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碟中谍-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零六章 碟中谍

    “这!怎么可能?”然而,当八云紫将头盔拔下的时候,现流亡者里面居然是空的,“远程控制?不好!我们中计了!”

    “难怪从刚才起我就觉得奇怪……”灵梦将流亡者翻了过来,“你看,波动战刀消失了,或者说从一开始波动战刀就没在这台流亡者背上。   . ”

    “可是……如果秦钺炀并不希望八意永琳打赢,那又为什么要加入到她那一边?”幽幽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个蛋糕大口啃着,“以他的性格,会在没有原因的情况下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吗?他可是很怕麻烦的。”

    “所以他一定还有其他的目的,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先去永远亭打倒八意永琳再说,到时候也许就水落石出了。”八云紫站起身来,没收了幽幽子的蛋糕,“咱先打,打完了痛痛快快安安心心吃行不?”

    “可是我现在就想吃。”幽幽子伸手去抢那蛋糕,但却没够着,略显苍白的双唇顿时嘟了起来,一副富鱿凯的表情。

    “唉……算了,你边走边吃好了。”八云紫没办法,还是把蛋糕还了回去,“走吧,时间不等人。”

    “你认得清方向吗?”灵梦反问。

    “还用认清吗?风见幽香爆的能量就跟个大灯泡似的,别说在这里,在人之里我都能感觉得到。”八云紫拉着幽幽子转身就走,灵梦不爽的撇了撇嘴,也跟了上去。

    迷途竹林另一侧,未被大雾以及战火肆虐的一片空地。

    “真是抱歉了,永琳,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让你赢,只不过,当我的计划彻底完成之后,你的担心也将化为多余,然而这计划的前提是满月必须重现,所以你必须失败才行,你可别因此被伤到了……”我盘坐于空地中央,面前的土地中插着我的波动战刀,而在我身后,文文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如何?”

    “我只是打晕了魔理沙,然后把她丢到八意永琳的战场附近而已,这样一旦她苏醒,就会被迫加入对八意永琳的合围之中。”文文走到我身边抱膝坐下,“如果不是她身为人类无法在迷雾之中分清方向我也不需要如此多此一举,不过……不告诉铃仙真的好吗?”

    “铃仙知道了一定会试图阻止我们,毕竟这次风险太高了,不过,说好了这次我们两个一起做决定,所以……下一次再带上她好了。”这次计划一旦成功,就将彻底消除铃仙对于月之都所残留的恐惧,对此,我志在必得,“虽然这样既有点对不起她也有点对不起咲夜,毕竟……只有咲夜遇上的对手是真的想阻止她的对手。”

    月之都。

    “我们的要目标是她。”月夜见正在进行最后的作战部署,而投影上显示的是铃仙的脸,“铃仙(2),你身为月兔部队的精英,对上这与你同名的逃兵兔有没有把握?”

    “当然。”铃仙(2)毫不犹豫,“手到擒来。”

    “那就好,为了对付他,我们三个必须保证全盛的力量,能不分心就尽量不浪费力气,所以,她就交给你了,捉活的。”月夜见下达了具体指令。

    “可是,月夜见尊,这里有个问题,他应该已经等在坐标点了,我们一传送过去就会直接跟他打上照面,怎么有机会先抓只兔子?”绵月依姬抱着自己从小使用至今的武士刀,一副夕阳武士的做派,在她眼里,抓兔子很简单,怎么达到抓兔子的地点才是问题。

    “所以我们不能直接传送到预定坐标,而是要传送到这里。”月夜见掏出了一张纸,上面布满了演算草稿,而在草稿的最下方,有一个推演出来的新坐标,“这个坐标是我根据他所提供的坐标推演出来的,只要我们到达这里,就可以先绕开他抓住兔子,然后再解决剩下的问题。”

    “原来如此……明白了,月夜见尊。”绵月丰姬接过了那张写着新坐标的纸,“这样应该就万无一失了,现在只要等通道打开……”

    迷途竹林,永远亭。

    永远亭的结界已经被风见幽香用最野蛮的方式打穿,而此时,风见幽香正在和八意永琳单挑,在两人周围,以萃香为的八云蓝,蕾米莉亚,爱丽丝,妹红,妖梦,充当吉祥物的橙喵和梅蒂欣还有已经莫名其妙的醒过来的魔理沙正在强势围观。

    在永远亭这边,琪露诺正在艾尔的膝枕上躺着,眼睛不停地转着圈圈,一旁的因幡帝正用扇子给琪露诺扇风,一副奴隶样,至于辉夜……辉夜已经在盘算这次异变失败之后开宴会自己这边要出多少钱了,所以说别看辉夜死宅,算个账还是可以的是吧。

    总之,除了还未赶到的灵梦一行三人以及还在鏖战的铃仙和咲夜之外所有人都已经齐聚于此,当然,这个‘所有人’是不计算本来就有其他计划的我和文文两个人的。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这就不行了吗八意永琳!”虽然失去了阳伞,但是风见幽香的近战实力没有丝毫的下降,正应了那句话,‘没关系,我拳头照打!’“拿出点韧性来行不行?我的本还没要回来呢!”

    “我不记得我欠你什么东西!”永琳全力使用内劲与硬气功之力,一时间倒也旗鼓相当,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永琳的内劲越来越弱,但幽香的力量却随着战斗不断的提升,永琳很清楚自己这样下去必败无疑,即使用上我给的纳米激素也只不过是晚战败十分钟而已。

    “你当然欠了!我大老远的跑过来,打少了我不过瘾!”幽香根本不给永琳拉开距离弹幕的机会,而随着永琳的后继无力幽香越的肆无忌惮,“不过谁让你自己找抽,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引异变,简直是没有忌惮,你既然敢这么干就别怪我趁机打你!”

    “是,要有鸡蛋我就鸡蛋了!”永琳正在思考是否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让自己再抢救一下的,无奈这样做唯一的结果就是平添了棘手的敌人,没错,灵梦紫妈幽幽子一行三人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