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空白永不败北-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七十九章 空白永不败北

    同样的话语从我的口中出比被文文出时的威力大上好几倍,毕竟真抖和装出来的抖差距就是这么大,想要出像我这样的效果,那得请风见幽香出山。

    “失策了……”文文没想到一时的得意忘形就给了我可乘之机,“那你你想怎么样?你想玩裤裆藏雷还是别的什么?”

    “没那么复杂,我刚才了,坐上来,自己动。”我依然只有左手和伙伴能动,想主导战斗肯定是没机会,但只要我能限制住文文就够了。

    “……好吧,算你狠……”文文表面上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过实际上最多是个顺水推舟,如果她真的对此有抵触就不会是这种表现,如果她真的不想来我又不会强迫她做什么。

    二十分钟过去了。

    “药效解除了,现在换我了。”永琳的药还是那么准时,好了二十分钟就一秒都不带多的,我翻身农奴把歌唱,跟已经累得娇喘吁吁的文文换了个姿势,坐上来自己动可是相当耗费体力的,即使以文文的妖怪体质能坚持二十分钟也不容易,“嗯?”然而就在我打算反客为主的时候,我突然感受到一丝带有侵略性的目光,回头一看,不知何时辉夜走进了屋子里就靠在门框上看着我们。

    “不用在意我,你们继续。”辉夜似笑非笑的靠在那不知欣赏了多久的活春宫,妈了个巴子的,我应该管她要观赏费的,“哦,是不是觉得有我的视线不习惯?没关系,我有办法。”辉夜随手捞了个纸箱套在了头上,然而这纸箱偏偏是亚马逊的,纸箱上印的那一标志看上去就像是辉夜的嘲笑一般,“来,继续吧。”

    “继续个屁!”我深感自己亏大了,“辉夜!看在永琳的面子上你现在出去我就既往不咎,不然……我不介意也对你来一!”

    “哦?有趣。”辉夜一听不仅没出去反而乐了,扔下纸箱转身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一个茶杯走过来,“来,给大佬递茶。”

    “哦,谢谢……”我正好渴了,接过茶杯喝了个底朝天,有些人喝茶是为了品(装)味(逼),但我就只是为了解渴而已,这就是我的风格……诶,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不对啊!”我怒摔茶杯,“辉夜你到底什么意思!”

    “你先提上裤子行不?你那玩意看得我有点晃眼。”辉夜从地上把完好无损的茶杯捡起来,看来她早就看出我会摔杯子,提前给杯子加护了永远之力,“当然你们如果还想继续我也可以当个安心的看客,相信我,绝对不会打扰到你们的。”

    “行了行了……”我把衣服穿好,给文文盖好被子,留下一个充满歉意的眼神,没办法,辉夜整的这一出搞得我兴致全无,对我来啪啪啪是爱的升华,要是单纯的想释放姓欲我觉得自己在家撸管也是一样的,上面的大人物是不会理解的,“吧,找我到底干什么?”

    “打游戏的时候匹配到了一对奇怪的组合,我一个人寡不敌众。”辉夜的游戏技术我见过,除了乞力马扎罗山峰大酋长的身份之外几乎没有弱点,难以想象居然有人能让她折戟沉沙,“这是个二对二的格斗游戏,我匹配到的队友都是一群废物,想来想去我只能来找你了。”

    “就为了这个?天大地大,游戏最大,这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有必要非得在我跟文文‘深入浅出’的交流感情的时候提出来吗?”我也不知道是二次育还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反正我是觉得现在的文文越的迷人了,要是让我用一个成语来形容那就是‘不含而立’,因此在这种时候被打扰即使以我的心性依然感到十分的不爽,“给我个理由先,不然我现在就啪了你,相信我,就算我真的那么干了,只要好好表个态永琳也不会把我怎么样。”

    “理由?好,我就随便给你一个。”辉夜看上去胸有成竹,“他们现在正在线上约战,你去还是不去?”

    “挑衅?”如果是对方主动挑衅,那这就算是个合格的理由了,“好吧,等我一会儿,你先过去,告诉他们洗干净脖子。”

    “料到你会这么。”辉夜得到了想要的回答,转身潇洒的离开了房间。

    “唉……抱歉了文文……”我这才回到床边坐下,在文文脸上轻轻一吻,“留到今天晚上如何?”调查盐矿是昨天晚上行动的,如今天色早已大亮。

    “头一次听有人把这种事情做到一半要延期的……”文文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又或者是哭笑不得,“算了,辉夜这nt姬突然闯进来谁也拦不了,去吧,反正我也累了,正好休息会儿……”

    “有个善解人意的老婆真是幸运……”文文没有那种矫情劲,她给我的是绝对的信任,而我会承蒙这信任,返还给她她所想要的一切……

    辉夜的作战控制室。

    “我来了。”我坐到了辉夜给我准备好的位置,拿上了辉夜给我准备好的手柄,“我看看这两个人的队伍叫什么……空白永不败北?好口气!”

    “哼,没事,在你的帮助下他们在我眼里都是渣。”辉夜夸下海口,接受了对方传来的挑战邀请,“哼,尝尝我的新组合,‘不灭的永恒’吧!”

    三局两胜过后。

    “不……不可能!”辉夜愤怒的把手柄扔在地上,要不是有永远之力保护这一下就能把手柄摔碎,“居然……居然又输了!”

    “嘛……”我倒是不觉得惊讶,就冲辉夜新给我们两个的组合起的那个中二病晚期的名字这一局就没什么机会赢,对面的两个人的连携性天下罕见,即使以我和辉夜的技术前两局也是互有胜负,但在最终的第三局决胜局中,对方似乎看穿了辉夜的操作模式,上来就一套连击把辉夜带走了,我一个人独木难支,也很快就落败了,“看来流年不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