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龙神或成最大输家-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一十一章 龙神或成最大输家

    “龙神你个傻……”我刚刚举起左臂,乌云之中一道红色的雷电就劈在了我的左臂上,我体内的回路再次一口气报废了一半多,但是,我也再一次成功将其转化了,而且这次运气好,并没再爆掉一只眼,“老子一个雷劈死你丫的!”

    “好慢。”雷电的速度是很快,但是疑似神形态下的绵月依姬似乎更快的样子,我不断的变换攻击位置,但也只能劈中她留下的残影,然而绵月依姬可以就这么无限的躲下去,我所剩余的电力却是有限的,而且以我现在的状态也没办法再吸引一次天雷加身了。

    终于,我感觉电力已经消耗了一大半,索性孤注一掷,将全部的电力释放成团扔了出去。

    “威力还不错,可惜太慢。”绵月依姬没怎么费心思就躲开了如此显眼的一坨电球,“如果这就是你打算对抗月之都的力量,那难免让我失望,归根结底,你们这些地上人,就是……”

    “就是……比你们的脑子好使。”我本身已经没有再次进攻的能力了,但是,我却成功了。

    “什?”绵月依姬突然感觉一阵极端的战栗,下意识地把头往旁边一偏,一把光束剑几乎是擦着她的脸颊刺了过来,如果不是绵月依姬最后把头偏了一下这一件就能刺穿她的脑袋,绵月依姬的脸颊被这一剑剐出一道大口子,总的来说,月人的体质也比不死人好不到哪去,“这是……一年多以前被我们的防空炮打中的人是你?”

    “啊,对啊,你不说我都要忘了!”绵月依姬这么一讲反而让我想起我是怎么样憋屈的掉进幻想乡里的,“新仇旧恨,今天就来做个了断吧!”

    场外。

    “奇怪……流亡者怎么会又启动了……不是能量耗尽了吗?”灵梦眼睁睁的看着烈焰流亡者零式从背后偷袭了绵月依姬,然后又被我装备好,“这才刚过去多久能量就恢复了?”

    “灵梦你是不是傻?啊?是不是傻?”魔理沙的脖子上贴着膏药,“秦小哥既然能通过雷电来给自己身体里的纳米核心充能,那他自然也能用雷电给他的流亡者里的纳米核心充能,这很难理解吗?”

    “所以说他是什么时候引雷……刚才最后那一下?”灵梦被魔理沙呛白的连脑血栓都气通了,智商也因此提高了,“他刚才那发电球瞄准的就是流亡者所在的位置?”

    “终于明白过来了啊,博丽的巫女,就你这脑子,当年要是换成你来也许我们的红雾异变已经成功了。”蕾米莉亚在一边大开嘲讽,然而当她被灵梦瞪了一眼之后又立刻捂着脑袋抱头蹲防了,“akuya!akuya!到底去哪了啊!”

    “啊……抱歉,傲娇萨玛……”咲夜突然出现,把蕾米莉亚的小虎牙都快吓掉了,“还是败给铃仙了……对了,现在这里是什么情况?”

    “这个啊……因为……”蕾米莉亚开始给自己迟到的女仆长解释之前发生的戏剧化发展,“……这情节不是简直就像一样了吗?”

    “您说的是,傲娇萨玛……”咲夜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正在心里吐槽这本来就是的,“真是令人……觉得他脑子有病的展开。”

    场中。

    “能量剩余只有这么点吗?”流亡者所需的能量比我自己脑子里的纳米核心高得多,刚才那一发电球再加上流亡者到目前为止自己恢复的能量也不过才能勉强让流亡者启动而已,“再来一次吧,龙神我草你……”

    咔!又一道雷电劈了下来,但却被绵月依姬一剑打散了。

    “我忘了月夜见尊说过你是个狡猾的人,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绵月依姬看起来是不会给我再充能的机会了。

    “好吧,好吧……系统启动!owermode,ax!”我朝天举起了零式波动发生器,“有能耐躲你就躲躲看!就算你躲得开!月球上也要被开出个洞了!”

    “就凭你?”绵月依姬当真挡在了零式冲击的弹道上,“我倒要看看你这招是不是像你所说的那么神!”

    “零式冲击,放!”释放零式冲击的同时,我偷偷脱离了流亡者,而绵月依姬则正面一剑劈在了零式冲击上,这样一来,除非零式冲击的能量被完全劈开,否则绵月依姬就没机会移动了,“绵月依姬的神灵凭依时间长的超出我的计算……看来耗时间是耗不过了……只能兵行险招……麻烦了……”

    “这……攻击……怎么会……”绵月依姬感觉自己的手都在发抖,零式冲击是我最强大的攻击,这次的释放更是完全没有能量保留的全力输出,计算上系统的增幅和变形系统的强化,这一击的威力比之前对付灵梦时的一击还要强大,虽然还不到疑似神形态的级别,但也相去不远,更何况,疑似神形态毕竟不是真正的神灵级,还是没有超脱大妖怪的范围,就好像一个十级的英雄被一个九级英雄砍了一刀一样,死不了,但也绝不会是毫无作用的。

    “早上好啊,绵月依姬桑!”一个陌生的声音从绵月依姬身后传来,吓了她一跳,“索德布雷加向你问好!”绵月依姬所在的位置是半空之中,我只有变成索德布雷加形态才能达到,不过这样反而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绵月依姬对于我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做出了大约一秒左右的迟疑,这也成了我最好的机会,当时在外界的时候听说琦玉有个认真殴打,那我也来一个好了,“必杀技,随意殴打!”

    我这一拳打的不是绵月依姬的头,而是她的后腰,这样可以保证她的身体不会发生太大的动作从而让我自己也暴露于零式冲击之下,换句话说,当我一拳解决了她对于零式冲击的劈斩之后,绵月依姬的作用就变成我的了,可笑的是我堂堂一个居然要来当,唉……

    零式冲击的光辉很快散去,由于大部分能量都倾注与绵月依姬的身上,因此别说月球了,就连博丽大结界都没被打穿,当然,这很大程度上也是托了某只无耻紫妈又在最后把零式冲击用隙间河蟹掉的功劳,唉,本来还想试试剩下的零式冲击能量够不够打穿大结界的……

    “咳咳……”绵月依姬喘着粗气落在了地上,刚才的一击直接把她的神灵凭依打散了,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疑似神形态的能量了,“你……咳……呸!”绵月依姬吐了一口痰,痰里满是血丝和大量的黑灰,“你怎么可能……”

    “早就告诉你了,我的计划是摧毁月之都,没有金刚钻,我怎么敢揽这个瓷器活?”我当着绵月依姬的面变回了本体形态,这让绵月依姬又是眉头一跳,性别转换这种能力并不罕见,可是再加上能自由的控制那就相当稀少了,不计算女装佬,只计算真正的性转,大部分变化都需要特殊的条件,比如冷热水量子变换器变身手环之类的……“现在你已经不再是疑似神形态了,你该不会告诉我你的神灵凭依可以无限次的连续使用吧?”

    “但你那机甲的能量也再次耗尽了,单凭你自己,就算我已经不再是疑似神形态,你又能做什么?”绵月依姬有恃无恐,她依然感觉自己优势很大,直接脸都能赢我,不过我真的很想告诉她一句,她们月之都那位稀神旭东的毒奶可是万万信不得的。

    “之前也有两个人也这么想,现在还在那边的临时病房插着管子。”我指着远处正被她们自己带来的那只兔子照顾着的月夜见和绵月丰姬,话说月夜见居然上来就第一个扑街了,这种人也好意思当月之都头子吗?难怪月之都一代不如一代了……诶,不对,好像……月之都头子就没换过吧?

    “如果不是月夜见尊之前非想要玩擦弹,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击倒!”绵月依姬好像非常维护月夜见的样子,为什么呢……这里面一定有肮脏的交易。

    “找借口?真没想到啊,你们这些自称无垢的月之都人也会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真是可笑,自古至今胜者王猴败者齁,说那么多有用吗?你以为你找好了借口就能让在那边躺着的变成我了吗?”如果斗嘴皮子就能决定战斗的胜负,那天底下估计没有人能当我的对手了,我还用这么费劲干什么?,“当初拿炮轰我的事就算了,不过你在铃仙肚肚上开了个口子,我也要在你肚子上开个口子,就当……做个剖腹产如何?”我拎着波动战刀慢慢靠近,“想反抗的话你可以试试,如果你还动的了的话。”

    “你!你做了什么!”绵月依姬其实一早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奇怪的僵化,她一直跟我废话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拖延时间,一方面试图解除身体的麻痹,一方面也不想被我看出破绽趁机攻击,却没想到如今被我一语道破,这才明白过来应该是我下了什么暗手,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别说解除了,身体的僵化已经变本加厉,她现在脖子以下什么都动不了了,“你到底做了什么!”

    “只是一点点……雷霆粉而已,顺便一提,这可八意永琳出品,是我从永远亭偷来的。”雷霆粉,可使人陷入麻痹状态,宛如被电麻了一样,但效果强上几千倍,缺点就是……会让使用者自己也中招,因为这种粉末会在空气中扩散一部分,半径五米内所有的人,一经沾染,立刻起效,防化服也没用,这些粉末经过测试甚至可以渗透过防化服的材料进入内部,除非……使用者是像我这样免疫负面状态的人,“所以,认命吧。”我刚举起波动战刀,立刻转身一拳,一道镭射被我的左臂挡开,“你也想搅局吗?”

    “……”铃仙2没有回答,不知道是不屑于与我这污秽的地上人说话呢,还是有其他的什么原因,反正也无关紧要。

    “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我看着着面这只跟铃仙身为同族的蓝色短发兔子,感觉还是我的铃仙比较可爱,“想搅局也先看看气氛好不?先让我把她开膛破肚之后再说。”我没有理会这只兔子,转身继续进行我的作业,在绵月依姬肚子上开一张嘴,“来,说……茄子!”

    噗!一根竹子从我的背后穿透了我的胸口,我背后的那只兔子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老老实实躺在那里当个废人不就行了吗,干什么还要浪费自己剩余不多的时间呢……”蓝发兔子做不到,绵月依姬在我正面,绵月丰姬还晕着,那么做出这件事的就只能是一个人了,“月夜见,你比你的手下还会搅局,一个个的都这么不会看气氛,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我在绵月依姬肚子上开了一刀,跟之前铃仙被开的那一刀无论是位置还是大小都完全一样,然后立刻转身剖开了第二根飞来的竹子,“喂,这些竹子可是我的私有财产,你这么乱砍乱伐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那你私自就把我的月之都列为攻击目标不也没经过我的同意?”就这么一会儿,月夜见的伤口居然已经快要愈合了,真是奇怪,月人应该没这么强的恢复能力啊……,“我知道你在奇怪什么,但是受伤了嗑药是常识吧,顺便一提,我用的药也是八意永琳出品,最后一瓶啊,就这么浪费了……”

    “居然还没过保质期?永琳的药到底有多久的有效期啊……”永琳保守估计也有一千多年没回月之都了,这药居然还能用?

    “过期怎么了,反正过期的药也是给我这种过期老不死的人吃的。”月夜见又劈了一根竹子拿在手里,“第二回合了,这次我可不会再轻敌了,你比我认识的那时候更狡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