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七色的人偶师-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十四章 七色的人偶师

    为什么尸体的衣服都已经分解不见了,这块布片还这么完整,这么结实,甚至像新的一样!

    没错,这才是让我惊讶的地方,而更让我惊讶的是,在这块布片上,我能感到一丝淡淡的妖力,不是有意识的,更像是一种联系,这块布片,与某个妖怪有联系。

    “sr,这种布料有些奇怪。”

    “说说看。”

    “这种布料很硬,人们一般不拿它做衣服,因为穿上会很不舒服,相反,这种布料因为不容易坏,经常被用来当做人偶的衣服原料。”

    “人偶?”我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小女孩碎布片人偶妖力妖怪风见幽香所感觉到的能量波动对了,骸骨!”

    “sr?”

    “西斯特姆,检查一下这具骸骨是什么时候死的!”

    “大约二十年前。”

    “先去太阳花田。”

    我立刻赶往太阳花田,先向风见幽香交差再说。

    “老板!”

    “你找到什么了?”

    “没找到你说的,但我发现了些有趣的事。”我把手中的碎布片和被纳米机器人固定好防止损坏的骸骨拿给风见幽香看,并说出了我的推论,“不过我现在需要两个人,一个人要对人偶很熟悉,另一个要熟知人之里过去三十年的情况!”

    “的确有意思,我也是够无聊的了。”风见幽香露出和善的微笑,“带我一个玩吧,你说的两个人,我都认识符合条件的。”

    “本来就是你发现的,你才是大拿,老板。”

    “我虽然感兴趣,但也不打算自己去找答案,所以你还是大拿大拿啥意思?”

    “大拿就是不管多大的事,都是他一个人拿主意,就叫大拿。”

    “所以,你去找真相吧,找到之后告诉我。”

    “那两个人是谁?”

    “魔法森林的爱丽丝玛格特罗依德,跟我姑且算得上熟,她是人偶方面的专家,还有人之里的上白沢慧音,勉强算是朋友,她是历史的半兽,对过去的事了若指掌。”

    “慧音我也挺熟,但爱丽丝我从没见过,你确定她会帮我?”

    “只要跟人偶有关系,她就会自己凑上来。”

    “那就好,这具骸骨能不能先放在这?”

    “虽然不太算了,可以。”

    “那我行动了,先是爱丽丝。”我拿起布片,直奔魔法森林。

    “他知道爱丽丝住哪吗?”风见幽香目视着远去的我,吐出这么一句,“算了,我管他干什么,再不济他也不能被妖怪吃了”

    魔法森林边缘,我刚反应过来自己还不知道爱丽丝具体住哪里,就撞上了一只黑白。

    “哟,小哥,不来一发吗?”魔理沙一如既往的元气满满,骑着扫把冲我打着招呼。

    “魔理沙,你认识爱丽丝吗?”

    “认识啊。”

    “你知道她住哪么?”

    “知道啊。”

    “带我去,我有急事找她。”

    “什么事啊?”

    我突然想起来这只黑白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你想一起玩?那就先带我去!”

    “好啊!”魔理沙看出我并不排斥她在里面掺一脚,马上倒转扫把带路。

    爱丽丝的洋馆。

    “爱丽丝!”魔理沙咣咣的砸着洋馆的大门。

    “魔理沙?”爱丽丝开门,“这位是?”

    “我叫秦钺炀,是风见幽香让我来的。”我解释道,“事实是我们发现了件有意思的事,而她全权委托给了我,还告诉我有关于人偶的问题可以来问你。”

    “幽香?她也有感兴趣的事了?”爱丽丝楞了一下,“先坐吧。”

    我们三人坐在了洋馆院子里的椅子上,而两只小人偶飞了出来,给我和黑白倒了茶。

    “幽香说的没错,人偶的问题都可以问我。”爱丽丝的语气很淡漠,但却透出自信,“不过你怎么证明是幽香让你来的?”

    “她就可以证明。”我指指旁边无所事事的魔理沙。

    “爱丽丝你不用疑心,这小哥是风见幽香花店的招牌,虽然我觉得他挺变态的。”魔理沙前面说得好好的,后面的话却突然变了味了。

    “喂喂,黑白你给我解释清楚,我哪变态了?”我一听就炸毛了。

    “你敢在风见幽香的花店干活,这不是找死吗?关键是你干了这么久还活着,这不变态吗?”魔理沙表示自己有理有据令人信服,“还有,别叫我黑白!”

    “好了。”爱丽丝打断我们的争吵,“既然如此,关于人偶,你想知道什么?”确定了我的身份之后,爱丽丝的语气变得友好了。

    “我从头说吧。”我拿出布片,开始讲述发生的事,以及我自己的判断。

    “哇哦,像侦探剧一样!”魔理沙两眼泛光。

    我没理她,继续说:“所以,我觉得问题的关键就在这块布片上,它应该是从一个人偶的裙子上撕下来的,我想知道,如果是被老板称为人偶专家的你,能不能把裙子的样子复原出来。”

    “我看看”爱丽丝拿过了布片,眼中有些激动,很显然,如果我的判断正确,这件事很可能牵扯到一个人偶,而且是一个成为了妖怪的自律人偶,这不能不让爱丽丝动心,“我试试看!”爱丽丝随即回到洋馆里,“上海,帮我招呼客人。”

    一个与刚才奉茶的人偶不同,在大精致程度甚至表情上都要完美得多的人偶从洋馆的门里飞出来。

    “哟,上海。”魔理沙向小人偶打着招呼。

    然而小人偶好像并不买账,把头摆了过来,然后看见我一愣,直接落到了我身前的桌子上。

    “”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我却似乎能感受到什么。

    你是谁?这就是我所感觉到的,我很惊讶:“你在说话?问我是谁?”

    是上海哦这次我感到了她的回答,这让我感到十分新奇。

    然而魔理沙却像见了鬼一样:“小哥?你你能听到上海在说什么?”

    “你听不到吗?”我很确定上海在跟我对话,虽然她其实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你怎么做到的!”魔理沙用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看着我,“除了爱丽丝以外,再没有人能听到她说什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