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被放置play的若鹭姬-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二十九章 被放置play的若鹭姬

    “啊!”若鹭姬一声尖叫让我立刻停下了手,“好痛……”

    “该死……”我这时才发现我忽略了一个问题,在变成双腿之后,若鹭姬的下半身失去了鳞片的保护,没办法承受我流亡者手甲的握力和拉力,这样的话就只有……“幽香,你还在吧?”

    “当然了,斗嘴斗不过你不代表我就要跟她们一样上去,怎么了?”谢天谢地,风见幽香还在水里。

    “你过来下。”我当然不是打算让风见幽香替我拉,就她那个力道非把若鹭姬拉成两段不可,“西斯特姆,解除双臂的小臂护甲。”

    “了解了sir。”西斯特姆接受命令,“连接轴打开,保护锁解除……sir,可以拿下来了”

    “嗯,这下应该行了。”我拿下了双手的手甲,扔给了风见幽香,“帮我拿一会儿。”

    “终于不满足隔着护甲的触感了?”风见幽香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恶意,而且还是在公共频道里,这让原本就因为自己的状态而害羞不已的若鹭姬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还是说你终于打算直捣黄龙了?”

    这么浅显的引申义连若鹭姬都听明白了,这下她抖得更厉害了,双腿不住地往我的胸甲上踢,但是这样的举动除了让我把该看的不该看的全都看得更清楚之外没有任何作用。

    “差不多得了啊,这种时候就把你那恶趣味收一收,总是吓唬人的话,你的形象就真的没法改善了。”风见幽香有严重的抖s倾向,这我知道,而在认识我之后风见幽香又衍生出了黄段子倾向,这我也明白,但是这两个加在一起就有点那啥的意思了,换个人估计膀胱都吓裂了有木有?

    “我变成这样都是谁害的?”风见幽香把一切问题都推到我的身上。

    “喂,这锅我可不背。”俗话说得好,打了败仗都是指挥的锅,而我只是个小兵而已。

    “你就背了吧,你也不用十二指肠想想,放在过去我用得着管这些破事吗?自打认识了你之后,我就没过过安生日子,每天被八云紫叫着跑东跑西的当后援,要不是给你面子,以为我这么好请吗!”风见幽香强行甩锅,十二指肠怎么思考啊魂淡!

    “我?你要是不认识我梅蒂欣这会儿还指不定在哪呢!”梅蒂欣的真相是我发现的,至于风见幽香,我不是针对她一个人,我是说在座幻想乡的各位都是垃圾,即使是八云紫和八意永琳在逻辑推理方面也不可能超过我。

    “别说的好像梅蒂欣是你生的一样!”

    “我生的出来吗!”

    “你不是能变成女的吗!”

    “对哦,要不要试试生个孩子呢……”

    “生你妹的孩子!”

    “我没有妹妹。”

    ……

    “说得好听!你还真把自己当梅蒂欣爸爸了?也不撒泡小便好好照照自己!”

    “你有脸说我吗你这抖s暴力狂!就你这样好意思给梅蒂欣当妈啊!”

    “这关上条当麻什么事?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

    “少废话,炮姐是我的!百合子也是我的!”

    “他是男的!”

    “男的你妹!我才不信呢!我看了那么多遍了从来没看到过大丁丁!”

    “真要让你看见那就成**了!”

    ……

    “外面那群狗仔子整天拿梅蒂欣说事把我们两个凑一对儿,这都得怪你!”

    “我?关我屁事!这绯闻又不是我传出去的!再说了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在人之里的声望比你高了几百万倍!”

    “就因为你声望高才惹的祸!路人甲的绯闻谁看啊!”

    “得了吧!要说知名度的话!你可是都被村民贴到门上了啊!”

    “你当我是关云长啊!拿我辟邪吗!”

    “你就知足吧,还没人把你贴床头呢,是个男的看见你直接吓萎了,连药都不用直接避孕了!”

    “我看谁敢!敢贴床头我拆了他的房!”

    “你还想搞破坏啊?告诉你,人之里是老子的地盘!”

    “就凭你?”

    “我怎么了?配不上你啊!”

    “我呸!就你这破玩意,鬼才能看上你!”

    “这又关萃香毛事!我们只是兄弟!”

    “那梁山伯跟祝英台也兄弟,都变成蝴蝶了,还逗逗飞呢!”

    “说得好像……”

    “你们两个够了啊!”若鹭姬被放置play了这么久,终于爆发了,“这里是事故的现场!party啊!怎么你们感觉那么happy呢?我就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吗!要么救我出去,要么去离我远点的地方吵!”

    “嘁……”我暗骂自己一声居然只顾斗嘴忘了正事,“一边去一边去,老子要工作了,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把被困人员放置play这么久!”

    “哼!就你这种东西,要不是看你不好宰,我早就把你埋在我的太阳花田下面了。”风见幽香用一种从未有过的眼光看了我一眼,拿着我的手甲离开了,在那一瞬间,我感到了一丝微弱的杀气。

    “想宰我吗……哼……要是不怕死你大可以试试……”我把除去手甲的双手再一次握到了若鹭姬的大腿上,入手是一片嫩滑,哦……感谢至高神……不知道是不是水生生物的原因,若鹭姬这双腿绝对能把‘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诠释到极致,这类似的触感我以前只在两个人的身上感受到过,一个是灵梦,一个……是琪露诺,剩下的人不是比不上就是没摸过,“准备好了若鹭姬,我要开始了。”用尽全力把那些不切实际的妄想从脑子里删除,同时把眼睛从若鹭姬那裸露的小‘哔’上移开,我再次开始了拔萝卜……咳,拔人鱼,“三……二……一……出!”

    ‘啵’的一声清响,若鹭姬被我彻底从洞口拉了出来,她立刻将双腿变回了尾巴,脸色通红的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行了,别看了,要怎么处置我还是等上了岸再说。”我知道若鹭姬心里肯定别扭,所以也做好了被切掉某些部位烤了吃的准备,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回到岸上,不然就我这样子想切都没处下刀。

    若鹭姬在那里愣了一会儿,还是跟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