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东方永夜抄-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零一章 东方永夜抄

    红魔馆。

    “月亮……”红魔馆的阳台之上,芙兰朝着满月伸出了手,试图将月亮握在手中,“月亮……不是月亮……姐姐大人,月亮不是月亮。”

    “是啊,看来月亮是被什么人遮盖住了……咲夜!”吸血鬼跟狼人类似,在满月之下会获得力量和能量的加成,然而现在,满月却不见了,这让原本打算吸收月之光华的蕾米莉亚感觉十分的恼火,“我们去调查一下吧!”

    “是,大小姐。”咲夜眨眼间就准备好了出征所用的一切,“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只等您的命令了大小姐。”

    “咲夜,以你的角度来看,有任何值得怀疑的目标吗?”蕾米莉亚身为优雅高贵的吸血鬼(自认为),当然不想像是无头苍蝇一样闷头寻找。

    “是,如果考虑到月亮的特殊性,那么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也只有那一位了。”咲夜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迷途竹林永远亭的那一位,而且……”

    “而且什么?”蕾米莉亚察觉到咲夜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而且,从迷途竹林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动静这种情况来看,秦先生……应该站在了八意永琳那一边,不然,以秦先生的性格,这时候早已经打起来了。”咲夜还是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虽然她也不愿意相信,但是从各种条件来看,这应该就是事实,“所以,如果我们也前往,有可能……会再一次与秦先生对抗,而这一次,我们双方的角色倒转了。”

    “这是讽刺吗?在我们引异变的时候,他来此退治了我们,而现在,我们却要去退治他了……秦钺炀,你在想什么……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让你不惜打破平衡……”蕾米莉亚闭着眼睛静默了一会儿,突然再次睁开了双眼,“走吧咲夜,无论事情如何,我们都得先到那里再说,芙兰,你留在家里。”

    “不要!芙兰也要一起去!”芙兰当然不会同意。

    “听话,芙兰,仅此一次,好吗?”蕾米莉亚无论如何都不希望芙兰经历亲自与我为敌的那一幕,那会给她造成很大的打击和伤害,

    “好吧……那……姐姐大人也要答应芙兰,一定要完好无缺的解决事态哦,一定哦。”芙兰伸出了右手的小拇指。

    “当然。”蕾米莉亚也伸出右手小指与芙兰拉了勾,“咲夜,我们走!”

    “是!”咲夜紧跟着蕾米莉亚离开了红魔馆,但是她们并没有现另一个人也跟了上去。

    红魔馆大门。

    “好像挺有意思的……跟上去看看好了。”萃香灌了一口酒,看着蕾咪和咲夜离开的方向,“美铃,你自己练习吧,我要去搞点副业了。”萃香吩咐完,化为了一阵雾气跟了上去。

    太阳花田。

    “幽香,幽香!”梅蒂欣慌慌张张的跑进洋馆,“月亮……月亮好像不太对啊!”

    “我知道,估计又是永远亭的老东西搞出来的动静,除了她没人会对月亮感兴趣,真是无聊……”幽香直接就猜到了幕后黑手的身份,同样的,她也猜到了其他东西,“只是……不知道他打算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呢……反正不可能是解决者了……”

    “幽香,你在说什么?”幽香最后那句话声音非常的轻,梅蒂欣根本就没听清。

    “没什么……梅蒂欣,要不要去现场看看?那个引异变的现场。”风见幽香突然提议,而在得到梅蒂欣肯定的答复后,风见幽香拉着梅蒂欣前往了永远亭,她并不惧怕任何的阴谋,对她来说,在她的力量面前一切阴谋都上不得台面,而且,她也更想趁此机会再打一场,不管对手是谁,反正能让她偷♂税就行。

    人之里,寺子屋。

    “妹红,来,啊~”妹红和慧音正进行着浪漫的……普通晚餐时间,你以为会有烛光吗?想得美,不过倒是有针对妹红的投食p1ay。

    “呃……咳咳……啊……”妹红表面上一副勉强的样子,其实心里估计都乐开花了,要问为何,因为这次满月慧音居然没变身,自己也不用忍受头槌之苦了,要知道,妹红这辈子最怕的就两种东西,都是以前提到过的,慧音牌头槌和秦钺炀牌左勾拳,这两个打中了真有可能一击ko的。

    蓦地,妹红突然感觉到不妙,那是大量强大的能量反应给自己带来的压迫感,就好像被浮游炮锁定了一样,当然就不要在意普通的浮游炮无法在地球上用这种问题了,不是还有改装款的吗。

    “慧音,你感觉到了没?”妹红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有好几股拥有强大战斗力的能量正在靠近……单论能量好像没有比我弱的,至少也跟我持平。”

    “果然,之前我就觉得奇怪了,今天的满月果然是异变,所以把所有人都招来了,而且看样子……她们的目标应该是迷途竹林,所以才需要经过人之里,又或者……她们中有人是想来人之里搞些情报。”慧音的分析一针见血,没有丝毫错误。

    “啧,麻烦了,慧音,我去让自警队所有人立刻回到岗位,门口就交给你了。”妹红爆出一对火翼,眨眼间就不见了,只留下余音还在,“该死的辉夜,刚和好几天又给我找这麻烦!”

    “麻烦?不……这还太简单了……”妹红离开之后,慧音才开始喃喃自语,“如果只是永远亭的辉夜和永琳搞出来的问题,秦钺炀怎么可能没有丝毫的反应,如果不是他已经被击倒,就是他也参与其中,可是想把他击倒而不动一点声色,怎么可能呢……还是别告诉妹红的好……”

    然而,妹红就真的想不到吗?

    “秦钺炀,你会帮助辉夜是有什么理由吗?连你们都会如临大敌的……难道又是月球上的人?”慧音也许是太小看了妹红的脑子,妹红能在过去的经历下一直坚持到现在都没精神崩溃,怎么可能看不清问题的关键,“但是异变是不被允许的啊,你们能撑得住整个幻想乡的攻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