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闲不下来-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五十九章 闲不下来

    “是吗?我倒是不怎么了解魔兽什么的……”紫一点也没在意的样子,依旧不停的把好菜往自己嘴里填,“如果你觉得奇怪那正好这次过去看看呗。”

    “你要一起吗?”我再次拦截了幽香夹住的一块肺。

    “免了吧,我对魔兽可一点兴趣都没有。”八云紫对于我的邀请无动于衷,看来就像她的那样,她对魔兽毫无兴趣。

    “喂!我忍你半天了!为什么一直抢我的东西!”然而,在被我连续好几次抢下筷子上的肉菜之后,幽香终于一拍桌子怒了,不过好在她也不想把一桌子菜毁了,用的力气跟除了能拍响桌子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淡定。”我夹起一块羊肚放进嘴里,“我是在锻炼你的耐心,下午轮到你讲课了,我怕你一言不合又飙吓坏学生。”

    “哼,我有分寸,用不着你来锻炼我!”幽香将手上的筷子横向一划,直接将我的筷子断成两截,“再抢我一次试试!断的就不是你的筷子了!”

    “得得得,我惹不起你,你牛,你牛,行了吧。”随手将筷子扔进墙角的垃圾桶,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双金属筷子,“所以呢,你要不要去?”

    “我可没兴趣跟一群孱弱的垃圾魔兽打交道。”在魔兽之中,也就只有包括炼牙兽和天使兽在内的少数几种能引起幽香的兴趣了,剩下的对她来全部都是垃圾,没有任何需要亲自前往的价值。

    “好吧,永琳,看来就我们两个了。”风见幽香不去也在我意料之中,“记得准备好防毒面具,赤火蛮族洞穴里的气味可算不上好闻,时间嘛……明天怎么样?”

    “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积极?”永琳放下了筷子,“明天就明天,中午十二点,在人之里的西面出口汇合。”

    “没问题。”看来永琳很好的考虑到了我喜欢睡懒觉的习惯。

    午休时间很快过去,下午的课程继续了。

    “天文学是一门非常……闲的蛋疼的学科,不过至少你学了之后可以避免在要下雨的天气晾衣服。”风见幽香的开场白非常的有特色,但这不是阻止我打瞌睡的理由,本来人在下午就很容易疲劳困倦,更何况俗话还过吃饱了食困饿了呆,意思就是吃饱了的人更容易犯困,不巧,我现在吃的就挺饱,所以……我又睡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感觉有什么凉丝丝的黏黏的东西糊在了我的脸上,完全盖住了我的脸,我伸手拿下了脸上糊着的东西,睁开了眼睛,“黏土?”

    “是啊,该我讲课了,我不是了要上手办课嘛。”八云紫手里拿着一块一样的黏土,弯腰站在我面前,“根据我的想法,不仅仅是学生要做,老师也要做,包括八意永琳和风见幽香,自然也包括你,所以我把丑话在前头,如果你再捏出个谁的果体手办出来,我就一黏土糊死你。”

    “简单,不就加一身内衣的事嘛……”反正是捏手办,全果跟加一套内衣对我来没什么区别,反正最精细的脸部构造是不用改动的。

    “请务必给手办穿上全套的衣服,懂不?”八云紫用空着的那只手点着我的鼻子,“就当给我个面子,别给我找trb。”

    “行,你了算……”一般来,捏出衣服要比捏果体难度大得多,然而谁让我是打工的呢,俗话得好,军令如山倒啊。

    很快,手办课开始了,八云紫简单叙述了一下捏黏土的注意事项后就开始了自由创作时间。

    “八云紫真会给我找事干……”风见幽香拿着手里的黏土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这要是换成让她劈块石头,那就是一巴掌的事,可换成捏手办,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才能和兴趣的。

    “你太浮躁了,遇上跟你同等级的对手你会吃大亏的……”我曾经用削牙签来锻炼心境,但其实捏黏土也是一样,除此之外,钓鱼,耕种,开采……无不适合练心,正所谓,道,在拈花微笑中,在一念之间,人生,处处不修行,“沉下心来,想象你最宝贵的东西……然后把它塑造出来。”

    “……”风见幽香用怪异的眼神看了我好半天,终于还是没有反驳。

    “看来你在练心上很有心得。”八意永琳已经将黏土分成了好几块,看来她是打算捏出很多东西来,“不过白了你的科技研究和我的制药同样也是练心。”

    “就是这样,当一个人为了某一目标而全身心的投入达到然外物的时候,他的心就像太阳精金一样无坚不可摧。”在我看来,风见幽香的路其实是有点走歪了,她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她的心境却限制了她,让她无法完全挥这些力量,如果风见幽香能迈出这一步,她也许就能越顶尖大妖怪,达到疑似神形态,进而达到神灵级,“你这又是打算做什么?”

    “你猜~”永琳卖了个关子,“在关心我要捏什么之前,你还是先把自己的捏完再吧。”

    “我?这太简单。”不能捏果体手办让我的兴致大减,所以我干脆就不去捏人了。

    少女捏土中……

    所有人都已经捏成了自己想做的东西,当然了,大部分人做出来的都是奇奇怪怪的东西,毕竟孩子的创造力比我们这些老头老太太强多了,而其中有几个做的相当好。

    “嗯……这个是谁做的?”八云紫拿起一个黏土手办,这手办看上去就像是一直巨大的螳螂,长着一对镰刀一般的刃爪,“利刃螳螂?”

    “是我。”利刃螳螂的作者是千代纸。

    “嗯,捏得不错。”八云紫又拿起……这是啥?看上去像是成年后的蕾米莉亚?“这蕾米莉亚谁做的?捏的这么假。”

    “才不叫假!蕾咪大人早晚有一天会长的跟这手办一样威严的!”果然,把自己捏的这么威严的只能是蕾米莉亚自己了。

    “哦,是吗?那估计我这把老骨头是看不见了。”八云紫完全对此不抱任何希望,甚至不惜用自己的年龄来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