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契约-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八十二章 契约

    “这……好吧,那您准备好。”艾尔想了想还是同意了,对着我打出了一星耀弹,魔法打在我的胸口,将我向后震退了一截,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了,“看来没什么反应……”

    “是啊……估计我体内那东西的能量已经耗尽了,可笑的是我却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只能大概猜到它的位置。”确认了魔法还是不能用,我却也不怎么沮丧,能使用魔法本来就是意外之喜,现在只不过是又回到解放前了而已,“永琳检查了我的全身都没找到那东西,所以它一定在一个永琳都无法打开看的位置……我的脑子里。”这里的是脑子而不是脑袋,也就意味着我所指的就是脑壳里的那一坨白色的带有一大堆纹路的恶心兮兮的玩意,“算了,至少以后不用再抱有期待了。”

    “真是为您感到遗憾。”艾尔低下了头。

    “没什么好遗憾的,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罢了,就这样吧,一会儿回我们的家去。”最后的事情解决,现在该带着这新来的女仆了解一下自己以后要居住的地方了,“对了,迷途竹林的走法西斯特姆应该也告诉你了,你一定要记牢,否则要是在自己家门口迷路那就太没面子了。”

    “您的是。”天使的记忆力都很好,而且过目不忘,所以尽量不要让她们看到一些类似于官能的东西。

    话虽如此,在我们真的回家之前,我还有件事要办,而且这件事,还需要八意永琳帮忙。

    “呃……谁知道八意永琳在哪?”带着天使出了堂屋,我看向那一群在永远亭的空地上晒太阳的肥兔子,这些都是帝那蠢兔子的手下,都是还没能化形的兔子妖怪,平时的工作就是在永远亭晒太阳,只有帝需要的时候它们才会为了某一目的而集体行动。

    ‘唰!’十几对兔子耳朵统统指向了右边的房间。

    “嗯……知道了,走吧。”我拉着天使走向了左边,这些兔子跟了因幡帝那么久,傻叉才会信它们的话,“记住,幻想乡生存信条之一,千万不要相信永远亭的兔子,铃仙除外。”

    “是。”天使拿出本在上面新增加了我所的条目,而除了这一条之外,上面还有之前西斯特姆告诉她的关于幻想乡的情况,比如太阳花田,妖怪山,人之里,红魔馆以及其他地方的忌讳和注意事项之类的东西。

    果不其然,我在左边的屋子里找到了永琳,她正研读一本奇怪的古书,这古书没有丝毫的能量波动,代表这就是一本普通的书,但是根据扫描显示这本书居然是一千八百多年前的产物,俗话纸占八百,墨占一千,这书居然存在了一千八百多年依然存在,唯一的可能就是在保存方法上做了特别处理。

    “看什么呢?”即使是经过精心保存,书的封面也已经模糊不清看不出标题了。

    “没什么,只是活络术而已。”永琳将书放好,“怎么,有事?”

    “有点事,我打算跟她签订个守护者契约从而让她彻底脱离魔兽行列,但是我本身没有能量,所以我需要一个第三人的能量来替我构成这个契约,这个力量越强大越中正平和越好,所以我来找你帮忙。”我所要签订的守护者契约是一种类似于式神契约的东西,在接受这个契约之后天使就不会再被认定为野生魔兽而是会被认定为像蓝那样的存在,当然,这个契约没有任何限制性,不会有类似主仆契约的那种坑爹效果。

    “哦?”永琳看向艾尔,“你也同意了?”

    “实际上并没有,我也是才听,不过我并没什么意见。”艾尔知道这个契约,因为这本来就是天使兽一族的内部契约,自然也知道这个契约没有坏处只有好处。

    “那就没问题。”永琳同意了,“姿势不用我来教了吧?”

    “当然。”这个契约如果是两个人缔结还好,可要是像我们现在这样要借助第三人的力量来缔结,那就需要一个特定的站位,“行了,开始吧。”

    守护者契约缔结得很成功,艾尔正式成为了我的天启四女仆(自称)之一,之后,我们回到了流亡者工厂,艾尔在西斯特姆的带领和介绍下参观了整个流亡者工厂,而我则在晚上信守承诺的跟文文折腾了一宿,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上午。

    红魔馆。

    “所以,综上所述,在咲夜出院前的这一个星期由我来代替咲夜的一切职务,还有人有问题吗?”红魔馆的具体事务我已经从咲夜那里打听清楚了,虽然工作量大得令人指,但是难度却没有多大,也幸亏如此,不然咲夜早未老先衰英年早逝……哦,对,不死人不会老,这就是另外的问题了。

    “……”一片沉寂。

    “很好!”我早已换上了执事服,见没人反对我就打算开工了。

    “好你个头啊!”蕾米莉亚飚了,“就这么一天的功夫你就把我的咲夜搞残了?”

    “喂喂喂,别的这么容易让人误会好吗?我倒是不在意可你也得为咲夜的声誉考虑考虑吧?”蕾米莉亚这话茬得好像是我把咲夜玩残了一样,我是那样的人吗?我抢劫谁了我?我是抢劫的人吗?

    “哼!”蕾米莉亚知道自己错话了,扭过头去跟我生闷气。

    “啊……你来也好,我能回去了吗?”相比于蕾米莉亚的不爽,帕秋莉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我还要继续研究你那块破灭水晶呢。”

    “当然,我现在是下仆,怎么能限制您的行动?”我很能找准自己的位置,不然怎么当赏金猎人?

    “那我也继续睡觉……呵……看门去了……”美铃眼角挂着泪珠揉着眼睛打着呵欠就往大门的方向走,不过这一次可没有飞刀插到她头上了……

    ‘嘭!’一声枪响,美铃趴地上了,我非常镇定的吹了一下还在冒烟的枪口,“美铃,不许偷懒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