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陷阱-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零九章 陷阱

    斩击附带着扭曲的空间撞在了我的胸口上,消散于无形,这让月夜见大为吃惊。

    “……能抵抗法则攻击!”永琳的后半句提醒这时才从永琳的口中出传入月夜见的耳朵里,不过就像我之前说的,太迟了,“唉……”八意永琳不忍直视的捂住脸。

    说是一对四,其实就现在的情况只不过是一对二而已,我身边的空间本来就不多,算上腾挪走位的空间,最多只有两个人能碰到我,剩下的两个要么用远程攻击,要么干瞪眼,可是远程攻击……我已经说过了,幻想乡可没有友军伤害豁免,这要是一打偏了搞不好又是一次友军之围。

    ‘叮~’我举起波动战刀架住了月夜见的长剑,手上一偏一带,反而把月夜见的剑刃跟绵月依姬的剑带到了一处,说实话在我看来,这两个人的剑……强归强,可弱点和破绽也不少,相比之下妖梦的剑术都比她们的更圆润自如。

    二对一,却没有丝毫占上风的意思,这是几家欢喜几家忧。

    “师傅,怎么办?”干瞪眼中的绵月丰姬看向同样处于干瞪眼状态的永琳。

    “你们来之前连情报都没搞清楚?”永琳自认如果是自己对上我绝对不会这么……呃……吃瘪,不是因为永琳已经越月夜见,而是因为对我的熟悉程度,“我去把她们两个替下来,你们三个先把策略商量好了再动手,真是太荒谬了,月之都的安逸生活把你们的脑袋都过傻了吗?”

    “有趣。”我突然伸出左手抓住了绵月依姬的剑,往身前一拉,绵月依姬对我的左手一无所知,当即就中了招,没来得及松手,身子随着剑一起被拉了过来,我一脚踢在她肚子上,说实话,要不是我右手的波动战刀还在应付月夜见,我刚才一刀下去她可能会欠我一管血,月人的恢复能力比不死人要好得多,但是相对的耐受力就变差了,如果是单挑她现在少说也是个生活不能自理,“还你!”我反手将左手还握着的绵月依姬的那把剑扔了回去,目标是她的脖子。

    蓦地,一支木制的箭撞开了在半空中飞行的剑,也帮绵月依姬化险为夷。

    “月夜见,退!”一只有力的手拉住了月夜见的后衣领将她往后一扔,“秦钺炀,咱们先玩玩呗?”

    “行啊,包夜一百五,老规矩么。”我二话不说(可是还是说了)打出左拳,与永琳的右拳撞在一起,我们的身体同时一震,“又是硬气功,你还会点别的不?”

    “你想学啊,我教你啊?”永琳突然掏出了我之前给她的纳米激素,往自己屁股上一扎,“纳米激素已注入!”

    “你被强化了,快送!”辉夜捏着鼻子配了个音,还以为没人会现她。

    “这可不地道吧!拿我给的东西来对付我?”今天我失算的次数太多了,也不差这一次了,“至于你那些功夫……还是你自己留着用吧!气符!”

    场边,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果然,看见没。”八云紫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刚才跟月夜见打的时候杀气值还是满的,现在对手换成那只八亿直接降到危险值以下了。”

    “废话,说得好像谁看不出来一样。”风见幽香一脚踢在八云紫屁股上,八云紫骨碌骨碌滚下了山坡,一直滚进了一道隙间里,然后又从之前站的地方打开隙间走了出来,“你就不能说点有用的?”

    “有用的是吧……有……”八云紫拍了拍屁股上的脚印,“十分钟要到了,八意永琳要完了。”

    “为什么?”这点风见幽香还真没看出来。

    “你没现那个纳米激素有问题吗?”八云紫看向了一边,“你看看那只乌鸦就知道了。”

    八云紫所看向的方向,文文背靠着一棵竹子,全身大汗淋漓,气息十分粗重,就好像一个刚刚一口气跑了二十里地的人的反应一样。

    “那个纳米激素肯定不是单纯的提升十分钟的能力那么简单,十分钟一过,后遗症就来了。”八云紫一脸奸笑遮都遮不住,“估计八意永琳也没想到他会搞出这么一出戏,对于纳米激素也没仔细研究就直接给自己用了,啧啧啧,真可怜……噗……”

    果不其然,十分钟一到,永琳的身体就突然一个踉跄。

    “你?”八意永琳这才意识到纳米激素一定有问题,“果然你这家伙信不得!”

    “瞧你说的,纳米激素的效果可是实打实的,只不过我没告诉你后遗症而已……你自己不是也说要研究研究吗,怎么就没研究出来?”

    “你以为能覆盖整个大地的天文密葬法那么容易施展吗?我哪有时间……你事先已经猜到我没有时间研究你的纳米激素了?”永琳这次是真的被有心算无心,她的一切行动可能都在我的预计之内,但我的计划她却一点都不知道,这才导致她连续中招,就好像周瑜一样,明明智力属性差不了多少,可就是被诸葛村妇活活气死(仅限于三国演义的虚构,正史如何谁也不知道,不过估计不是气死,而是病死(过劳死)的可能性更大)。

    “宾果,答对了,可惜晚了点,现在,你没办法阻止我了。”我越过了因为后遗症而极度地疲惫的永琳,“我不会伤害你的永琳,不过月之都必须被摧毁。纳米激素的后遗症只会持续四个小时而已(强化十分钟疲劳四小时),除了疲劳之外不会有什么其他的问题。”

    “哦……fu*ck-you!”永琳狠狠地往地上吐了口吐沫。

    “如果你希望的话,我也不在意啊,不是说了吗,包夜一百五,老规矩么。”我看向严阵以待的月之来客们,“怎么,商量好对付我的办法了?那就来吧。”

    月夜见正面冲了过来,看起来就跟刚才一样,不过很明显这不可能跟刚才一样,所以……月夜见这一手是佯攻,当然,如果我不进行应对的话,她也不会介意把佯攻变成主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