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陪练-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一十七章 陪练

    “诶?可以吗?”萃香无论是实力还是什么都是最好的陪练之一,而且现在又整天无所事事,估计美铃也不是没想过。

    “没问题没问题。萃香现在整天窝在博丽神社跟灵梦大眼瞪小眼,灵梦那家伙又穷又闷又无趣,估计萃香也快淡出鸟来了。”不管从哪个方向看,萃香都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至于灵梦同意不同意……她同不同意管个屁用,虽然她现在是名义上的萃香的看护人,但是我的权限比她大,怎么样,权限狗就是这么吊,不服你来咬我啊?

    “那就好了,不过说实话我总有种感觉,即使我再怎么练习,都不可能完全掌握这个状态,就好像……我还欠缺了什么东西一样。”美铃的身体有着重大缺陷,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但是这缺陷是否会随着对这种状态的掌握而被弥补,这就不好说了,效果肯定是有,但是具体能达到什么程度就不是我可以猜测的了。

    “如果能见到龙神,也许她能帮你解决也说不定呢。”龙腾红美铃长出的就是货真价实的龙鳞,不知道龙神看见了会作何感想,不过说也没用,龙神从没在幻想乡出现过,我甚至不知道龙神是否还有能力进到幻想乡来,毕竟幻想乡的开辟无异于从龙神的手下抢地盘,如果大结界对龙神无效那幻想乡早就不存在了,“对了,不知道幻想乡里有没有什么龙神的遗留物之类的东西,也许会对你有用。”

    “啊……那种东西我觉得我还是别妄想了……”美铃可不觉得龙神会把东西丢在幻想乡里,就算有估计也早就被发现了,哪至于到现在都没人听说过呢?“对了,我才想起来,如果我去博丽神社练习了……谁来看门?”美铃居然还能想起自己的职责是看门,咲夜要是看到了一定会很欣慰的,嗯,对,绝对会欣慰的一刀插在美铃头上的。

    “谁说让你去博丽神社了?”我一下子没忍住直接喷了,“拜托,要是让你们在博丽神社打架的话,博丽神社还在不在了?就灵梦那个财迷疯出的赔偿金,把你们两个都卖了也赔不起,放心吧,我会让萃香过你这边来的。”

    “呼……那就好……在咲夜小姐恢复之前我可尽量不能懈怠。”美铃早在帮我把咲夜抬到床上去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告知咲夜可能要卧床休息几天了,这样一来,照顾威严酱和小芙兰的任务就落在了美铃身上,别以为威严酱真能干好女仆长的工作,她不帮倒忙就算运气好了,而芙兰现在虽然可以应付大部分的事物,但奈何……还是不会做饭。

    “行了,时候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正好也跟萃香说一声让她明天过来,之后的事你们就自己协商好了。”几个小时过去了,天色已经渐渐转暗,我也该告辞了。

    “好的,您请慢走。”美铃送了我一段距离,然后我就让她回去了。

    人之里。

    “诶?不知不觉就逛到这里了……”不知不觉间,我居然走到了永琳开的药店,当然现在的店员已经不是铃仙了,“嗨,留琴,晚上好啊。”

    “啊,秦钺炀大人,晚上好。”机器小女仆朝我鞠了一躬,“您有什么需要的吗?”

    “不,我只是无意中走到这边来的,发现还没歇业就进来看看。”我拿起了架子上的一个小瓶子,上面的标签上写着:强力老鼠药,一粒就见效。“我说,连这种药你这里也卖?”

    “呃,其实那只是永琳大人制药失败的产物,毒性非常大,索性就当老鼠药卖了。”留琴解释,“至于歇业……看来您还不知道啊,为了防止突发情况,现在药店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了,我一直盯在这,永远亭的事情通通都是永琳大人自己负责了。”

    “哦……”我听到这里,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留琴一直守在这,当然以我给她的能量源是毫无问题,然而,永琳去红魔馆出诊了,那么就有一个问题……辉夜今天晚上吃什么?因幡帝肯定会自己解决,但是也绝对不会管那废柴公主,“留琴,你知道今天永琳去红魔馆出诊的事吗?”

    “并没有听说过,怎么,红魔馆有人生病了吗?”看起来永琳并没有通知留琴,这下可好玩了。

    “啊,是啊,咲夜劳累过度了,没什么大事。”我突然萌生了去永远亭看一看的想法,我倒要看看辉夜会不会饿死,“好了,我先走了,拜。”

    “好的秦大人您慢走。”留琴送我出了药店,目送我消失在街拐角。

    “先去博丽神社跟萃香打个招呼,然后再去永远亭好了。”决定了就事不宜迟,我转换为索德布雷加全速飞向博丽神社。

    少女祈祷中。

    “陪练?啊……没问题没问题,正好我最近闲的难受。”萃香一如往日的发动了她那让人无法拒绝她的劝酒程度的能力,把伊吹瓢递给了我,“来两口吧?”

    “好啊。”我已经换回了本体,接过伊吹瓢喝了两口,“你呢,没什么意见吧?”

    “我说有意见你听吗?”灵梦已经完全放弃了,知道自己不可能阻止的了我,“你随意折腾吧,反正出了什么事也是你自己收拾烂摊子,八云紫那老太婆也怪不到我头上。”

    “聪明,赏你的。”我随手拿出一块金子扔进了塞钱箱,灵梦眼睛当时就亮了,“行了,萃香,别忘了明天去一趟,跟美铃商量一下具体时间什么的,我就先走了,撒。”我把伊吹瓢扔回给萃香,转身走下神社的楼梯。

    “放心,我会去的……如果我没喝醉酒的话……看来今天晚上要暂时戒酒了……”萃香看了看伊吹瓢,还是放回了自己腰上,对于鬼族来说,失约可是相当无法忍受的事情。

    一时间后,永远亭。

    浪费了一次穿梭次元,我悄无声息的潜入了永远亭,没发现因幡帝的生命信号,估计出去打野食了,永琳也不在,拜这所赐,现在永远亭里静悄悄的,有种让人诡异的恐怖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