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杀-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六十二章 杀

    在大厅的最深处,有一座异常雄伟的甚至不像是赤火蛮族这种下等生物所能建造出来的祭坛,而就我所看到的情况来,这祭坛并不是一般祭祀用的祭坛,而是一个血祭坛,也就是献祭和召唤用的祭坛,而这种祭坛召唤出来的通常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最直白的例子就是……我曾经就被人用这种血祭坛召唤出来过,省了我一大笔路费。

    此时,那些在山洞中不见踪影的赤火蛮族全部都聚集在祭坛周围,跪在那里,而在祭坛顶端的血池前,有一个打扮与众不同的赤火蛮族正在那里手舞足蹈,旁边还有两个极其强壮的赤火蛮族护卫,不难看出,那个奇行种的赤火蛮族就是这一洞赤火蛮族的头头,而它身后血池中浓稠的血浆也为我们很好的解释了山洞中那刺鼻的血腥味都是从哪来的。

    “奇怪……”看到这些,我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这些赤火蛮族真的跟我以前见过的不同,“赤火蛮族由赤火蛮族祭司统领这倒是没错,可我从没听过赤火蛮族会建造祭坛,而且还试图召唤什么东西这种事。”

    “等我们把它们全都解决掉之后我们再来研究如何?”不得不,永琳的提议甚合我的心思,“祭坛的后面是死路,我们只要从左右同时攻击就能让它们一个都跑不出去。”

    “那我选左边。”男左女右,我当然要选左边。

    “等下,r,我不明白为什么一言不合就要开打呢?”西斯特姆突然出了声,吓了我一跳。

    “永琳啊,好像有位盆友不明白为什么要打架呢。”我示意永琳打开通讯器,“你先解释解释你的理由吧。”

    “真麻烦……西斯特姆你真的想不明白吗?”永琳做了我那么久的邻居,又常在一起处事,对西斯特姆当然也是非常熟悉,“我们……或者我这次来就是取赤火蛮族的基因的,你觉得这些玩意会乖乖的交出来?赤火蛮族是很记仇的,杀了一个就会不死不休,至于万一以后再有需要赤火蛮族基因的时候怎么办……我只要多提取一些就好,等我解析了之后甚至可以自己制造出一样的基因来,所以……你明白了?”

    “……r,你又是为什么?”西斯特姆沉默了一会儿,转而问起我来。

    “我的话理由多的是,好吧,我就随便给你几个,第一,我今天来就是帮永琳取基因的,然后就跟永琳刚才的一样,第二,我很想知道那祭坛是为了召唤什么而建立的,而这些赤火蛮族肯定不会乖乖告诉我,第三,我看这些玩意儿本来就不顺眼,第四嘛……不管它们最终召唤出来的是什么,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定就是什么强大的生物,我可不喜欢比我强的人,神绮和风见幽香她们很萌所以不算,但是这种血祭坛召唤出来的肯定不是什么萌物,我可不想容忍幻想乡有某种不明生物居然比我强,而它们居然试图将其召唤,就冲这点就该判这些杂碎死刑。”

    幻想乡里力量决定一切,如果有力量强大而又无法控制的生物出现,那无论是对于我的混吃等死还是对于八云紫的统治都是相当的不利,我在幻想乡的人际关系和战斗力确保了我的衣食无忧,任何可能对此造成冲击的隐患都必须被扼杀,毫不留情……萌物除外。

    “我不知道你在犹豫什么西斯特姆,对这些杂碎怜悯?我可以告诉你没那必要,今天因为它们弱所以它们会死,如果明天有个比我强大的人要干掉我我也不会有什么怨言,弱者就要有被强者摧毁的觉悟,而杀人者也要有随时被杀的觉悟,恰好,这两种觉悟我都有,所以我不会怜悯它们,也不需要别人怜悯我。”

    “啧啧啧……第一次听见有人把手痒的这么冠冕堂皇。”永琳对于我扯出的一大段哲理不以为然,“明明就是想杀点东西还的这么复杂,要弱者,人之里弱者那么多也没见你主动动过一个人。”

    “我只对值得怜悯的人怜悯,即使他们弱,但对于这些脑子里全是泥浆的恶心生物来,我没有怜悯的理由。”这世界上的生物千奇百怪,对我来,即使是狮子老虎这些动物也比这些完全无法交流的赤火蛮族更值得怜悯,“废话少,宰了它们。”

    我跟永琳分别到达了指定位置,同时跳了出去,与此同时祭坛上的赤火蛮族祭司已经现了我们,只听它嘴里叽里呱啦的叫了一句,同时手里的缠满了藤蔓的祭祀长矛朝我们一指,所有跪在地上的赤火蛮族同时起身抄起各自的长矛就兵分两路分别朝我们两个冲了过来,只有赤火蛮族祭司自己和它身边的两个赤火蛮族精英护卫没有动作。

    短短几秒钟的冲击结束,我和永琳已经分别对上了赤火蛮族的先头兵,赤火蛮族的作战分工相当简单明确,最前面的赤火蛮族举着长矛朝我们突击,而后面的赤火蛮族则拔出腰上的短矛朝我们进行投掷,这种投掷短矛类似于华夏国古代的标枪阵,在中距离威力奇大,沉重的标枪重量远胜弓弩之箭,藉由从天而降的冲击力能轻易的穿透上好的藤牌,大部分生物被刺中一下可都不是闹着玩的。

    此时此刻就能看出我和永琳的战斗方式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在狂风般的长矛阵和标枪雨中,永琳的身影仿佛水上浮萍一般,任凭攻击如何强烈却也是片缕不沾身,她的身体总能在最奇特的角度躲开长矛和标枪的袭击,手中的光束刺剑也以突刺为主,每一次突刺都能在周围的赤火蛮族要害造成一个血洞,虽然攻击频率看似不快,但身边的赤火蛮族尸体却在不知不觉中悄然增加,她的战斗宛如舞蹈般绮丽却又在不紧不慢的平静之中蕴含着森然杀机,就冲着这套身法,我敢即使是红美铃也做不出来,幻想乡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做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