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手办狂魔-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五十四章 手办狂魔

    一连在家修养了三四天,虽然消耗了很多那啥,但是我却感觉自己的状态前所未有的饱满,我甚至感觉现在的我一拳就能撂倒一只紫妈。

    不过遗憾的是,虽然温柔乡是很美好,但我今天还是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自己的行头,到人之里去一趟,因为今天是慧音邀请我们过去客串老师的日子。

    顺便一提,在这三四天中文文完全没有搞新闻的机会,甚至没有出门的机会,只有被我搞的机会笑,因此我堂堂的城管队大阁领居然欠了姬海棠那小妞一个人情,不过好在她说折现就可以。

    对了,说到这三四天你们可别以为我们就是啪啪啪加啪啪啪加啪啪啪什么的,那太没有情调了,兄弟我可不光是动用了小伙伴,还动用了我这张铁嘴呢喂喂喂!别想歪了行不行?不是口哔!只不过文文突然说想听那首墨魂而已!

    “呵”我行走在道中,不住的打着呵欠,因为客串老师的人太多,虽然不是大佬齐聚一堂但慧音也是把能叫的都叫来了,所以就导致了我不得不强忍着瞌睡虫的袭击起个大早呕让慢性咽炎的人早起简直就跟谋杀一样啊好恶心“呕”好吧我没忍住

    “这一大早的你是怀上了啊?”戏谑的声音,“记得当初你也是这么说我的。”

    “你当时是宿醉,我这可不是”我重重的咳了一声,将嘴里最后的残渣啐了出去,这才回头看向那趴在隙间上的半个身子,“你怎么到这来了?”八云紫也接受了慧音的邀请,不过八云紫想去寺子屋完全不需要经过迷途竹林。

    “我来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提醒,如果你还记得那就当我多嘴好了”果然,八云紫是特意来找我的,“不要讲跟科技尤其是你的科技有关的东西。”

    “还是那句话,我可能是有点疯了,但我不傻。”我本来就没打算讲跟科技相关的东西,先不说那对人之里有害无益,就算我真的讲了,说得好像寺子屋那群小屁孩子能听得懂一样,“不过说到讲课,你想好讲什么了吗?”

    “有点想法了,不过还是先让我听听你打算讲什么吧。”八云紫打算投石问路,而她那块石头就是我。

    “我打算讲些战斗技巧和防身术什么的,就算一时用不上锻炼锻炼身体也好。”科技和战斗技巧是我最为拿得出手的玩意,而科技不能作为讲授内容,自然就只剩下战斗技巧了,“对了,在你说出你的课题之前先告诉我今天都有谁应邀了吧。”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除了你我之外还有八意永琳和风见幽香,就我们四个,一个人大概负责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刨去休息时间和其他一些零零碎碎的时间,一天也差不多过去了。”八云紫的回答不出我所料,尤其日罗院儚和萃香不出现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毕竟她们两个我也不怕得罪人了,我们四个再怎么奇行种各自多少还有点拿得出手的优点,可这两位仅有的优点就是战斗力和酒量了,问题这有什么用?能当老师吗?“八意永琳我猜不出来,不过风见幽香十有**是教种花养殖什么的。”

    “八意永琳也不难猜到,她的医术是不外传的,所以要么是弓术,要么是武技,不过以她的智商应该也能猜到我会教什么,所以她十有**就是教弓术了。”在我看来,永琳和幽香都不难猜,反倒是八云紫最让我难以捉摸,“倒是你,我猜不到你打算搞点什么。”

    “我打算教这个。”八云紫从隙间里一掏,掏出来了一大块黏土,“这可是好东西啊,既能锻炼想象力和手脑协调性,还能留着摆家里当手办。”

    “捏手办啊这倒是有意思,不过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手艺呢?”八云紫居然会捏黏土,这可不太符合我记忆中的八云紫的性格。

    “小小看我是不是?”八云紫说这话多少有点心虚,她实力和能力强大是毋庸置疑的,可是这手艺活说实话她也知道自己不擅长,自然也就更知道自己能捏出东西完全是依靠能力作弊来的,不过被我这么一问,抹不开面子的八云紫就只能维持着骑虎难下的窘境像伞一样强撑着,毕竟老话说得好,自己选择的牛逼哭着也要吹完,“我告诉你我堂堂的妖怪贤者八云紫大人搞这些小玩意还不是手到擒来?你还别这么问我,说得好像你会捏一样。”

    “你怎么知道的?”我还真的会捏黏土,全拜当年无意中接了一个帮忙带孩子的委托所致,“居然被你看出来了算了,给你捏个东西就当是封口费吧。”

    我直接拿过了八云紫手上那块黏土开始动作,只留下八云紫一个人在那里看着我的手法发呆。

    三分钟过去了。

    “好了,送你了。”我把手上的成品递给了目瞪口呆呆若木鸡独留青冢向黄昏的八云紫,“怎么样,还挺像的吧?”

    “你你你你”八云紫看着手上的黏土手办瞠目结舌的说不出话来,因为那手办正是八云紫自己,无论是面容身材还是表情都跟她平时的样子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这只八云紫手办是全果的,而就在这种情况下,八云紫发现手办上的身体细节都跟自己完全一样,“为为什么你你会知道的这么详细啊啊啊!!!”

    “改良后的解析系统有透视功能啊。”我一脸无辜的拿起了剩下的黏土,“怎么你不喜欢你自己的?好吧好吧真难伺候。”我又花了三四分钟用剩下的材料捏了另一个手办,当然依然是全果的,“那我把这只八意永琳送你好了,不过要先把那只你还给我。”

    “”八云紫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办,又看了看我手上的手办,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