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秋日祭的庙会-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九十一章 秋日祭的庙会

    “可如果是这样,我们又要如何对付他呢?”依姬询问道。

    “这不就是我一直在研究的问题嘛……对了,我们可以从他身边的人下手,正好有个目标可以利用一下。”月夜见好像突然现了自己之前一直忽略的东西,感觉一切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对了对了,这就对了,计划可以拟定了。”

    啊♂幻想乡。

    “呼……痛快……”带着人把紫妈狠狠地蹂躏了一顿,让我感觉神清气爽念头通达,要不是因为我无法修炼,我可能就突破了,“哟,油咖喱桑,你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

    “你……我不服!我原以为,你身为城管头头,来到这里,面对一众城管,必有高论,没想到竟做出如此粗鄙之举,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身为主角你居然连个光线技都不会!你说,你还有何颜面再做这个主角!”八云紫宛如回光返照一般鼻青脸肿的站起来了,“你说,哪还有主角像你一样连个光线技都不会用的!”

    “多了去了。”我一巴掌把八云紫再次拍回到地上,“要说所有主角全都会光线技,那你肯定去的是奥特曼片场,话说回来幻想乡你也是主角啊,你用个光线技我看看?”

    “用就用!看好了!”八云紫爬起来站好,后退了两步,突然起跳,在半空中往后一翻,然后‘咔嚓’,又掉到地上捂着腰打滚了,“疼疼疼疼疼……腰断了腰断了……”

    “……你这光线技还非要先后空翻才能放出来吗?有这功夫怪兽早逃跑了好不?”说起会逃跑的怪兽那就让我想到哥尔赞,第一集就逃跑了,再出场变成火焰哥尔赞之后居然能用皮肤吸收热能攻击了,当然还是被迪迦打趴下,但是当时我就觉得哥尔赞可能又没死,因为以往所有被打死的怪兽尸体都爆了,只有它是被扔回雾门岳山,果不其然,它后来又复活了,这次跟戴拿打的时候居然都进化到表皮能吸收所有能量攻击了,要不是戴拿先用手刀打破了它的外皮,还真放不倒它(只有这三只在设定上是同一只,再往后出场的就是同族了)。

    “咳……那倒不是,不过先做个特技很帅么……”八云紫缓了好久才缓过来,这次她不敢再玩什么特技了,老老实实的把双臂摆成了t字型,“斯托流姆光线!”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山寨版的斯托流姆光线,心中万只犬走椛奔腾而过,“你要脸不?合着特么泰罗的光线技都是用境界之力做出来的?”

    “灵梦都不要脸了,我还在乎个什么脸?”八云紫摆摆手表示不要在意那种事情,结果被一颗来意不明的阴阳玉以精确到极致的角度打中了刚刚才缓解的腰部,又是‘咔嚓’一声,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用说了。

    那之后,又过了很久很久。

    月之都跟幻想乡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自己的计划,而时间也在这过程中慢慢流逝,当然,这种流逝对于长生种来说只不过是无聊的一个月又过去了而已,好在秋天到了,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怪都不会再继续无聊下去,在某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佬的推动下,幻想乡以人之里为主新增加了一种特殊的秋日祭,其实……就是在人之里举办的庙会,面向对象是幻想乡全体智慧生物。

    至于治安问题……人之里的自警队和妖怪山的天狗部队也被解放各自回家张罗着约会什么的去了,但这不代表秋日祭的治安就会变差,别忘了,在流亡者工厂,有一队全副武装的不需要约会不需要结婚不需要生猴子的特殊部队,它们名为,流浪者。

    以上叙述部分截取自文文新闻中的语句,剩下的则是由本人填充……什么?我是谁?太失礼了吧,你们连我都认不出来了?我可是幻想乡总书记,稗田阿求啊!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月之都的计划,当然是作者透露给我的,毕竟我是总书记嘛,特权阶层,作者还说要帮我打破神之轮回呢,说得好像我是萨尔纳迦人一样……

    嗯?你问我是怎么当上幻想乡的总书记的?因为我有钱啊,虽然没有秦钺炀家里那么变态,但是跟红魔馆拼一拼还是可以的吼。

    嗯?你问我是怎么赚到这么多钱的?简单,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比方说我先挣上它一个亿。

    总之,秋日祭开始了。

    流亡者工厂。

    “啊……果然还是不怎么习惯。”我把手里的男士浴衣扔到了沙上,决定还是穿自己这一套行头就好。

    “你随意就好。”文文和铃仙正在里屋换浴衣,连同小9一起,现在跟我一起待在客厅的是妹红,她是来给我们送浴衣的,不过跟我一样,她也没有换衣服的打算,“东西我已经送到了,那我就先过去了,慧音还在寺子屋等着我。”

    “去吧。”妹红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不能像过去一样跟我一起疯了,这我也理解,相比之下我倒成了个另类,而我唯一能继续疯的原因,就是文文也一样疯,“替我跟慧音问好。”

    “嗯。”妹红从我的茶几上顺了个苹果咬着走了。

    “妹红走了?”没一会儿,文文先从屋里出来了,“怎么样?”

    “挺漂亮,就是……为什么是短裙浴衣?”文文这身浴衣吧……上半截跟普通浴衣一样,但是下半截确是短裙一样的长度,感觉……挺诱人的。

    “方便活动。”文文拍了拍腰带上挂着的相机,“我可是要称为新闻帝的女人!”

    “我不是新闻帝。”我故意断错了句子,“不过我记得浴衣下面是不穿内衣的吧?”

    “如果你希望的话。”文文把手伸进裙子里作势要往下脱。

    “算了吧,要是被人看加我就亏大了。”个人意义上的露出p1ay固然很好,但是我的占有欲更强,正是这占有欲一次又一次的阻止我玩一些有趣的p1ay,可以说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