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时钟企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九十五章 时钟企鹅

    “小哥你霸气啊,那我现在就去了。”魔理沙是个风风火火的急性子,哪里等得了庙会结束,当下将整个摊子都打包成了一个巨大的包袱,背上就跑了,也无所谓,反正西斯特姆会负责好的,“小哥我又欠你个人情,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好了,我可不像灵梦那样对于别人的资助心安理得……”

    “灵梦啊……她要是不心安理得那就是异变了……”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过身子,铃仙的头上多了一个骷髅面具,虽然听起来可啪,但实际上一点也不吓人,“我还以为你会买个兔子面具之类的呢。”

    “那样可就属性重复了哦秦大人。”铃仙今天莫名的俏皮了不少,一颦一笑都牵扯着我的神经,“我在那边的摊子上找到了点好玩的东西,但是却看不出什么名堂。”

    “那么,在下能否有幸为您解惑呢铃仙小姐?”我一欠身行了个宫廷礼仪,这还是我第一次对人行礼,不过对方是铃仙,这就让我感觉还不错。

    铃仙所说的店铺前。

    “就是这个。”铃仙从柜台上拿起了一个小巧的企鹅玩具,那是一个卡通形象的企鹅,外形非常可爱,相当的讨喜,而且做工异常的精良,惟妙惟肖,不仅能声,上过条后还能活动,最关键的是,这企鹅还拥有着整点报时功能,“老板一直没出现,我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名堂。”

    “这……有趣……”我接过那只小巧的企鹅玩具,仔细端详起了起来,“看起来有点像是……不太可能吧……”

    “秦大人,您说什么?”铃仙没听清我念叨的什么。

    “我大概知道这东西是谁造出来的了,而且,我也知道这家店铺的老板是谁了,我没说错吧,荷取,别用你那光学迷彩藏着了,出来吧。”我拿了些钱出来放到了柜台上,“这企鹅归我了。”

    “果然还是瞒不过盟友你的眼睛啊……”柜台后面的空气中一阵扭曲,露出了一个身穿蓝衣背着大包的双马尾绿帽子少女,不是荷取还是谁?“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从制作手法上,别忘了我也参观过你们的工厂,还驾驶过你们的ms,制作工艺这种东西我只要看过一遍就不会忘。”当我从企鹅玩具的制作工艺上联想到荷取,我立刻想起以前向荷取分享的光学迷彩,一间店铺看不见老板,要么是老板不在,要么就是老板藏起来了,“所以说,怎么会来这里开店铺的?”

    “这店铺只是个幌子,其实我是来当保镖的。”荷取压低了声音凑过来,“盟友,你知道秋收祭吗?”

    “知道啊,但是秋收祭怎么了?”幻想乡根本没有秋收祭,因为幻想乡的少女就没几个种田的,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像龙叔饰演的某大兵一样把种田当作愿望,因此我想不通这不存在的秋收祭跟荷取嘴里的保镖有什么关系。

    “问题就出在这个幻想乡没有秋收祭上了,别忘了,我们妖怪山上还有两位神明想要秋收祭都快要想疯了。”荷取指的是曾跟我有一面之缘的秋静叶秋穰子姐妹,这一点我很简单就听出来了,但是不人气姐妹又怎么了?“偏偏这一次庙会却是在秋天举行的,这可就炸了窝了,这两位秋之神明自说自话的就把这次庙会当做了秋收祭,一齐下山来说要好好游玩一晚上,你也知道她们的身份和实力根本就不对等,所以我才被派来……哦,这可不是不相信盟友你的安保工作哦。”

    “我理解,伊凛也是没办法,不过……你可别告诉我保镖就你一个吧。”要说实力,荷取依然不够格,幻想乡的能量等级普遍位于c级到s级之间,低于或高于这个层级的非常少,一般来说,妖精普遍能量都是c级,河童天狗之类的族群妖怪大部分属于b级,特殊个体则从a级到s级不等,当然也有像小9这样越了种族极限的存在,荷取不计算机械武装的话能量等级也只有b的程度,一个人当保镖的话根本没办法在这么多a级和s级个体的手中保住秋姐妹那一身纤细的小膘。

    “那是当然,雏也下来了,现在正陪着那两位一起,还有姬海棠也被紧急调配过来了,为此她可是颇有怨言。”荷取想想当时姬海棠被配任务时候的那副哭丧的脸就忍不住想笑,“除此之外,守矢神社的那位青蛙神大人似乎也乔庄了之后偷偷下山来了。”

    “这倒是有意思了。”姬海棠那边我倒是可以理解,毕竟姬海棠极也是个特殊的鸦天狗,喜欢搞新闻但同时又怕麻烦,但是诹访子居然下山了,现在可还没到她们应该暴露的时机啊,就算是进行了乔装,可是就诹访子那个样子……谁认不出来啊?“诹访子居然敢下山来,她不怕被人现?一旦被灵梦察觉可能就功亏一篑了。”守矢神社为了彻底融入幻想乡还有其他的计划,这计划是经过我和八云紫一起商议的,前提就是在一切准备完成之前不能让灵梦现任何蛛丝马迹,否则当初幽幽子也不用那么辛苦的在白玉楼引异变了。

    “大天狗大人当时也是这么说的,不过诹访子大人说反正幻想乡根本没人认识她,被现也不会引起怀疑,大不了……大不了伪装成未成年少女混过去。”荷取回想起当时诹访子的表述,那脸笑的跟吃了蜜蜂屎一样。

    “未成年少女……她还真敢说……”要说未成年少女,我胸口上还挂着一个呢,这能算未成年少女吗?要是真是未成年少女,怎么能喝酒呢!所以说这个八云紫十七岁什么的根本就是胡说九道……诶,好像灵梦和魔理沙是货真价实的未成年啊……咲夜也是……这这这……这就尴尬了啊……“罢了,反正跟我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真出了事就让八云紫去头疼好了。”我把企鹅玩具扔给铃仙,搂上了铃仙的腰,“你继续保你的‘膘’吧,我们先走了,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