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邪恶的光-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七十二章 邪恶的光

    告别了米斯琪她们并且给露米娅留下了一大堆原本被我放在亚空间充当储备粮的烤肉之后,我们又火急火燎的赶回红魔馆,这次事件太过诡异,到现在居然只有我们几个人注意到了问题,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首先,幻想乡纯粹的暗属性生物本来就少,而能感应到这隐蔽的光元素的人就更少,我敢说,无论是八云紫八意永琳还是风见幽香都根本没有发现。

    “啊,帕秋莉大人,秦大佬。”红魔馆门前,美铃朝我们招着手,“咲夜小姐已经回来了。”

    “嗯。”咲夜回来了,无论调查结果如何,都能给我们带来新的进展。

    地下图书馆研究室。

    “根据我的暗中观察,油盐店老板没有任何可疑之处,也完全不存在能在盐上做手脚的原因。”咲夜拿出一副幻想乡的全地形图来,指着其中一点,“不过我搞到了盐矿区的位置,还有一点额外的收获。”

    “额外收获?”能让咲夜都形容为额外收获的东西,这让我很感兴趣,“让我猜猜该不会是铃奈庵那里有人发布了有关的委托吧?”

    “您猜对了。”咲夜拿出了一张榜单,正是一张在铃奈庵所发布的委托,“有盐矿的矿工发布委托说最近盐矿总是出现怪事,搞得人心惶惶,要不是没有人受伤害恐怕早就有人逃跑了。”

    “什么怪事?”我追问。

    “有很多矿工都在开采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强烈的光,然后就昏倒了,大约会昏迷一两个小时,然后一切照旧,那些昏倒的人也没被检查出任何问题,这是八意永琳验证过的,应该不会有问题。”咲夜的形容让我下意识的想起了混沌之光,但转念一想又不对,以混沌之光的特性,被袭击的矿工十有**都死定了,不可能只是昏倒一两个小时而毫发无伤,“根据小铃的估算,这任务的难度不高,三个人就可以接。”城管八人中只有我有权限单人接受委托,其他的至少也要是两人一组,所以三人等级的任务实在说不上危险,但这毕竟是估算,那些矿工没人受伤很有可能是因为他们身上没有暗属性。

    “这任务没那么简单,我要用我的权限进行修改,从现在起这任务由我亲自执行。”唉,又不能好好休息了不过要是放着这么一件诡有异趣的事不去调查,那我就更睡不好了,“我们得马上前往盐矿,这个时间那里应该已经没人了,正合适我们调查,不过帕秋莉,又得麻烦你帮忙了,我对这个属性啊什么的反正是不怎么擅长。”

    “嗯,但这里不能没人。”帕秋莉依然有些担心还在床上躺尸的三位,“这里不能没人看着,所以我的意思是我们去四个人,留两个人在这里。”

    “你跟我是必须要去的,剩下的两个嘛”文文,铃仙,咲夜,琪露诺,四个人中选出两个,什么是最快的方法呢?“有了,猜拳吧。”

    经过一番激烈的角逐之后,铃仙和咲夜胜出,而文文和小就很悲剧的要留下来给小蝙蝠们当铲屎官。

    “啊歹势歹势”文文摇晃着自己猜拳的那只手,“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手呢罢了罢了,你们去吧,我会看好这四个病号的。”

    “过分诶文酱老娘可是最强的,怎么会生病!”琪露诺dungdung的拍着自己那硬度堪比玄冰的洗衣板,不过琪露诺不会生病倒是真的,但是具体是因为什么毕竟笨蛋是不会感冒的对吧。

    “没大没小的”我用力的在琪露诺头顶上摩擦着,直把她的头发弄得一团糟,“老实看着,好了,走吧。”

    道中。

    “我们还有多远?”因为我本身不能飞,又不想大晚上的变什么索德布雷加,我们索性就跑着前往盐矿。

    “不算太远,以我们现在的速度,大约三分钟就到了。”咲夜的高跟鞋不适合跑步,因此她跟同样不擅长跑步的帕秋莉是处于低空飞行状态,只有铃仙好心的陪我一起跑,妈蛋,早晚有一天我要找到能让自己不搞些乱七八糟就飞起来的方法,“如果我们再加些速度的话,还能再快一些。”

    “那就加速,铃仙,到我背上来!”我招呼铃仙上到我的背上,同时一手一个拉住了咲夜和帕秋莉,“我们要加速了,抓稳!”内劲尽数凝聚于脚下,我直接发动了爆步用来赶路,在这连续的内劲爆发下,我所经过的地上留下了一连串大约三十厘米深的坑洞,而相对的,我们的速度也加快了接近一倍,“咲夜,指示方向!”

    “前不,现在左转!”咲夜本想说前方一百米左转来的,但奈何刚说了一个字就已经过去七十多米了,只能立刻改口,饶是如此,还是比预计转弯的位置超了四十多米,“上坡右转!越过前面那面墙!”

    “啊?”我一步跃起,直接从那堵足有三米高的墙壁顶端跳了过去,“喂,咲夜,怎么会有墙的?”

    “我们走的是近路,盐矿矿区的正门在另外一边!”咲夜为了跟我对话喝了一肚子风,估计今天晚上要变成人形自走毒气罐了,前提是我袖手旁观的话,“到了!停!”

    我立刻制动,在地上滑行了十来米后停了下来,解除了四人一体的姿势,三位美人的头发都被风吹的像超级赛亚人一样,这让我不禁暗自偷笑自己的头发是短发来的。

    “看来就是这里了。”帕秋莉走到其中一个矿洞的洞口,那里的轨道矿车里还有一些刚刚开采出来还未进行处理的盐矿,旁边放着一批开采工具,工具和矿车都被放得非常整齐,看得出来这些矿工并不反感这份工作,“果然这个洞里开采出来的盐矿全都被光元素污染了。”

    “嗯?”然而,在另一个矿洞洞口的盐矿中,我尝了好几块也没尝出怪味儿来,“不对,这个矿洞的盐矿好像没被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