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我是神经病哎呀我是神经病啊-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三十四章 我是神经病哎呀我是神经病啊

    “诶?那这么说的话咲夜你岂不是成了欧尼酱的后辈了?”假设我真的是最早一批的不死人,那么就可以理解为那一批不死人全都是我的亲兄弟,不论咲夜是哪个初代不死人的后代跟人类的混血,都逃不过叫我一声老祖宗的境地,这让芙兰差点没笑出尿来。

    “这”咲夜自从有记忆以来就一直作为吸血鬼猎人在外界活动,直到后来遇到了蕾米莉亚,所以在她的记忆中没有任何关于父母亲人的记忆,有的只是吸血鬼猎人的训练营地,“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是什么不过因为我还未成年所以秦钺炀是不是该给我压岁钱来的?”

    “噗”咲夜的话锋突转让本来期待爆出什么猛料的文文一口全喷在了琪露诺脸上。

    “对了,射命丸大记者,你作为秦钺炀的首席女友是不是也该给我压岁钱来的?”咲夜矛头再次转动,朝着文文就伸出了手,“以前的就算了,先把去年的补上吧。”

    “那个”弱气的声音,非常弱气的声音,想发出这种声音在场的人只有一个能做到,“秦大人还在跟幽香大人掐架,我们在这里这么hppy真的好吗?”

    “哎呀,没事的,你还看不出来吗?”灵梦不雅的挖着鼻孔,然后一不小心挖出血了,“他们两个看着打得挺热闹,嘴上说的厉害,其实谁也没用全力,或者说魔理沙你倒是给我拿点纸过来啊!吸吸或者说两个人都只用了切磋性质的全力,而非死斗性质的全力。”

    “”若鹭姬瞪着一双死鱼眼笑,“我说我听不懂会不会挨打?”

    “一般来说不会,不过如果你强烈要求的话我们也不是不能满足你。”声音的主人想表达的意思很明确,这个问题的答案要取决于若鹭姬是想要挨打某不良天人:打我啊,你来打我啊还是不想挨打,然而问题其实不在于此而是在于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开口的,这句话是谁说出来的?

    “荷取?你从哪冒出来的?”魔理沙还是看见荷取本人才想起来今天一起来此的人里还有这么一号人物,但她也能肯定之前的一段时间荷取都没有跟自己一行人汇合,“你之前去哪了?”

    “游泳有点累,所以我就回似鸟号上睡觉了,不过看来似鸟号的隔音系统还需要强化,害得我被盟友他们两个的打架吵醒。”荷取眼看着就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应该不是在口胡,“啊好羡慕盟友的脑子啊如果是他的话应该在最初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这点了吧”

    “他肯定是会考虑到的,不过如果拿他来跟自己比较的话我们所有人都得自惭形秽,所以建议你还是脚踏实地的好。”作为返格命组织的骨干咳,作为一个疑似人造生物,我的很多方面都是以完美为目标而塑造的,文文很清楚这点,所以她也不会拿自己的任何方面去跟我对比,“毕竟调整者总是比自然人占有优势不是?”

    “我并不会自惭形秽。”永琳跳出来打脸了。

    “那是因为你也是怪胎。”八云紫发动了嘲讽技能,将八意永琳的仇恨转移到了自己身上,“我可是自认有些地方比不上那家伙的。”

    “没错,比如口碑什么的。”永琳一语中的,八云紫捂着心口躺下打滚了,当然还是在半空,“好了继续刚才的话题,人鱼你是想挨打?你也是那个什么诶,秦钺炀说的那属性叫什么来的?哦,对了,抖,看来你也是个抖是吧。”

    “当然不是了!我只是说我没听懂你们说的什么意思,为什么会演变成我是抖这种话题啊!”若鹭姬被一群大佬城管莫名其妙的少女组合夹在中间,感觉自己输卵管都要爆开了,“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你们说他们两个没用全力而已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为什么我会为此而沦落到有家都回不去的地步啊!我的牙膏肥皂洗头水啊!军刺砍刀凳子腿啊!丁伟孔捷赵政委啊!”

    “唉快叫萨满吧,又疯了一个”灵鸠伊凛看着永琳,“快去吧萨满。”

    “我什么时候又成萨满了我明明是巫医来的,让我插治疗守卫没问题,可你让我放净化这我就无能为力了。”这点就很奇葩,人族的牧师一人就包揽了医疗和驱逐魔法,可兽族的巫医偏偏只能插治疗守卫,想驱逐魔法只有依靠萨满的净化或者灵魂行者的消魔,这简直是耸人听闻太过ib咳,歪楼了哈“算了,那个如果你恢复正常我就帮你解答问题。”

    “哦。”若鹭姬立刻恢复正常了。

    嗯,看来是个间歇性精神病记录下来永琳心里默念着,偷偷在自己的小本上记录了下来,“说他们没尽全力是因为他们两个身上的杀气,太少了,两个人各自用了一成杀气就不错了,如果两个人都是全力作战,以他们两个的杀戮经历,散发的杀气应该连我们这里都能影响到才对。”

    “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说”八云紫推了一下鼻梁上根本不存在的眼镜,“两个人差不多该分个胜负了,秦钺炀的机体能量限制快到了,风见幽香虽然妖力接近无限,但是精神力应该快不够用了。”

    “的确,在这种激烈程度的战斗下精神力的消耗甚至比能量的消耗都要快,不过说起来好像秦钺炀的的精神力没耗尽过的样子啊。”八云紫跟八意永琳口中的精神力可不是那种用多了就会疲劳用光了就会失去意识的廉价货,这里所说的精神力一旦耗尽,精神也就随之崩溃了,会变成真正的疯子,而且是完全没有治疗的必要的那种。

    “关于这一点秦大人好像说过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精神力是无限的来着,所以他才能随心所欲的使用流亡者。”铃仙想起以前跟我闲谈时提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