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日常结束-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六十章 日常结束

    接下来,八云紫又点出了几个不错的作品,比如之前的兄贵小学生捏的比利王,露米娅捏的大肉排,真庆幸她没有一口咬下去,还有莉格露捏的虫姬,当然不是她自己,而是初代虫姬。

    “下一个……这是梅蒂欣?”八云紫一看手头的手办就知道作者是谁了,“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手艺呢风见幽香。”

    “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风见幽香皱着眉头看似不悦,实则是心中有所感悟,在遵从内心捏出梅蒂欣的手办之后,她感觉自己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我有点急事,先走了。”

    八云紫也不阻拦,只是拿起了下一样作品,或者说并不是一件作品,因为这作品,是五样东西,弓,五把弓,五把完全不同的弓。

    “凤凰穿云弓……香格里拉之弓……阴阳穿影……天行者……最后这把是什么?”八云紫一连认出了前四把弓,但却对最后那把奇形怪状又异常巨大的弓毫无印象。

    “哦,能认出四把,看来你也不是那么不学无术。”从过去到现在八云紫和八意永琳的博弈就没有停息过,虽然因为我的调停而导致这种博弈不再存在于表面,但却经常在这种情况下不自觉地流露出来,“第五把到不忙,你先说说这前四把弓的来历,要是说得出来,我就把第五把弓的事情告诉你。”

    “想考我?”八云紫没认出第五把弓已经是落了下乘,这种时候更加不能认输,别说她知道,就是不知道也要强行装作知道,“凤凰穿云弓是号称焰红之射手的圣殿骑士希尔露薇娅(小名希尔薇)的武器,是用一只火凤凰的身体组织锻造而成;香格里拉之弓是来自神秘之地香格里拉的神器,拥有操纵时间的能力,能够加快,减慢甚至是暂停时间,但唯独不能倒流时间;阴阳穿影是魔界的邪器,现在依然掌握在某只魔界的呆毛神手里,至于天行者……不就是你手里那把?”

    “你确定?”永琳那把弓可以说朴素至极,跟这把黏土捏成的华丽的天行者完全不沾边。

    “你来的晚不知道而已。”八云紫非常特别以及极其的肯定,“别以为你的那点小伎俩我不知道,你不过就是把天行者的全部都从原本的弓身中剥离出来,再灌注进现在这把木弓里而已。”

    “好吧,算你有点见识……”八意永琳默认了八云紫的说法,难怪即使是我也无法看出那把木弓上的玄机,“这第五把弓嘛,就是……”

    “后羿射日弓。”我提前开口,把永琳的那句话堵在了嘴里,也算是小小的报复了一下她那把木弓让我丢的面子,“永琳你该不会是想找这把弓吧?”

    “咳……怎么,不行啊?”永琳的天行者已经是非常强大的弓了,但是那也要看跟什么比,跟后羿射日弓比起来世界上一切所谓的神弓都是渣渣,“你认得这把弓,难道你见过?”

    “并没有,不过我要提醒你,后羿射日弓只有达到神灵级才有资格用,就凭你,想使用它那无异于自杀。”曾经,某身怀神龙之息的野人就曾用后羿射日弓对抗天谴,结果……他后半辈子只能当恶魔手了。

    “我并不打算使用它,只不过……如果伏羲剑摆在你面前你会怎么做?”永琳反问了我一个问题。

    “当然是二话不说先打包带回家……哦,你也是这个打算。”我立刻明白永琳的打算了,她之于弓的执着就相当于我对于剑的执着,能不能用先放一边,至少摆家里也养眼不是。

    “就是这样,所以如果你得到什么消息一定要告诉我。”见我已经明白了,永琳也不在多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留下场下一群不明觉厉的小学森。

    “咳咳……好了我们来看下一件……秦钺炀这是你捏的吧?”八云紫一语中的。

    “你怎么看出来的?”我自认自己伪装的天依无缝。

    “除了你没人会捏个流亡者出来了吧?”八云紫随手打掉了我脸上带着的‘洛天依’面具,“小样儿你以为你穿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

    “唉……麻烦……下次还是戴这个‘土间埋’面具好了……”我带上面具之后,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萌萌哒了。

    “好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就在这时,八云紫突兀的宣布了课程结束,这完全不科学。

    “喂!等等!你自己捏的什么还没展示过呢!”我摆出一副尔康脸,伸手出去,“把你的手办拿出来现个眼,不然今天别想走!”

    ‘唰……’一群小学森的目光全部聚焦到了八云紫身上,八云紫这下真的是骑虎难下了。

    “呃……好吧,你们想看我也没办法。”八云紫耸了耸肩膀,拿出了一颗球,一颗圆球,一颗完美的圆球,“这就是我捏出来的,绝对球体。”

    “……”全场无语。

    诚然,用黏土捏出球体本来就困难,更何况还是捏出这样完美的球体更是几乎不可能,可八云紫是境界妖怪,只要控制方与圆的境界就完全可以量产这玩意,这种作品有什么用?

    我突然觉得自己已经猜到八云紫为什么要教手工课了,就是因为教这个可以让她合理的作弊,换句话说……八云紫还是什么都拿不出手啊。

    “喂……为什么要用如此怜悯的目光看着我?”八云紫感受到了我目光中那浓浓的不怀好意,“你是不是又在心里说我坏话?”

    “怎么可能,想太多……”天地良心,我真的没有说你坏话,只是看不起你而已,“我只是佩服您的‘手艺’而已。”

    “……”八云紫从我阴阳怪气的语调里清晰的了解了我所表达的意思,但又碍于大庭广众不好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跑路。

    荒唐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也不知道对于慧音来说这一次的尝试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西斯特姆,调出幻想乡西边的地图,给我定位赤火蛮族洞穴的具体位置。”和平再次过去,明天又免不了一场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