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戮-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六十四章 戮

    继永琳之后,我也再次回到了战斗位置,但与永琳不同,我的战斗风格并没有改变,唯一改变的是战况,在杀气和煞气的联合防护之下,赤火蛮族刺在我身上的那些武器很快就会腐朽消失,而这还不是这被我称为‘戮气’的气息的最大妙用,这些覆盖在我体表的戮气虽然无法外放,但却连赤火蛮族的身体都能侵蚀,很多用身体碰到我的赤火蛮族经常不知不觉的就发现自己的手或者脚突然不见了,要是换了紫或者幽香那样强大的对手,这些戮气除了给她们造成一些心理上的阻碍之外几乎毫无作用,但对于这些个体孱弱的赤火蛮族,戮气的威力绝对是天灾一般的。

    脚下的尸体越来越多,而且沾满了血液,一脚踩下去都是软乎乎滑腻腻的,换了常人别说作战,就连保持自己在连续移动中不摔倒都十分困难,然而就是这种环境反而让我越发的心旷神怡,呼吸着周围这充满血腥味的污浊空气,仿佛让我回到了过去,回到那个充满血腥暴力和极端刺激的过去。

    “噗哈哈哈哈……”随着越来越多污臭的魔兽血液飞溅到我的脸上,渗入我的眼中滴进我的嘴里,我的心情越来越亢奋,也越来越无法抑制内心的狂笑,我的大脑几乎停止了思考,而我的身体则开始本能的做出反击,“永琳!这感觉太爽了!哈哈哈哈……我已经好久没这么痛快的发泄过了!我真要谢谢你给我创造了如此美妙的一个机会!”

    “八云紫说你是个变态,她真是一点也没说错……”永琳不再管陷入半疯狂状态的我,继续扫清着周围的杂兵,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却感觉周围的赤火蛮族的攻击越来越弱,再仔细一看,那些赤火蛮族的眼中居然都隐藏着一丝恐惧的情绪,“这是……看来是我太投入了居然没感觉到……”

    分出心神之后,永琳立刻发现了赤火蛮族出现畏惧情绪的原因,那些在我身体流动的戮气隐隐的形成了一种威压,这种威压不是能量层面上的,而是心理层面上的,就像普通人遇到杀人狂的时候的感觉一样。

    与此同时,博丽神社。

    “萃香!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在白天需要干活的时候喝这么多酒!”灵梦指着侧躺在榻榻米上的萃香大叫,“你这是又想要找借口逃脱打扫了吗你这大角伪萝!我告诉你你想的美!平时你躲到红魔馆美其名曰教学我就忍了,今天无论如何你得把神社给我扫了!”

    “矮油……这个不是酒了撒……”萃香打着酒嗝摆着手不紧不慢的解释,“这可是我从秦钺炀那里搞来的稀罕物,工业用乙醇……嗝,你想……你想来点吗?”

    “免了,我可不打算把自己搞成酒精中毒……”说到这里,灵梦突然一惊,转头看向了西方,“萃香,你感觉到了没有!”

    “我就是六感都没了也能感觉得到,这么强烈的杀气……”萃香微蹙着眉头,“不过是我的错觉吗,我总感觉这气息有点熟悉……”

    “你觉得熟悉就对了。”一道隙间悄无声息的在灵梦身后打开,一双带着白色丝质手套的纤手一把将灵梦的贫乳抓了个满怀,“灵梦你还是一点发育都没有啊……唔……真让我失望……”

    “你这无耻紫妈!”灵梦转身一拳,然而身后的隙间却早已关闭了,灵梦一拳打了个空,“你胸大了不起啊!有能耐你给我找个老公看看?一样都是嫁不出去!你跟我装什么孙子啊!”

    “嚯嚯嚯……你这四季干扁豆还真敢说啊……嘛,没关系,我不生气,还好我不是平胸一族。”八云紫今天好像非常高兴,要放在平时,被灵梦这么一通抢白早就炸毛了,可今天却像没事人一样。

    “我!老娘跟你拼了!”灵梦气的脑门都绿了,从四次元裙摆里掏出两把小锤,就跟个王八精一样挥着就朝八云紫过去了。

    “你来啊,我到想看看你能怎么样。”八云紫抱着肩膀以逸待劳,正打算趁灵梦跑过来的时候用隙间使个绊子什么的。

    “别闹了紫,你刚才说这气息我觉得熟悉就对了,什么意思?”萃香制止了灵梦和八云紫的打闹,说起了正事,“这么重的杀气是谁的?”

    “秦钺炀呗,除了他还能有谁?”八云紫一看没什么意思了,索性把灵梦推到一边自己坐在了萃香旁边,“今天他跟八意永琳去西边的赤火蛮族洞穴了,估计是杀上瘾了。”

    “你以前可没告诉我他是这么危险的人物。”萃香想起当时跟我切磋的那一场,“你这可不厚道。”

    “你也没问啊。”八云紫自知理亏,只得顾左右而言他,“得了,就先这样吧,他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其他城管估计也感觉到了,我还得去挨个解释一遍,唉……累啊……”八云紫装着叹了口气,隐入隙间之中离开了。

    “灵梦哟,你知道秦钺炀的底细吗?他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杀气?”八云紫的跑路无异于向翠香表明了她的态度,至少现在她不想谈有关我的问题,萃香没办法,只能试着向灵梦打听,当然,萃香对此也没抱什么希望,“这种杀气可不是杀个几万人就能锻炼出来的。”

    “我只知道他过去应该经历过许多血腥不堪的往事,剩下的我不比你知道得多。”不出萃香所料,灵梦对于我的了解也仅仅止步于我自己的陈述以及八云紫无意中透露出来的部分,“不过你也应该明白,只要我们跟他不站在对立面,他的杀气就永远不会作用于我们的身上。”

    “这我当然清楚,人品可以伪装,但是习惯伪装不了,就凭他那些无意中流露出来的习惯我就能断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萃香看似年幼,实则也是人老成精,或者说能活到这个岁数,能有几个不精明的?“我只是担心,也许有一天紫会与他对立,到那个时候……我们到底该站在哪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