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日勤病栋-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七十八章 日勤病栋

    “我倒不担心那个,对于你的手艺我有信心,那么,发现什么了没有?”永琳的水平做个开颅绰绰有余,我更关心她费了那么大劲打开我的颅腔到底找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你的脑袋里除了你那脑子之外就是你那堆电子部件。”永琳摇了摇头,“你现在还能用魔法吗?”

    “我试试……”我用力搜寻着体内可能存在的魔力,使出‘哔’文文的力气往外挤,终于‘噗’的一声清响,一个屁被我挤了出来,“好吧不行。”随着屁响一起想起的还有我的肚子,“我好像饿了。”

    “我猜也是。”永琳端起托盘上的大海碗,用勺子舀了一勺稀粥放到我嘴边,“张嘴。”

    “哦。”我张嘴把那勺稀粥咽了下去,“怎么是你来,没别人了?”

    “优昙华在照顾女仆,她伤的可比你严重多了,真有意思,一个个都跟着你学坏了,仗着自己是不死人就搞这种特攻作战。”永琳扔掉勺子,捏开我的嘴端着海碗往我的嘴里倒,“帕秋莉去铃奈庵交接任务了,公主大人还在睡觉,留琴在药店,帝一早就跑路了,所以我就只能亲自来了。”

    “咳咳咳咳……”稀粥源源不断的灌进我的嘴里,差点没把我呛死,“停!咳咳咳咳……”我咳了好一会儿,终于感觉顺畅了点,“那那只天使呢?”

    “怎么,你看上她了?”永琳放下海碗拿了块抹布在我脸上一阵摩擦,“放心,她好得很,被你打了之后现在连神智都恢复了。”

    “那……知道她为什么会神智不清了吗?”天使的神智既然已经恢复,那就代表任务已经完成了,但是原因我还是要知道,以防以后有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我在她的身上检测到了微弱的混沌之光的反应,应该正是由于混沌之光的入侵才让她失去了神智。”曾经为了提防混沌之光,我给了永琳关于混沌之光的分析数据,没想到这次居然用上了,“至于她恢复理智,估计是你那一拳把她脑袋里的混沌之光打散了,剩下的我还没问,你还是自己问她的好,你好歹也是她的救命恩人。”

    “其实我只是想让她来我家当女仆而已。”我不介意告诉永琳我的真实想法,反正以她的性格也不会给我往外传,“我早就想要一个像咲夜那样的女仆了,不过咲夜对威严酱的忠诚度太高,不好挖角,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天使的性格可是跟咲夜差不多。”

    “真是龌龊,不过我对你的私人爱好没兴趣。”永琳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你已经睡了五个多小时了,再有差不多二十分钟你就能恢复行动能力了。”

    “谢了。”永琳一直在免费帮我进行身体检测,虽然她自称是为了试验和研究,但我会承这份情。

    “不用跟我客气,只要你别忘了我们的协议。”永琳旧事重提,不过那份对月之都的可能威胁的协议我也一直没忘,当然,我也没忘了我那属于自己的计划,“最近我和公主大人都有些心神不宁,很可能……到时候还要靠你。”

    “安心,就算是为了铃仙我也会帮你。”如果月之都把铃仙带走,那是我所无法接受的,所以……就让我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吧,“还有其他的事吗?”

    “有一些,首先,因为药效快过了,你身上某些特别灵活的部位可能会先行解锁恢复活动性,其次,那只小天使在堂屋里,说是要等你好了之后当面道谢,第三,公主大人最近似乎在为我新给她淘换回来的游戏伤脑筋,但是我完全不懂,所以你可以去看看,最后……你的那只小乌鸦过来了。”永琳端着托盘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床上凌乱着,后三件事我都能理解,第一件事是什么意思?

    ‘嘎吱……’门又再次被推开。

    “又怎么了?”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永琳,抬头一看才发现是文文,不过这打扮……为什么是护士服?而且还是当年那套护士服?“哦,是你啊,怎么这身打扮?”

    “你不喜欢吗?那我下次换身忍者服好了。”文文反手把门带上了,“我来是告诉你,帕秋莉已经交接完任务回红魔馆了,还有蕾米莉亚她们的身体也恢复正常了,为此她说希望你有空去一次红魔馆,她要大摆延宴。”

    “呵,听起来像是想让自己的处事风格看上去成熟一点,但实际上还是一股小孩子气啊……”脑子里想象着挺着小胸脯自认威严无极限的威严酱,我感觉自己要被笑神附体了,太萌了,萌死我了,萌的我的小伙伴都……诶?怎么会这样!靠!

    我的小伙伴突然抬头,事先连个预兆都没有,我立刻意识到了是永琳的药的副作用,难怪她刚才要加上那句什么特别灵活的部位会恢复活动性什么的,简直是欲盖弥彰。

    “哦吼吼……”文文突然怪笑起来,“我是听铃仙说八意永琳给你用的药可能会造成某些猥琐的不良反应,没想到居然是真的。”文文抬起右手在我的小伙伴头顶上弹了一下,“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有,坐上来,自己动。”一味的压抑**只会适得其反,该发泄的时候就要发泄,咳,我可不是在为自己想啪啪啪找借口,不过……毕竟难得的机会,在永远亭玩日勤病栋y什么的,嘿嘿嘿……

    “真敢说啊你……嘿嘿嘿……”文文的手指在我的胸腹部画着圈圈,“明明自己哪里都动不了居然还敢说这种话呢,你说……我该怎么……呜呜呜!”文文的台词还没念完,就被我的左手拉了过来,并被我偷袭堵住了小嘴。

    “你是不是忘了我的左臂可是不受药物影响的?”把文文的话堵在嘴里之后,我才放过她的嘴唇,左手顺着文文的小蛮腰下滑落到了不可描述上,轻轻一拍,“胆子不小,居然敢调戏你老公我,嘿嘿嘿……你说……我该怎么罚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