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历史的记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十六章 历史的记忆

    寺子屋。

    “慧音。”我带着魔理沙走进寺子屋,呼叫户主。

    “秦钺炀和魔理沙?”慧音发现到来的竟然是我们这个稀有组合,“有什么事吗?”

    “的确是发生了些事,我有些问题想问你,是关于大约二十年前的人之里。”我把黑白扔到一边,“你应该能记得吧。”

    “当然。”慧音历史的半兽的名堂不是白叫的,“你问就是了。”

    我向慧音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和我到目前为止所有的判断,然后步入了正题。

    “首先,那具骸骨埋在无名之丘,证明人之里没人找到那具尸体,所以,第一个问题,在大约二十年前,有没有一个身高大约一米二的女孩失踪。”

    “有,而且不只一个。”慧音很确定,“那时候的人之里虽然安全度提高了,但也比不上现在,一年里失踪十几个人还是正常的。”

    “那在这些失踪女孩之中,有没有谁是拥有一个人偶,特别是腹语人偶的吗?”

    “有两个人。”慧音解释,“那时候人偶还是稀罕货,不是所有孩子都玩的上的,在失踪的女孩里有人偶的只有两个,而且都是腹语人偶。”

    “那这两个人中,是不是有一个人,腹语人偶的裙子样式是这些样子里的一种。”我把那几张腹语人偶裙子的图纸摊在桌上,“而且,在她失踪之前,那个人偶还丢了的。”

    “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有,而且她就是当时寺子屋的学生,她失踪之后我还找了好久,但我没找到。”慧音指着第三张图,“那个人偶的裙子就是这样的。”

    “你确定?”

    “她是吉田家的小女儿,家里也算富裕,那个人偶是她五岁的时候她父亲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她很喜欢那个人偶,还带到寺子屋给我看过!”慧音的语气很沉重,又很笃定,“这些我怎么可能记错。”

    “吉田家现在在哪?”

    “没了。”慧音摇摇头,“在她失踪之后的三年,她的父母就病死了,从那以后,吉田家已经不存在了。”

    “那人偶是怎么丢的?”

    “不是丢,应该是被人偷的。”慧音的理由很充分,“她太喜欢那个人偶了,怎么可能弄丢,你能想象你把流亡者零式弄丢了吗?”

    “然后呢?”

    “然后吉田家找了一天都没找到,第二天她就失踪了。”

    “她一定是发现了是谁偷的,或是那人把人偶偷走后丢到无名之丘去了,所以才会死在铃兰花田,而她发现的很可能就是那块布片,偷走人偶的人一定不小心让人偶挂在了什么上,撕下了那一块布片,而她就知道了偷走人偶的人曾经通过的位置。”我串联了所有的线索,“而会偷人偶的人,只有可能是小孩子,小孩子怎么可能知道清除痕迹,所以当她发现布片之后,一定还发现了别的,很可能是脚印,然后她一直追到无名之丘,却因中毒而倒下。”

    “确实只有小孩子才会偷人偶,可为什么要把它丢到无名之丘呢?”慧音似乎并不擅长推断,不然二十年前就应该能找到这具尸体了。

    “因为嫉妒,你也说了,那时候人偶还是稀罕物,有人得不到,所以他嫉妒,他要偷走,可他也明白,如果自己把人偶留下,迟早会被人发现,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人偶扔到无名之丘那个人迹罕至的铃兰花田里,让谁都得不到,而他既然知道那里有铃兰花,他当然会事先准备好防毒或是解毒物品,他没想到那个人偶对于失主太过于重要,没想到自己居然留下了布片和脚印,更没想到因此而害死了人命,然后就是我发现的一切。”

    “当年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那现在呢?”

    “现在,当然是把那个人偶找出来了,与我不同,我要的是答案,而风见幽香和爱丽丝一开始的目标就是人偶,当然,我也想知道当年是谁偷走了人偶,而这还是要借助那个人偶,所以,我要知道那个人偶的样子,你一定还记得。”

    “我当然记得。”

    “画下来。”

    慧音把记忆中的人偶画了下来,而同时,魔理沙则偷偷拽我。

    “为什么你能推断出那么多东西啊”魔理沙凑近了小声问我,“你说的那些听的我头都大了。”

    “你才多大,我可是一百多岁了至少。”不过,就算魔理沙真能活一百多岁,她那榆木脑子也别想变成我这样,当然,后面这些太伤人了,我没好意思出口。

    “好了,这是我全部记得的了。”慧音把画好的图递给我,“你会找出真相吧。”

    “我保证。”我拿过图,将其仔细的扫描进了生化计算机和西斯特姆的数据库之中,离开了寺子屋,然后递给了魔理沙,“看看吧。”

    “这有用吗?”

    “风见幽香在去无名之丘的时候,感受到了有东西在附近,可我再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很可能那人偶在风见幽香去过之后就起了警觉,当她发现我去的时候直接逃走了,人偶在二十年前被丢弃,这让她即使成了妖怪也不会超过二十年,不管是风见幽香还是我,都不是她能惹的起的,而她会躲到哪里呢,怎么躲呢,她可以躲到没人的地方,但那样会更危险,因为她作为妖怪太幼小了,任何成年妖怪都能轻易解决她,你再看她的外形,她本来就是腹语人偶,外形和人类的孩童相仿,又成了妖怪,虽然还是人偶之身,但细节上会愈发显得像人,妖力又弱,混到人群里根本不易被察觉。”

    “你觉得她现在就在人之里?”魔理沙直接伸手来摸我的额头,“你发烧了吧,这不可能啊。”

    “怎么不可能?”我拍开她的手,“你就不能动脑子好好想想,有什么不可能的。”

    “好啊,那你就给我说清楚,怎么就可能了?”

    “我要是说出来怎么办?”

    “那那我就承认我脑子笨!”

    “你脑子本来就笨!”我按住张牙舞爪的魔理沙,“不过也好,我就让你明白我们脑子的差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