腚眼子,卧槽……

    “嗯……很好。”三小只没看出问题,手拉着手打开屋门回屋里去了,话说明明墙上两个大洞开着为什么要走门?

    “啊啊啊啊啊……(干张嘴不出声)”三小只走了,走到了视线之外,我们才分别捂着自己受到袭击的位置发出无声的嚎叫(我的那啥不痛,但是被花瓣搔弄得超级痒)。

    “我说我们……”过了一会儿,各自的伤痛(我的明明是痒)都消退了七七八八,八云紫首先发声,当然了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好吧是为了防止三小只听见,声音非常的小,“我们还是讲和吧,发生刚才的事我很抱歉。”

    “啊,就这样吧。”风见幽香也退出了半狂化状态,事实上她从刚才开始就已经清醒了,被梅蒂欣的声音吓的,“打得不错。”

    “先回屋吧,别让她们看出来。”我好不容易才让那啥恢复正常(元首(吊丝元首形态)语:嗨!嗨!痒!痒呦喂痒呦喂抠了不止一晚上!废!废!十分痒!),但马上又想到了新的问题……流亡者的臀部装甲让刚才那朵花顶穿了,不然我的那啥怎么会受到袭击?这得赶紧修,不然不成了开裆裤了吗?

    然而,刚通过墙上的洞进屋,我们三个就傻眼了,见鬼,居然忘了还有个全场偷听的文文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