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人鱼鱼人傻傻分不清的都去看眼科吧!-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二十八章 人鱼鱼人傻傻分不清的都去看眼科吧!

    洞穴之中十分狭窄,容纳若鹭姬是没问题但容纳流亡者就有点困难,而且内里漆黑一片,为了方便营救,我打开了面甲顶部的光源,霎时间,一条反射着点点闪光的漂亮的蓝色大鱼尾巴映入我的眼帘,鱼鳞反射了光源的光线,在周围的洞壁上映出成片连续的蓝色光斑,宛如身处万花筒玩具的那个,不是血继限界中一般。

    “……”然而很快我就现,在这种情况下,这条美丽的大尾巴除了给我增加额外的负担之外没有任何用处……“若鹭姬哟,我说……你的尾巴太滑了……我抓都抓不住怎么能把你拉出来呢?”各位看客估计也有在家杀鱼的经历,那鱼鳞有多滑也都是知道的,何况是人鱼的鳞呢!这光滑的我估计一般的低级光束武器打在上面都能直接被反射了,我已经努力了三四次,可每次滑出去的都只有我,“你是人鱼啊,好歹想个办法吧!”

    说起来……很多人分不清鱼人和人鱼哦,这么说吧,人鱼是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鱼的虽然不能啪啪啪但是可以养在家里当吉祥物的生物,鱼人则是上半身是鱼但却有两条腿可以直立行走的畸形生物,不光不能啪啪啪而且非常的恶心,几乎不符合任何生物的审美,不说人类和精灵魔族这类长相正常的生物,也不提兽族牛头人这些半人形生物,就连亡灵都不待见它们,就算是在游戏里,鱼人也是最底层的炮灰生物,处于那种两个二级鱼人联手都干不过一个一级兽族步兵的能让它们感动的前列腺都崩溃了的可悲地位。

    但是但是:没错又是我,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其实呢……人鱼是可以啪啪啪的,各位千万不要相信人鱼公主那种主观杯具童话故事里的说法,事实上,人鱼是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志将尾巴变为双腿从而在6地上活动的,而且童话故事里的事情其实基本上都不能相信,你看竹取物语里还说辉夜回月球了而岩笠把蓬莱药销毁了呢,要真是那样,现在在幻想乡里活蹦乱跳的辉夜和妹红是从哪来的?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竹取物语居然说辉夜是被从竹子里现的,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嘛,我可是在辉夜喝趴下的时候偷偷试过的,别说即使是最粗大的竹子都不能把辉夜塞进去,哪怕是反过来都不行,我找到的最小的竹子也都塞不进辉夜的哔……咳咳咳咳……到此为止当我没说,不过辉夜的哔真的有够紧的,看来是从没被别人碰过……靠,你们这些臭条子抓我干什么!我特么说的是嘴!放开!放……啊……

    咳,总之我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证明一件事,若鹭姬是可以把尾巴变成腿的,而腿可比尾巴好拉多了。

    “好,我把尾巴变成腿,你等下……”若鹭姬也反应过来了,尾巴上一阵磷光闪动,闪动消失后,原本的大尾巴也一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两条白皙无暇的大腿以及两腿之间的……噗……

    “唔……咳咳咳……”我的鼻血积满了头盔,我一时没注意居然让自己的鼻血呛到了,“若鹭姬!你的内裤呢!”

    “呀!别看!”若鹭姬不知道是天然呆还是紧急之下没想到,但她现在双臂卡在洞穴另一边想遮也没法遮,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某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壁尻本,然后……噗……“鱼尾巴怎么穿内裤那种东西啊!”

    “你不能自己变出来吗?”刚清理干净的头盔里又积满了鼻血,天地良心,我真没打算收这种福利,因为人鱼的衣服都只有上半身,所以我一直以为人鱼的下半身变成双腿之后衣服也会跟着一起变出来的,鬼知道会是这种结果啊!“你们人鱼都是光着下半身在6地上走的吗!”

    “你说谁是暴露狂啊!如果早知道要上岸的话我们当然也会准备好衣服的啦!”若鹭姬的语气异常的委屈,毕竟被个第一次见面甚至说连脸都没看见的男性看光了,搁谁谁都是这个反应,即使她心里清楚这也不是我的错,都是世界太险恶,“要是人鱼变一次腿就能白得一套衣服的话那人鱼不都上人类世界开服装店去了吗!”

    洞壁另一侧。

    “我感觉我们有点多余。”八意永琳抱着肩膀思考着自己是不是一开始就不应该下来,“干脆我们先上去算了。”

    “说的就是,下来干什么?上去了上去了……”一个不属于在场人员的声音。

    “八云紫?你怎么又下来了!”风见幽香记得自己一拳把八云紫打飞出水面之后,八云紫就一直没下来,可现在却又突然出现了。

    “咳,我是……啊,我是来叫你们上去的。”八云紫怎么可能好意思说她是在地里镶嵌了半天才爬起来下水结果刚到这又听见八意永琳说要回去的,“行了,一条人鱼而已,走吧,秦钺炀一个人足够搞定了。”

    “我留下。”风见幽香示意其他人先上去,“一男一女身处这种环境,女的还没穿裤子,我怕出事,到时候小说一被河蟹我们所有人都完蛋,别忘了有人还处于情期呢。”

    “真是失礼诶,难道你觉得我会对第一次见面的可爱女生动手动脚吗?”风见幽香居然在公共频道里诋毁我的声誉,这要不是在水下我早k她了,“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对你动手动脚了吗?”

    “没有。”斗嘴归斗嘴,让风见幽香说谎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事实上,越是像风见幽香这样单纯的人就越不屑于说谎,跟我和八云紫这些污秽笑的生物不一样,“不过你那时候也没处于情期,不能作为参考。”

    “别总是把情期三个字挂在嘴边上行不行大王?”我将双手握到了若鹭姬**的大腿上,打算再试一次,心中默默倒数,“三,二,一……”

    “不要叫我大王,要叫我女王大人啊!”我就知道风见幽香会来这句,所以我直接把这句话作为了信号,双手用力一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