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四十七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说的很厉害的样子,你可别告诉我你的眼睛连气味都能看得见?”风见幽香给我泼了盆冷水,“这霉味沾染的本来就不多,又过了这么多天,早就消散的差不多了,我就不信你能追踪得到。”

    “那可未必。”单凭我的解析系统肯定不行,但是……流亡者的面甲可以,“流亡者的面甲性能比我眼睛里的解析系统强大的多,追踪气味也不在话下,狗都能做到的事,我为什么做不到?”我一招手,流亡者直接从天上掉下来,很快就装备在了我身上,“今天从一开始我就一直用远程控制系统操纵流亡者跟在我们头顶,怕的就是这种情况。”

    “……那还不赶紧找!”风见幽香被打了下脸,面子上有些不好看了,当然在我看来这就是一种变形的傲娇而已。

    “是是是,您吩咐我照办。”我调整了面甲的分析条件,很快,在我的视野中一些淡蓝色的像是雾气一样的东西延伸向了远处,那就是我所探测到的霉味的去向,“找到了,这边。”

    霉味的路径的前一段跟刚才顺着脚印寻找到的路径完全一致,这证实了我计划的可行性,直到小溪边。

    “嗯……正对岸附近没有霉味的残留……嗯?”很明显,埋尸人并未直接从小溪对岸上岸,这也正常,而在距离小溪正对岸沿着溪流向右大概两百米左右的位置,我又发现了蓝色的光雾,“原来你跑到了这里……”

    我们继续沿着气息的轨迹前进,却很快就出了封锁区,再往前走就是没有疏散的位置了。

    “继续守卫,还是别让其他人进入。”我跟负责站岗的自警队员打了个招呼,“我们继续。”

    没有戒严的街道显示了真正的人之里的情景,街道上的行人络绎不绝,很多人都对我们这个组合感到疑惑不解,但即使是充满疑问也没有人过来搭茬,明眼人都能看出我们在进行什么重要的事情,更何况人之里还有地方戒了严。

    “早知道应该把整个人之里的人都先疏散的……”因为有人不停地经过,气味的轨迹波动得很厉害,这给追踪带来了新的难度,“不过那也不现实啊……这边。”

    气息的轨迹拐进了胡同,我们也立刻跟了进去,七扭八拐之后,终于,霉味的气息轨迹没入了一扇木门里,这也是胡同最尽头的一间屋子。

    “喂,那大脑袋,知道这屋子里住的谁吗?”胡同里正好还有人在,看起来还是个自警队的,因为妹红直接叫了他的外号,不过说起来……这个人脑袋是有点大。

    “队长你又这么叫我,太俗了,现在还哪有叫大脑袋的?”那大脑袋的人哭笑不得的回了一句。

    “那你说你想我叫你什么啊?你想叫什么吗?”妹红这时候也没心情扯皮。

    “巨头!”这位巨头指了指自己比常人大一号的脑袋,说起了正题,“这间屋子里那家伙性格怪怪的,总也不跟人接触,不过他好像结婚了……对了,不管是他还是他老婆都已经差不多有两三天没出过屋子了。”

    “……”时间完全对得上,我跟幽香对视了一眼,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可能就要浮出水面了。

    “没出来?那我们就进去!”妹红一脚踢开了木门,走进了屋子里,“自警队调查!都不许动……奇怪……没人啊?”

    “没人?”我跟风见幽香先后走进了屋子,发现居然真的没人,这间屋子很小,可以说是一览无遗,屋里连个隔断都没有,要藏人几乎是不可能的,“喂,巨头,你确定他们两三天没出屋子了?”

    “反正我没看见过。”巨头举起了左手,指了指上面的绷带,“我手受伤了,要休养一个星期,这几天我闲着无聊每天一大早就站门口晒太阳了,从没见他们出来。”

    “好,那你接着晒太阳吧。”我关上了房门,解除了流亡者并用它堵死了门口,“这屋子里肯定有猫腻,分头仔细找。”

    搜查结束。

    “不应该啊……”我在我负责的正中间区域一无所获,而看幽香和妹红的表情,她们也一样,“难道他跑了?可是那样时间就……”我正想着时间对不对得上的问题,却突然嗅到了奇怪的味道,“喂,你们有没有闻见什么怪味?”

    “你这么一说……嗅嗅……我也闻见了。”风见幽香嗅着嗅着走到了屋子左边,那里摆放了一张茶几,茶几之下铺了地毯,而那怪味……好像就是从地毯之下发出来的,“好像是这里!”

    “我闻闻……”妹红趴到地上闻了闻,“咦……好臭啊,一股子死猫味……”

    “死猫?才不是那种东西,猫它姥姥死了也没有这么臭,这是死人尸体腐烂的气味!”风见幽香一脚踢开茶几,掀起了地毯,地毯下的木质地板上有一个很不起眼的活板门,风见幽香直接将其打开,顿时一股恶臭冲入我们的鼻腔之中,“看来我们找到正主了。”

    活板门之下是一个小小的地窖,支柱上的油灯发出昏暗的灯光,将地窖映照的有些怕人,而在地窖最里面的角落,一具已经高度腐烂的扭曲不堪的尸体蜷缩在那里,虽然已经腐烂的面目全非,但是有一件事依稀可以辨认,尸体死前的表情是惊恐无比的。

    “看来真相大白了。”我戴上手套,直接挖出了尸体的心脏,上面布满了深玫瑰色的血斑,“心肌纤维撕裂,心脏破损而死……检测到大量的儿茶酚胺残留,是被吓死的。”

    “看来他就是埋尸人,只不过他没想到他逃过了生者的追踪,却逃不过死者的制裁。”风见幽香隔空吸起了尸体的手腕,那里有一个发黑的印记,“妖灵的诅咒之印……他就是被这个吓死的吧……”

    “估计是……”妖灵没办法离开自己的尸体太远,但不代表就没有办法攻击范围外的人,“妖灵之印会让人产生幻觉,估计这家伙回到这里想休息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被大量的妖灵包围,所以被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