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盐-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七十章 盐

    “啊……能让我心神不宁的?我的设备也没出问题啊……”辉夜都已经拉的虚脱了,脑子里还是只想着自己的游戏设备,“而且妹红不也活得好好的吗……”

    “不是那个意思,其实,我今天也是一直心神不宁,实验都没法做,我本来还在想会是什么原因,可是现在看了您的样子,我大概知道了。”永琳拿了些安眠药过来,既然辉夜的身体根本就没有问题,那吃止泻药也是没有用的,只能让她先睡死过去了,“能让你我同时心神不宁的事情,也就只有月之都了。”

    很快,被喂了大量安眠药的辉夜就挂掉(睡死)了。

    “月之都……帝,优昙华是不是已经回去了?”永琳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儿,似是想起了什么。

    “是啊,刚走没一会儿,唉……真不知道她到底看上秦钺炀那子什么地方……我想想都恐怖……”帝都曾经被我吓出过更年期,虽然现在好多了,但是心理阴影依然还在,“怎么了?”

    “不,没什么,回头再吧。”永琳转身走到门口,“你在这看着公主大人,我先去香霖堂给她淘点新的游戏好用来分散她的注意力,省的她一直窜稀……”

    流亡者工厂。

    “嗯……怎么今天菜的味道怪怪的?”我的伤口早已在医疗舱之中愈合,并且处理掉了所有的痕迹,此时,我们一家三口半人(琪露诺只能算半个)正围坐餐桌周围吃完饭,“你们感觉出来了没?”

    “没啊,有什么奇怪的?”我是感觉菜的味道有点不对劲,但是文文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这不禁让我怀疑是不是我自己的错觉,“你不是上火了?”

    “我上火最多脸上起大包,怎么会让味觉都变了。”我又夹起一块肉片放进嘴里细细的咀嚼,“嗯……确实不对,铃仙,你也没感觉出来?”

    “没有啊秦大人,我感觉很正常啊。”铃仙也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但是我也能确定我所感到的异常绝对不是错觉。

    “那就奇怪了……”我夹了一筷子大米放进嘴里,现饭里就没有那种怪异感,但是菜里连同汤里都有,“有什么东西是抄菜和炖肉里都有而白饭里没有的呢……”

    “咳咳……就不来问问我吗?”琪露诺感觉自己被忽视了,从椅子上起来站在地上,结果却比坐在椅子上的时候还矮了一截

    “反正你也会什么都没感觉到对吧……”琪露诺这笨蛋拿来当打手还不错,可要是拿来当参谋,那多大的家都能给败光了。

    “嘛……确实没感觉到……”琪露诺把脸转到一边,用后脑勺对着我,头上的大蝴蝶结一抖一抖的。

    “我就知道……”琪露诺的搭茬并没有中断我的思考,就差一点我就能想到是什么了,我下意识的夹了一筷子竹笋塞进嘴里,“嗯?铃仙,今天的竹笋有点咸了……咸?盐?”

    “你想到什么了秦大人?”

    “我刚才在想,什么东西是这桌上除了白饭之外都有的,现在我终于明白了,那就是盐,我怀疑盐有问题。”白饭里当然不会放盐,但是,菜里,肉里,还有汤里,全都是要放盐的,如果有什么东西导致菜的味道出现了问题,那十有就是盐的问题,“我得去厨房看看。”

    厨房里,我拿出盐罐打开盖子,沾了一点放在嘴里尝了尝,现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又来了,而且比吃饭的时候感觉到的要更加的清晰,这直接肯定了我的判断。

    “铃仙,这罐盐是什么时候换的?”记得今天中午我出门前的那顿饭还没有这种味道,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盐应该没有问题。

    “这是我今天回来的时候去人之里新买的。”果不其然,这一罐子新盐是铃仙傍晚回来前新购入的,“秦大人,就你所感觉到的,这些盐有没有什么危害?”

    “没有,这些盐肯定有故事,但是就我所感觉到的,这些盐除了味道有点不对之外并没有任何的害处,而且,除了我之外,你们不是根本就没感觉到盐有问题吗,换句话这些盐并不影响使用,至少不会影响人类和大部分妖怪的使用,我就是怕……”我现在能确定的就是这盐对于我们在场的人没有危害,但是却难以保证其他的,“我就是怕这盐的诡异之处会不会是有某种针对性的,比如对某些特定的个体造成影响……”

    “就像你可以感觉到盐有问题而我们感觉不到一样?”文文明白了我话中的意思。

    “对……希望没那么麻烦,我今天刚刚玩了一次种族灭绝,现在只想好好休息。”我是很喜欢有挑战性的生活,但却不希望在我试图休息的时候在给我来写该死的挑战。

    “r,帕秋莉姐在线上。”西斯特姆弹出消息。

    “接进来。”帕秋莉可不是喜欢随便找我的人,以她的性格在饭点找我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帕秋莉,怎么了?”

    “今天下午咲夜从人之里买了一袋子新盐回来,但是刚才吃饭的时候,我现盐有问题。”帕秋莉语出惊人,“恶魔已经中招了,蕾咪和芙兰的样子看上去也不怎么好。”

    “什么?”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生了,但是不知道这盐究竟被做了什么手脚,居然连已经快要突破到-的蕾咪都能放倒,“其实我也现了,只不过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你那里方便吗,我想我们需要详谈。”

    “当然,就算你不我也要请你过来。”帕秋莉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嗯,我们马上到。”我切断了通信,“你们也听见了吧,赶快把饭吃了,然后我们得夜闯红魔馆了。”

    “喂……你确定这饭还能吃?”琪露诺想起自己以前去红魔馆捣乱却被蕾咪一只手就拍出去的经历,连蕾咪都趴下了,自己现在虽然不同于往昔,却也估计好不到哪里去。

    “我们现在还没反应,就代表这盐对我们没伤害,饿着肚子没法干活。”虽然味道怪了点,但我连死尸腐肉都吃过,何况只是一点怪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