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新秩序-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四十二章 新秩序

    时间眨眼到了晚上,终于,木屋那已经破碎的木门被一脚踢飞出去。

    “看来病人的病好了。”八意永琳嘴角翘起奇异的弧度,“不过估计这次换成医生有病了。”

    “可惜你口中的医生没给你见证的机会。”然而,从木屋中出来的只有风见幽香一个人,“希望你不会因此而失望,还有……八云紫你给我跪下!”

    “哈依!”八云紫痛快的跪下了,她甚至根本没想过逃跑,逃又能逃到哪里去?有什么地方是风见幽香想进进不去的?就算是躲进八云之家里,风见幽香也会直接打穿结界把她拎出来,索性还不如光棍一点,“幽香,你这是干什么嘛,把我搞成酱紫……”

    “好好说话!”风见幽香一听见八云紫那个假洋鬼子的语调就来气。

    “你想咋地?”八云紫的话头恢复了痞子味。

    “我还没想好,你先跪着吧。”风见幽香解开身上的装备全身那啥的跳进了雾之湖里,“等我洗个澡先,正好趁着秦钺炀不在。”

    “诶,他哪去了?”永琳本来还想欣赏一下我这个蒙古大夫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样子,结果却扑了个空。

    “用穿梭次元跑路了,说是打死也不给你笑话他的机会。”风见幽香泡在水里回话,“你别以为他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唉……又被他猜到了……”八意永琳知道这次是没戏了,“对了,他跟你说你去屋里躲着之后生的事了吗?”

    “没,他牙齿漏风,舌头少了一半,说不了完整的话。”风见幽香重新上岸,调动妖力将身上的水蒸干,穿回了自己的衣服,“不过以他的科技,治好赶回来应该就是十几分钟的事。”

    “那就不对了……他伤的那么惨……你怎么一点伤都没有?”八云紫移动膝盖往前挪了两步。

    “因为他没还手呗……我有让你说话吗?”风见幽香抬起一只脚往地上一跺,一道裂缝直接延伸到了八云紫面前,“在我想好惩罚手段之前,麻烦你闭上嘴给我接着跪着。”

    “好了,你的好麻吉回来了。”永琳远远就看到了远方天空中的一对白色羽翼。

    “我知道。”风见幽香虽然背对着我来的方向,但是不代表她就感觉不到,“还有,好麻吉什么的,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这不是个笑话……算了,既然他回来了,那就可以开始正题,我去把小丫头们都叫回来……”永琳将手指抵在唇上,吹了一个响亮而有些怪异的口哨。

    远方的聚会。

    “嗯?”铃仙头上的兔耳动了动,“师匠好像在叫我们过去。”

    “是吗?我什么都没听见。”灵梦的身上还穿着咲夜的泳衣,正拿着个阴阳玉跟魔理沙扔着玩儿。

    “因为我长了四只耳朵,你只有两只。”铃仙这个理由真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好吧,那就走呗。”灵梦离开浅水区上了岸,“要换衣服吗?”

    “衣服……不都在那边嘛。”魔理沙也跟着走了上来,“灵梦你又糊涂了吧。”

    “啰嗦。”

    少女祈祷中……

    “好了,那既然人都到齐了……幽幽子跟萃香呢?灵鸠伊凛和荷取也不在?”我刚想说句场面话开个头,却现人根本没到齐,“芙兰和美铃就算了,她们这一个个的都去哪了?”

    “简单,在你挨打的那会儿工夫,幽幽子回白玉楼了,萃香跟着美铃和芙兰朵露去红魔馆了,灵鸠伊凛和河童回妖怪山了,毕竟时间这么晚了,她们又不像我们一样都是孤家寡人。”八云紫又嘴贱的开口了,虽然她很好的为我解答了疑问,不过我也没打算因为这就阻止幽香对她的惩戒。

    “好吧。”无视了正被幽香按在地上摩擦的八云紫,我决定继续刚才的话题,“其实呢,就在风见幽香躲在屋子里向隅而泣而你们又都被疏散到别处的时候,有人之里的几个人来找过我们……”

    枯燥的叙述中……

    “就是这样了。”我略去了跟永琳交谈的那段事情,仅仅叙述了松本带人来求医的事情,“而对于尸厥,永琳,你比我熟悉。”

    “尸厥呢,就跟我之前说过的一样,一般是由于受了什么巨大的刺激才会导致的,不过这也是奇怪的地方。”永琳把银针盒子重新还给了我,“奇怪就奇怪在那个人居然是在人之里里面被刺激到尸厥的。”

    “奇怪的还不止这点。”我收回盒子,接着永琳的话表我的看法,“人之里的村民,神经都是相当大条的,妖精,亡灵,妖怪,神明,骚灵,鬼族,不死人,蓬莱人,月人……他们什么没见过?尤其这个村田还是个经常打的人,就算是看见未开化的妖怪也不会被吓到,能把这样的人刺激到尸厥的地步,那么完全可以猜想的到,他看见的事情有多么刺激。”

    “所以又要调查是吧?唉……怎么没完没了了……”灵梦已经开始泄气了,她原本还打算在城管大队成立之后自己就可以偷点懒,没想到不仅没机会偷,反而还有了连续任务。

    “这就是我要说的事情了。”其实我也觉得,不是所有事情都需要出动全员,那样同样是大材小用,“所以我定了一条额外规则,像这种难度未知但预计低下的事情,谁愿意接谁接。”村田看见的东西很刺激,但却绝对不算困难,不然村田根本没机会活着,“只要有两人接了这任务就可以行动,当然人数多点更好,谁有时间谁就去做,不过……如果接任务的城管人数少于两人……我会强行指派。”自由不代表可以消极怠工,因此所有人都偷懒不接任务的事情绝对不允许出现,“灵梦,如果我强行指派,你就是选。”

    “为什么啊!”灵梦感觉自己可能当了假城管,“我不服!我为党国流过血!我要见菊座!”

    “因为你最闲,而且你偷懒偷的肯定比别人都多。”我按住了灵梦的脑袋示意她抗议无效,“好了,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