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中箭-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六十八章 中箭

    “诶,才不要咧你这笨蛋师傅,身上一股腥臭味,离我远点。”琪露诺满脸戒备的试图跟我拉开距离,却被我扔出去的一只冻青蛙分散了注意力,还没等回过神来就落入了我的彀中,我毫不客气的猛蹭起来,“哇哇哇哇……笨蛋师傅臭烘烘的身体蹭过来了……唔……接受我这最强之人的制裁吧!气化冷冻法!”

    一阵寒气飘过,我保持着抱住琪露诺猛蹭的姿势变成了冰雕,然而琪露诺却发现……她自己也没办法出去了。

    “喂,你这笨蛋师傅快点把我放开!”琪露诺在我的臂弯中挣扎不停。

    “讲道理好伐?把我冻成电线杆子的不就是你吗?你们家电线杆子会动换啊!”要想挣脱这毫无杀伤力的冰冻,我有上百种办法,但是我却不想去用,好久没跟琪露诺这小笨蛋交流感情了,今天就好好陪她玩玩得了。

    “呜呜呜……好啦,解冻!”琪露诺解除了冰冻,“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呜呜呜呜……”

    冰冻接触的同时我又开始猛蹭起来,琪露诺再冻,我再僵住,琪露诺解冻,我继续蹭。

    “哦呀,原来你好这一口啊。”我正蹭得心花怒放,门口传来的声音让我的心凉了半截,至于为什么只是半截,之后就知道了。

    “哇……文酱救命啊!!!!”琪露诺跟看见救星一样大嚎起来,顺便一提,除了极个别人之外琪露诺好像管谁都叫‘酱’,至于这个极个别人……反正都是会让身为最强的她本能的感到恐惧的人。

    “嗯,真没想到,你居然……”文文突然露出一副荷取的表情,也就是所谓奸商的表情,“大兄弟要片不?”

    “有行货不?你懂的。”我跟文文同时奸笑起来。

    “呜呜呜呜!谁来救救我啊!!!”琪露诺的san值彻底崩溃了。

    一时间后。

    “不害怕……我不害怕……我不害怕……”琪露诺全身灰白的蹲在角落面向墙角画着圈圈,嘴里下意识的念叨着自我催眠中。

    “搞成这样,为什么呢?”文文捂着鼻子,“明明只是去扫清些蟑螂而已居然伤成这样,还有,你身上臭死了,赶紧泡完了医疗舱去洗个澡先。”

    “我倒是觉得挺高兴的,好久没这么痛快的发泄过了。”我身上的伤口虽然恐怖,但是由于时间太久,我的血液已经流失的差不多了,伤口已经干涸,不会弄脏地板或者其他的什么,顺便一提,由于我的身体在进入幻想乡之后莫名其妙的进化了几次,我现在已经完全不像红雾异变时期那样流点血就休克了,顶多因为脑供血不足导致反应迟钝而已,“你看上去不也习惯了吗。”

    “我要是见你伤一次就像红雾异变那时候一样大惊小怪的,我早就被自己吓死了,你说过你没那么简单就被干掉的,那我又何必庸人自扰。”文文帮我除掉了已经被血浆和泥土粘在身上的衣服,“不过你还是赶紧处理掉了的好,我是习惯了,铃仙肯定还没习惯,要是让她看见了,那是会吓出尿来的。”

    “吓出尿?那不就有眼福了?”俗话说得好,发情期状态下的男人脑子里永远都是能让月之都团灭的东西(某绵月丰姬:太污了,无法靠近……),“啊啊……光是想想就要把持不住了……”来人,那个谁,赶紧找个圣骑士给我的胯下打个圣光什么的……

    “嘿嘿嘿嘿嘿……”我跟文文脑袋顶上同时浮现出一片云,云里的内容不便描述,反正肯定是只要写出来就能让我坐穿牢底的东西,一时间,我跟文文的银笑声传遍整个迷途竹林。

    “咿……”琪露诺听见这恐怖的笑声全身一个战栗,在墙角画圈和自我催眠的速度翻了十倍。

    “对了,有件事我想问问。”文文突然停止了合拍的银笑,“你菊花上插着的那根标枪是干什么用的?”

    “诶?”

    过了一会儿,地下室。

    “啊啊……歹势歹势……戮气居然没侵蚀掉菊花上插着的那根标枪,还被文文看了个正着……wait!永琳那家伙看了一路居然都没告诉我!”我正舒舒服服的泡在医疗舱的修复液里,却突然想起这一路走来永琳都一直跟在我后面,怎么可能没看到我菊花上插了跟标枪来的?而她既然看到了,却没有告诉我,明显是想看我出糗啊,“该死的八亿老太婆!要不是看铃仙的面子上我早就一把火烧了你的neet!”

    永远亭。

    “一大!(这句谐音不用我翻译了吧)”辉夜正捂着肚肚往厕所走,突然捂着膝盖倒了下去,正好压在了刚刚从转角过来的帝,好半天才爬起来。

    “痛痛痛……”帝捂着自己被撞到的脑袋,“公主你在什么啊?”

    “不知道,只是突然感觉膝盖中了一箭,疼死我了……不好!”辉夜的肚子突然发出一阵惨叫,连带着辉夜的脸色也变得铁青,辉夜再也顾不上跟帝解释,捂着肚子就冲向了厕所,不久之后就传来一声排泄的巨响。

    至于最后辉夜到底有没有坚持到厕所……这个果然还是仁者见仁鬼者见鬼的事情,毕竟我也不知道在座的各位客官哪些口味清哪些口味重不是……

    久违的月之都。

    “舰队已经准备就绪,只等您的命令了,大主教。”久违的绵月依姬还是那一副万年不变的打扮,向着站在高处的月夜见汇报着情况。

    “今天,我们将夺回,属于自己的家园!”月夜见握着拳头用力一挥,说了一句完全不着边际的话,“啊,有趣,有趣,早就想这么演一次了!”月夜见依然自我陶醉着,看得台下的依姬一脸黑线。

    “别纠结了,我愚蠢的妹妹哟。”依姬的姐姐,绵月丰姬抱着一套火影漫画从背景中走过,“月夜见尊……咳,大主教已经被暴雪爸爸洗脑了。”

    “整天沉迷火影无法自拔的姐姐你才是被洗脑了!”依姬气的胸前的一对那啥不断的起伏,看得人血脉贲张,“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