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意大利肉酱面-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八十六章 意大利肉酱面

    说起小恶魔,她在红魔馆的地位其实有些特殊,这个特殊是因为她的主人,也就是帕秋莉的身份特殊,严格来说,红魔馆的原住民只有四个,身为大小姐的蕾咪,身为二小姐的芙兰,身为女仆长的咲夜还有身为门番的美铃,然后再加上一大堆打酱油当背景的妖精女仆,地位上就是蕾咪大于芙兰大于咲夜大于美铃大于酱油。

    帕秋莉-诺蕾姬,严格上来说只是红魔馆地下图书馆的拥有者,是以蕾米莉亚友人的身份生活在红魔馆中,因此从地位上来说,帕秋莉的地位差不多是跟蕾米莉亚相当,至少也跟芙兰相等,因此帕秋莉也拥有指挥咲夜和美铃的资格。

    而小恶魔,她的职位是图书管理员,仅仅拥有一个帕秋莉使魔的身份,但是却因为处于帕秋莉这个准最高级别人员的直系下属,因此在地位上比美铃要高,差不多等同于咲夜,而最关键的一点是,小恶魔并不需要听从蕾米莉亚的指令,当然,因为都是在红魔馆生活的亲人关系,小恶魔也不介意帮蕾咪和芙兰做些什么,不过一般来说下厨这种事并不需要小恶魔的插手。

    然而现在因为我的替班,导致红魔馆的等级制度乱套了,单从职务上来说我就是顶替了咲夜的差事,理应跟咲夜处于同一级别,我自己也认同这一点,但是事实上,除了我自己和蕾咪之外,根本没人把我这个临时执事当仆人看,搞得我的地位好像比蕾米莉亚还高一样,而在此基础上,因为我曾经治好了帕秋莉的关系,小恶魔一直觉得欠我人情,这就导致了她自愿听从我的指令,这就直接导致了……我的指令权限变得比蕾米莉亚还高,真正坐实了我这红魔馆新馆主的地位。

    不过,我并没有谋朝篡位的想法,红魔馆果然还应该是威严酱的红魔馆,我终究只是个过客。

    嘛,其实以上这些都是胡扯,只是为了说明为什么我可以让小恶魔过来帮我做饭而已,一不小心就占用了大量的字数,感觉我自己凑字数凑得越来越天才了,哇哈哈哈哈……好了废话不多说开喷吧!

    “呼,搞定。”在小恶魔的热情帮助下,虽然没能在十分钟内完成,但是晚餐出炉的也算快速了,当然跟咲夜依靠能力下厨的速度还是比不了,“小恶魔,在我把东西端上桌的时候,你就顺便帮我去地下室叫下人如何?”

    “当然没问题。”小恶魔放下了手中的碟子,跑地下室叫人去了。

    “很好……一切就绪……”因为是赶时间的产物,晚餐就比较简单了,但是味道还是可以保证的……咳,至少吃不死人,“希望可以蒙混过关吧。”

    过了一会儿。

    “好了,都来尝尝吧,我做的,意大利肉酱面。”没错,就是这玩意,简单快捷味道也不差。

    “咳……那个……秦大佬啊……”美铃似乎有什么要说的,“你也知道我在华夏国生活了很久一段时间,所以我怎么觉得这个面好像……天津炸酱面?我书读的少你不要骗我啊。”

    “闭嘴,再废话你就去门口蹲着吧。”天津炸酱面怎么了?面是现切酱是现炸,肉块大菜码全,吃多了不腻嚼着过瘾,有什么不好的?啊?信不信我明天做四川担担面啊?“西瓜啊,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可能发音错了,需要我帮你检查一下舌头吗?”萃香平时的性格挺豪爽的,但只要一被人叫做西瓜就立刻黑化,比特么拔呆毛还迅捷。

    “并不用,如果有需要我会去找永琳。”开玩笑,要是答应了估计舌头就要被拔掉了,“行了,都别愣着了,尝尝吧。”

    “先不忙。”饥饿难耐的蕾米莉亚已经快把面条放进嘴里了,可却被帕秋莉一嗓子拦了下来,这一叉子面条不上不下的搞得蕾米莉亚纠结不已。

    “怎么了帕琪?”蕾米莉亚终究还是放下了叉子,打算听听自己的好友怎么说。

    “为什么我这碗看上去不一样啊?”与其他的碗中不同,帕秋莉那一碗,半红半绿平分秋色,但就是看不到面。

    “啊,那个啊,因为你的身体依然缺少很多维生素,这不是单纯依靠我对你的强化就能弥补的,所以……我放了很多胡萝卜丝和芹菜在你的碗里,感谢我吧。”据某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恶魔小姐提供的情报,帕秋莉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胡萝卜和芹菜的味道了,这下一定能让她大补,早在为帕秋莉换肺的时候我就检查过,帕秋莉并不对这两种东西过敏,换句话说她不吃这两种东西只是因为讨厌它们的味道而已。

    “……”帕秋莉脸色铁青一片,“蕾咪哟,我们是朋友吧?”

    “是啊,怎么了?”蕾米莉亚装作不明白的样子,暗地里已经握好了叉子。

    “那把你的跟我的换换如何?”帕秋莉说出了自己的阴谋。

    “真是不好意思我已经吃了一点了。”蕾米莉亚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人不让之势如破竹的speed叉上面条咬了一大口,然后装做才刚刚听到的样子,作为帕秋莉的挚友,除了小恶魔没人比蕾咪更希望帕秋莉身体健康的了,因此在这件事情上,无论是小恶魔还是蕾咪都会站在我这边,这就是堂堂正正的阳谋。

    “美铃?”帕秋莉又将充满希冀的目光转移。

    “实在抱歉我已经吃完了。”然而美铃的速度比蕾咪更快,此时的她面前只剩下一个空碗了,而已经识别出帕秋莉的打算的小恶魔和芙兰也开始玩命的把面条往嘴里塞。

    “……”现在帕秋莉仅剩的可以报以希冀的人就只剩下我和萃香,了,然而我身为罪魁祸首,帕秋莉很清楚我根本不可能跟她换,于是干脆的看向了萃香,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嗯?”萃香刚刚将面碗里倒满了酒,将肉酱面变成了酒泡面,这才察觉到帕秋莉的目光,“有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