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蛋翻面就会碎-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一十章 蛋翻面就会碎

    “肃静!”梅蒂欣坐在沙发上,敲了一下面前茶几上的铁盘,“新三堂会审现在开始。”

    “威……武……”橙和琪露诺一边跺着脚一边拉长音。

    “堂下三人,你们可知罪?”梅蒂欣看着茶几对面跪在沙发上的三坨人影。

    “这……”我们三个罪犯互相对视了几眼,“是……小人认罪……求青天老大爷开恩……”

    “嗯……什么叫青天老大爷啊!”梅蒂欣一拍茶几,桌上的杯具顿时一跳,“大胆刁民,竟敢在公堂之上戏耍朝廷命官,来人啊,每人五十大板!”

    “得令!”说是来人打板子,可因为人数不够,梅蒂欣也得亲上前线,三小只各自拿起了板子,照着我们的屁股就是一通噼里啪啦。

    “禀告大人,此人皮糙肉厚,五十板子怕是没什么用处。”就在此时,琪露诺突发幺蛾子。

    “没用?那好!翻过来再打!”梅蒂欣从茶几上的筷子笼里拿了根筷子出来,往前一扔,“打!”

    “是!”军令如山,琪露诺直接把我翻了过来,照着我的小伙伴就下了板子,一边打还一边嘴贱,“让你当坏淫,让你当坏淫,让你当坏淫……”

    十分钟后。

    “所以,以后不准再搞这种幺蛾子了明白没有?和平一点不好吗?”梅蒂欣坐回沙发上看着面前我们这三大派掌门……哦?对了,你们看不见,那就让我来介绍一下,左起第一位,是崆峒派掌门八云紫,此时她一脸空洞仿佛被轮x了一样,当然,再加上个阿黑颜就完美了,第二位就是我,武当派掌门,至于为什么捂裆……你说呢?第三位是峨眉派掌门风见幽香,这会儿正手捂额头一副没脸见人的样子。

    “哈依……”就这样,这破事终于完了。

    少女祈祷中……

    “文文呢?铃仙也不在。”我向梅蒂欣问起我老婆们的动向,自从三堂会审开始之后她们两个就不见了。

    “她们说怕被你打击报复,于是躲起来了。”梅蒂欣头也没回,把手上的骰子往碗里一扔,“哈哈,一百二十六点,大!我赢了!”顺便一说,梅蒂欣他们用的骰子只有三个,只不过……每个骰子有四十八个面,也就是说三个骰子加起来最大可以达到一百四十四点,要不是琪露诺智商提高到了99就她这小笨蛋根本玩不了这游戏。

    “这两个小丫头……回头我再跟她们算账。”这笔账必须要算,至少得跟文文算清楚,不然……没什么不然,只不过我要是不接此多搞点福利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行了八云紫,说说你的结果吧。”

    “咳咳……嗯……这个根据本大人的调查,这个雾之湖啊……这个……”八云紫打着官腔,听起来超级气人,你特么以为你是谁啊?

    “这个那个的你有病啊!你以为你是谁啊!还不快说!”果然,风见幽香就炸毛了,要不是梅蒂欣还在旁边估计已经把八云紫的脸按在茶几上摩擦了,“再废话信不信我……”这时,梅蒂欣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我……我……我一掌拍死我自己算了!”

    ‘嘭!’大门被一脚踢开,撞到了墙上又弹了回去,我说明明墙上两个大洞你们非得走门吗?这种时候反倒特么这么规矩了!早特么干什么去了!

    “秦钺炀!你龟孙儿……”来者一进门居然就开口骂我,我随手从桌上抄起一根胡萝卜飞了过去,直接插进了来人的嘴里,让来人免费体验了一次深喉,嗯……大根加深喉……我想到了好玩的东西……

    “哟,这不是堂堂的穷鬼王灵梦嘛……”灵梦的突然来访,让我们暂停了要讨论的问题,我慢悠悠的走过去拔出了她嘴里的胡萝卜,“来我这干什么啊?还用这么粗暴的进门方式?要不是西斯特姆去修屋顶了你已经被当作入侵者打成筛子了你知道吗?”

    “你龟孙儿……”灵梦听也没听居然又骂我,气的我又把胡萝卜给她塞进去了。

    “我警告你小灵梦童鞋,在我的地盘就别特么对我撒野,想好了再说话,懂吗?小心祸从口出!”我把手放到了胡萝卜根部,“听懂了就眨眨眼。”

    一阵疯狂的眨眼。

    “行了。”我再次拔出了胡萝卜,不过随时准备再插回去,“说明来意吧。”

    “秦钺炀,你是不是给了妹红半吨纯金金块当份子钱来着?”灵梦张嘴就是钱,不过这事倒是真的。

    “是啊,怎么了?”我挖着耳朵心不在焉的回复,“兄弟结婚我随多少礼那都是应该的,我高兴,你管得着吗?”

    “那为什么我就没有!我们不是朋友吗!”灵梦抓住了我的领子大喊,“为什么到我这你就连神社租金都拖到现在还没给啊!”

    “你不自己也说了吗?我们是朋友啊,再欠两天,是吧,再说了,你又没结婚,我凭什么给你半吨金块当随礼啊?”看见了吧,看见了吧?你们看我吊不?(众曰:不看!)除了我谁敢欠灵梦的钱啊?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灵梦拉着我的衣领一通摇晃,“我也想要金块啊!我也想要纯金的,纯金的饭碗!纯金的,纯金的马桶!这些我也想要啊!你明明知道我的人生苦短结婚更是无稽之谈为什么就不能提前给我呢!”

    “不给你是为你好,我这不是怕你用反了吗?”面对灵梦,那我真的是稳如poi,别人怕她,我才不怕她呢。

    “这怎么能用反了呢?”灵梦皱起了眉头,“那马桶里有水!”

    “哟,我记得你这个人不是爱喝汤嘛……”我不着痕迹的把灵梦在我领子上的手拍掉。

    “……反正你是无论如何都不肯给了?”灵梦的眼神突然爆发出一阵精光,“那就休怪我无情了!别的不算,租金你今天必须给!”灵梦说着一边扭着身子往我这边靠,“你把租金给我!你把租金给我!”

    “拿着。”我当场掏兜‘啪’的甩出一沓子钱,正好够租金,灵梦当场就傻眼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