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老板召唤的本意-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十二章 老板召唤的本意

    并不是我太怂,也不是八意永琳太怂,更不是我们两个都太怂,实在是因为我们都有自己的考虑。事实上,越是有稳定生活的人越怕独行侠骚扰,因为独行侠无牵无挂,想什么时候折腾你都是随心所欲的,而你根本防不胜防。所以,这就造成了一个很尴尬的局面,明明真打起来实力差不多,想分出胜负没有几天几夜根本不可能,但八意永琳不敢惹我,因为我是独行侠,八意永琳不敢惹风见幽香,因为风见幽香是独行侠,我不敢惹风见幽香,还是因为她是独行侠。

    肯定有人就奇怪,都是独行侠我为什么不敢惹风见幽香,其实也很简单,我虽然是独行侠,但我的流亡者工厂也是我花了几年时间一砖一瓦造出来的,又经过上百年的时间整改强化,万一被毁了,我就一夜回到解放前了,可风见幽香不同,她的太阳花田就算是被轰成渣渣,她要恢复也就是几秒钟的事,这让风见幽香成了全幻想乡最可怕的生物因为没有人能跟零成本为敌,事实上,除了本身实力的强大,这一点也是很多人不敢惹她的原因。

    “好了好了,终于正常了。”我跟八意永琳又忙活了三四个小时,才让风见幽香的体型重回正常。

    八意永琳马上就跑路了,一点也不给风见幽香报复的机会,而且作为来帮忙的代价,还把剩下的蘑菇带走了。

    如果我不能立刻找到什么话题转移注意力的话,我的流亡者零式很快就又要进行大修了。

    “我说,老板啊。”我的大脑是何等的英明神武,很快就找到了话题,“你叫我去太阳花田不是为了专门救你的吧。”

    “废话,我要是知道我会出事,还用得着你救吗。”风见幽香依然坐在我的工作台上,我猜工作台要是有意识一定幸福死了,因为你想,整天都被敲敲打打的工作台应该是个抖m吧,“我找你是有正事。”

    “花店的花货源有着落了?”

    “……没有。”

    “那还有什么正事。”

    “你脑子里就只剩下钱了吗?”

    “我不是红白。”

    “你个废物。”

    “我不是抖m,你这么说我也不会兴奋,相反我倒是想向你证明一下谁是废物。”事实上我也是个抖s,而且是那种喜欢把抖s调教成抖m的抖s。

    “你想打架,来啊。”风见幽香就是这样,一兴奋起来就会把正事忘在脑后。

    “先说正事吧,然后我再考虑要不要跟你打。”

    “我可等不及了!”风见幽香抬手就要开打,但我以更快的速度将左腕的三联装高能光束炮顶在了她的头上。

    “我无意冒犯,老板。”三联装高能光束炮中传出蓄力的波动,“但这是我家,如果你要在这里放弹幕,我只好先朝你脑袋上来一枪,虽然打不穿你的脑袋,但足够让你迷糊一阵了。”

    “好吧。”风见幽香似乎妥协了,正要把手举起来,左手却突然往我的左臂上一拍,炮口顿时被拍偏了,然后紧接着就是一记右拳直击我的胸部装甲,强大的爆发力让我后退了几步,“那我就不用弹幕,直接揍你一顿!”

    “特么的,还是没躲过去。”我知道风见幽香并没被我岔开话题的方式糊弄过去,不过打就打呗,我还能害怕啊,看什么看,我发抖是因为冷!

    “真是可惜,我的阳伞扔在太阳花田了,不然我现在就让你爽到极点。”风见幽香捏着手骨,“不过说实在的,我早想跟你打一场了。”

    “我可不想跟你打。”我解除了武装,“不过你刚恢复,阳伞也不在手,我也不欺负你,我就用本体跟你打。”

    作为公平对决,我决定用本体跟风见幽香打斗,实际上我也想试试以自己的身体在幻想乡这个地方能做到什么程度,我一点也不担心我的安全问题,别忘了,我还有左臂可以用。

    然后,我就被风见幽香虐待了好一阵子。

    不死人的身体素质和妖怪的身体素质差距太大了,这让我在战斗中处处受制,我能感觉到风见幽香并没有用任何技巧,就是力量,单纯的力量,却硬生生的压倒了我的战斗技能。

    战斗开始了十分钟后,我再一次被踢出去,我知道不行了,到了该用左臂的时候了,事实上,若不是我的身体视痛苦于无物的能力,我在五分钟前就不得不用左臂了。

    “怎么了?”风见幽香再一次一拳打向我的脸,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那么喜欢打我的脸,“你困了?”

    “还没。”我伸出左手,轻轻的抓住了她的右拳,“只不过该结束了而已。”

    “嗯?”风见幽香惊讶的发现,被我的左手抓住后,自己的右拳居然收不回来了。

    “别玩了。”我随手把她扔出去。

    风见幽香稳稳的落地,皱着眉头,突然把工作台踢了过来。

    “游戏结束了。”我一拳打向工作台,钒合金所制的台子直接被打出一个大洞,挂在我的左臂上,被我放到一边。

    “你的左臂有问题。”风见幽香用的是肯定的语气,“在我碰到它的时候,它的上面散发出一种奇特的能量,这种能量让我感到……亲切。”

    “它是有问题,但我更关心你的问题。”我重新穿上了流亡者零式,“你到底想让我干什么?”

    “我的花田附近有一个叫无名之丘的地方,那里有一片铃兰花田。”

    “我知道那个地方,可那跟你有什么关系,铃兰花有毒的,根本就不能拿来卖,也根本没人敢买。”

    “我没打算让你卖花,前几天,我在那里感受到了异样的波动,有东西在那里。”

    “你去了,然而什么都没发现?”

    “我是没发现,但我也能确定那里确实有东西存在,它隐藏的很好,我只能模糊地感觉到它,却找不到它在哪。”

    “可你为什么要关心那东西呢?”

    “我只是觉得铃兰花田里诞生的东西应该跟花有关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