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把四十三章 新秩序的试运行-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把四十三章 新秩序的试运行

    “听起来像是赏金猎人的行为方式。”永琳吐槽我所定下的新秩序,“只有最后那个强制指派有点不一样。”

    “我原本就是赏金猎人,这也是我最熟悉的方式。”我并不否认我盗版了赏金猎人的规章制度,反正那么好用的东西为什么不直接拿来用呢?“还有,这次只是试水,以后的任务,八云紫会提前推测任务难度,从而在任务上标注出最低行动人数,不过如果谁有自信把我打趴下的话可以无视那个人数限制一个人解决问题。”

    “喂”八云紫的声音宛如被一群母猪拱了一样,“你就这样把烂摊子甩给我了吗?”

    “闭嘴!”风见幽香按着八云紫又是一顿摩擦,“跪下,给我唱征服!”

    “反正你是城管的老板,你不干谁干?”如果八云紫不干,任务难度就不明确,很可能造成城管的无谓的损失,这是我绝对无法接受的,更何况,这些城管都是我所熟悉的人,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挂掉,“如果你不干,那我也没办法,不过幽香,给我个面子,摩擦到她同意为止。”

    “没问题。”在刚才的木屋里,风见幽香又欠了我个人情,她不介意小小的听话一次,再说,摩擦八云紫本身对她来说也是相当好玩的事情。

    “别别别!我干我啊啊啊啊啊”八云紫的惨叫还在继续,而且还隐隐的有升级的迹象,“塔司塔司k”

    “好了,任何人还有问题吗?”如果没问题,那么我就要正式布置任务了。

    一片寂静,除了八云紫的呻吟。

    “很好,那么我现在就在这里下达任务,今天先各自回去休息,病人也需要恢复,明天中午,我需要至少一个人跟我一起上门拜访调查事情真相。”

    “你?为什么是你?”灵梦又有意见了,“你刚才不还说这次任务没什么难度吗?你为什么还要亲自出手?”

    “因为我对这次事件感兴趣,不行吗?”只要我愿意,我可以接受任何任务,无视人数限制,但是一个人干活太无聊了,所以我要找个妹子陪着我,权当养眼,城管里谁都行,除了灵梦,不是说灵梦长得难看,而是她太不听话了,“所以说谁要跟我一起呢?或者说明天谁没有事?”虽然我这么问了,不过我也能猜得到可能的人选,算上在场的所有人一起,灵梦和八云紫太懒,咲夜妖梦文文铃仙永琳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所以剩下的就是魔理沙琪露诺和风见幽香,而琪露诺一向没什么求知欲。

    “我亲自去吧,正好听你的形容我也有点兴趣了。”果不其然,风见幽香放下了八云紫转身走过来,“如果真的那么有意思我就原谅你打坏了我的阳伞的事情了。”

    “诶我也想去的”魔理沙拉着脸在那里嘀咕。

    “你?得了吧你,终焉火花练习好了?”风见幽香看上的东西,还从来没有争不过的。

    “呃还没”魔理沙挠着脸颊不好意思的把视线偏向一边。

    “那你还有时间到处乱跑!还不给我回家练习去!”就这样,风见幽香成功的抢到了调查权限。

    “好了,任务已定,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吧”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所有人也都没有理由再继续逗留了,“幽香,你定吧,明天碰头的时间地点,最好给我留点面子。”

    “行明天下午一点,人之里东村口,暗号照旧,左手戴手套。”风见幽香很明白我那句留面子是什么意思,所以干脆定了个下午的时间,不过这后面两句嘛搞笑。

    第二天正午。

    “午时已到”我提前一个小时到达了人之里,却并未打算直接去东村口碰头,而是先去找了妹红和慧音,让她们调查一下最近人之里发生的所有大事小情,我总有种感觉,这次的事件,某些细节很有可能就在这些陈芝麻烂谷子中。

    下午一点。

    “你真准时。”风见幽香一秒不差的出现在我面前,除了手上没有了阳伞之外,跟以前一模一样,“一秒钟都不带差的。”

    “哼晚到是缺乏教养,早到同样是失礼之举,说到底,早到晚到,都是不守时,既然约定好了时间,那就一秒都不能差。”风见幽香有着独特的时间观念,“好了,现在该去那个被吓晕的人那里看看了吧。”

    “那是尸厥,不是吓晕。”尸厥和吓晕,导致的原因是差不多的,但症状完全不同,尸厥要重得多,一不小心就会被推进焚化炉死的不明不白。

    “有区别吗?对我来说都一样。”风见幽香却不在意,这世界上难说有什么她在意的事情,昨天的事也许算一个,“赶紧带路吧。”

    “好的大王,没问题大王。”

    “不要叫我大王,要叫我女王大人啊!”

    不久之后,我们停在了一栋普通的民居之外,而在门口,昨天那两个抬担架的小伙子中的一个正在那里站岗。

    “秦先生,您来了”小伙子向我打招呼,随后看见了风见幽香,“风风见大人,您您好”

    “你看看你,都把人吓成这样了。”我打趣了幽香一句,“村田在里面对吧?”

    “是,因为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松本老哥让我暂时守在这以防出什么新的问题。”守卫的小伙子回答,“您请进吧。”

    “嗯,辛苦了。”我拍了下他的肩膀,推开门走了进去,风见幽香一言不发的跟上,估计还在纠结自己的形象问题,她可能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只有她那么让人害怕呢?

    屋内的空间不大,我们很快找到了受害人村田,此时,一个看上去比他小几岁的女人正替他敷药。

    “你还好?”村田躺在床上,那女子又背对着我们,我只能先行发声。

    “啊,秦先生,风见大人”村田的中气不足,但样子明显好了很多,“我已经没大碍了,多谢您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