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崩坏的基因-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五十七章 崩坏的基因

    ‘噌……’我的话音刚落,课堂上至少有百分之七十的学生复活了,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带把的,看来天使兽的魅力果然难以抵挡。

    “天使兽?你有成功改造出来过吗?”永琳好像对天使兽的兴趣远远比对炼牙的大。

    “没,我倒是想,可惜……哈比和格里风好办,森妖却不好找,那东西在整个宇宙里都是濒危物种了。”森妖是一种的类人型生物,长得就像是等比例缩的人类少女(大约缩一半),绿红眼,穿着绿色的裙子,背后长有四片纺锤形的透明翅膀,能够操纵风属性和水属性的魔法以及辅助能力,特点是可爱又温顺,作为魔兽非常受欢迎,然而现在因为过度捕猎而导致森妖近乎灭绝,而哈比和格里风却因为生性凶残而依旧保持了大量的族群存在,不得不人类真是贱骨头。

    “那个……秦钺炀老师,合成天使兽所需要的魔兽基因有可替代品吗?”估计是天使兽的诱惑太强,即使我已经亲口出了天使兽不好搞,也依然有人锲而不舍的提问,不过……其实我还真有替代方案,之所以一直都没有进行合成……原来是因为天使兽没办法跟我一起在宇宙空间流亡,现在则是我已经拥有了比天使兽好上几百倍的女朋友了。

    “哈比我刚才已经了,用普通的鹰和邪眼就可以代替,邪眼一般只会出现在一些暗属性和地属性泛滥的地方,比如……地底,至于格里风,可以用胶质怪加上雪原兽,而雪原兽又需要用到哈比,换句话……这两种你们其实只要准备好毛玉和鹰还有邪眼,至于最后的森妖……”幻想乡是有邪眼存在的,这点我十分确定,因为幻想乡缘起上有着准确地记录。

    “森妖的合成很麻烦,不过如果只是想用来当做合成材料的话可以用雪原兽和格里风混合成临时性的基因组,只不过要快,因为这种基因组不稳定,很容易分解崩坏。”永琳居然知道森妖的代替方法,可如果是这样,她又为何要听我废话呢?“不过虽然别的都好办,但是就凭你们现在的能力去抓捕邪眼根本是自杀,所以……建议你们还是别想着美美哒的天使兽女朋友了。”

    台下一片悲叹声……

    “好了。”永琳看了看时间,“我今天的课程就讲这么多,接下来是秦钺炀老师的时间。”

    课间休息中。

    “你……真正的目的是炼牙兽的合成方法吧?”我本来还觉得永琳是想知道天使兽的合成方法,但是当永琳出森妖的替代方法后我就知道不对,她连这个都知道那就不可能不知道天使兽的合成方式,那样一来……永琳把话题引到天使兽上就只有一个可能,转移注意力,那就代表……永琳的真正目的是炼牙兽的合成公式,“如果你想知道的话直接问我不就好了,我难道还会瞒着你?”

    “我要的不是炼牙兽,而是想知道你对魔兽基因合成了解多少。”难得的一次,我猜错了,永琳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现在,我可以寻求你的帮助了。”永琳将左手的袖子往上拉了一点,露出了白皙的臂,然而,就在这条手臂上,有一块黑褐色的仿佛怪癣一样的斑点破坏了一切,就好像新出炉蛋糕上的一只死苍蝇一样,让人反胃。

    “基因崩坏?”这看上去就是某种皮肤病,但根据解析系统的显示,在这块黑斑下面的所有组织的基因链都生了变异,,再仔细看,这些dn螺旋体居然全都被认为的接合过,“你该不会……”

    “有什么奇怪的?就好像你也在自己脑子里植入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一样,我也在自己身体里加了点东西,只不过……没想到会落到这种窘境。”很明显,永琳是曾经在自己体内添加了什么魔兽的基因,而如今却因为年代太过久远而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基因崩坏,“这东西留着对我也没什么伤害,但是……我就实话跟你吧,这样实在太难看了。”

    “这我绝对理解。”永琳的这个理由我完全可以接受,只不过……“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做过测试,想要解除这种基因崩坏需要一种稀有魔兽的基因,但是……我从没见过这种魔兽,更不知道要用什么代替。”永琳出了自己的真正意图,“你知道如何合成天使和炼牙,证明你对魔兽基因合成的了解不在我之下,所以……”

    “不用多了,你就直那魔兽叫什么就行了。”距离我的讲课开始还有几分钟,因此最好一切都简断截,“只要我知道,我就会帮你。”

    “这种魔兽的名字叫做……欧克。”永琳放下了卷起的袖子,“怎么样,有印象吗?”

    “当然……有了,用火蜥蜴半兽人加上赤火蛮族的基因理论上可以代替欧克的基因,如果再加上一点爆炎兽的基因就会更完美。”欧克是一种强力的火属性魔兽,因此它的代替品也全部都要是火属性的魔兽,“火蜥蜴半兽人和爆炎兽幻想乡里应该就存在,我在幻想乡缘起上见过这两种生物的记载,只不过……幻想乡很可能没有赤火蛮族……那就只能用三倍数量的火蝎基因来代替了,火蝎在幻想乡里也是存在的。”

    “果然,你所了解的魔兽基因合成比我还要更多。”永琳记下了我所的魔兽种类,“我回头去试试,如果有效的话那就算我欠你个人情,你就偷着乐去吧。”

    “得了吧,风见幽香和八云紫都欠了我一堆人情了,我早就习惯了。”在我看来,既然目前利害一致,那就没有什么人情不人情的,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好了,时间刚好,我要去讲我的风水课了。”

    “风水课?呵……那我倒是要听一听了,你这位满负盛名(主要是骂名)的流亡者在这方面都有些什么造诣。”永琳很快调整好了心态,跟在我后面回到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