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杂谈-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一十八章 杂谈

    “先说手吧,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那只手是……太阳精金,对吧?”难得,月夜见居然也是识货的人。

    “哟呵,难得有个识货的主,没错,太阳精金可是个好东西啊,如果你有的话不妨送我几斤?”我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收集太阳精金的机会的,更何况……我就不信月之都能熔炼太阳精金……等等,还真不一定,如果说我知道如何利用太阳精金,归一神殿的人应该也知道,扎库尔斯是归一神殿的人,扎库尔斯现在在月之都,这就代表月夜见很可能也知道如何利用太阳精金这种神一样的材料。

    “真是遗憾,我那里已经没有太阳精金了,而且严格来说……你还欠了我一块太阳精金来的。”月夜见提起了很久之前的一件事,“还记得有一天你跟这位风见幽香在你家地下挖出来的一块太阳精金吗?”

    “当然记得,怎么,那是你的?”那块太阳精金出现的非常不正常,明显是有人传送过去的,不过东西绝对是行货,我已经将其合理地利用起来了,“我可不会还你,就是我打算还也没东西给你,不过我倒是想听听,你的东西是怎么跑到我家的地盘上的?”

    “扎库尔斯在进行传送的时候失误了,导致太阳精金被传送到了地下,说起来也算我倒霉。”月夜见白白损失了一大块太阳精金,表情当然好看不到哪去,“你也别笑话我,那么一大块太阳精金啊,心疼啊……”

    “那是,要换了我我都能把自己眼珠子挖出来。”太阳精金不是金子,但比金子值钱……天知道几千亿兆倍,反正就是我倾家荡产都买不着的玩意,“不过别怪我说话难听,月之都有那个熔炼太阳精金的能耐?”

    “没有,但是扎库尔斯说他可以少量的熔炼一点,所以……”月夜见倒是没有为月之都的技术进行什么辩解,反正也没用,打肿脸充起来的胖子终究不是真正的胖子,“这只手好使吗?”

    “你不是已经见过了吗?”我的左臂好不好用……月夜见现在应该比谁都清楚才对。

    “啊,是啊,我见过。”月夜见已经不想再回忆起五天前的那场战斗了,“好了,说眼睛吧,你的那只眼睛是基于月兔的眼睛而制作的吧。”

    “没错。”我这眼睛可是很能出其不意的,“你想要吗?我可以把制造方法卖给你,你们月之都应该也有不少眼珠子爆了的人吧。”

    “嗯……这倒是一笔值得进行的交易……”我这条件可是相当诱人,月夜见没有理由不答应,以她们的科技,只要有图纸立刻就能量产出来,量产出没有解析系统的版本,没错,我可不会把我的解析系统的制造方法也一起卖了,“你打算出什么价钱?”

    “这个整,这个零。”我伸出手指头。

    “那也太亏了,最多这个整,这个零。”月夜见不同意,不过不同意就对了,生意都是这么谈成的,双方出价,然后取那个最能让两个人同时接受的数值,“我知道你肯定会在里面删掉一些东西,所以这个价你一点都不亏。”

    “是不亏,可是也没什么赚头……罢了,就按你说的办。”我倒不是不能再继续谈,只不过……连永琳跟紫都睡着了,就剩下我们两个在这谈生意,总归是不太好,毕竟今天来不是谈生意,是谈政治来的,“油咖喱!醒醒!到你了!”

    “啊?哦……呵……”八云紫揉着眼睛从隙间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上面好像还有不少油点子,“来,看看这协议,要是没什么问题,就把字签了,然后你们就可以回去了。”

    “哦……”月夜见拿过那张比厕纸好不了多少的协议书,“呃……谁能给我翻译翻译?”

    “翻译?”这我倒不能理解了,这个世界观不是全宇宙都在说日语吗?“拿来给我看看……靠!”

    我要为我之前的话道歉,说这张协议书是厕纸真是太抬举这张协议书了,这特么写的什么大根玩意?别说月夜见了,就是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喂,八云紫,你这写的什么狗爬字?我第一次看见有人能把日语写得像印度语!你是不是又是梦游的时候写的?”我把协议书往桌子上一拍,‘啪’的一声,把永琳和幽香都吓醒了。

    “什么人滴干活!”幽香一睁眼就摆出了格斗姿势,看清了屋里什么事都没生之后才重新坐下,“搞什么……突然出这么大动静……呵……困死了……”

    “要不行你就先回去睡吧。”幽香这明显就是缺觉,据西斯特姆说是昨天陪梅蒂欣通宵看动漫来着,毕竟老身子老骨了,比不了梅蒂欣这样的年轻人,“椅子上哪有床上睡着舒服啊。”

    “有道理,那我先走了……”风见幽香摇摇晃晃的迈过门槛,一脚踩在了一只兔子尾巴上,然后又撞翻了一口水缸。

    “好了,言归正传,你怎么能写出这么烂的字来啊。”一个人的笔迹是固定的,很难说突然写的好看或者难看,除非……是故意的。

    “这不是我写的,你看不出来吗?”八云紫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这协议书确实不像是八云紫写的,八云紫连毛笔字都能写的相当好,更何况这种字了,“这是橙写的。”

    “哦,你这么一说倒觉得还挺不错的这字写的。”我立刻拿起那份协议书改口欣赏起来,“嗯,瞧瞧这一横,一勾,颇有当年……当年……当年本人的神韵啊!”

    “喂,有必要一听见是橙的字就这么差别对待吗?为什么之前以为是我写的的时候就那个态度啊!”我的行为引起了八云紫的不满,“你知道我那天后来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把蓝和橙重新劝回来吗?”

    “不用说,我并不想听。”我转身也出了屋子,剩下的事情就让八云紫自己头疼去吧,“啊……又是……一个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黑得跟锅底一样的好天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