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剑的灵魂-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二十一章 剑的灵魂

    一阵一如往日的光怪陆离(空间法则的一鳞半爪)之后,我带着所有人来到了一处除了通气口之外几乎完全封闭的房间,这里既没有门,也没有窗,无论是藏东西还是关押人都是最好的选择。

    在房间内部,摆放着许许多多的武器架,上面全都是各式各样的剑,有长有短,有大有小,颜色各异,形状不一,甚至并不是每一把剑都是锋利的,但有一点相同,每一把剑上都透露着难以言明的气质,仿佛这并不是一把剑,而是一段历史,一段传奇。

    “这些剑……”慧音虽然没有参与异变的退治,但也属于相关人员,因此也受邀来到了此处,而此时,她正怔怔的看着房间中的一把把剑说不出话来,“历史,全都是历史……我能感觉到它们每一把剑的故事……”慧音是历史的半兽,对于这些剑上的气息格外的敏感。

    “没错,这里的每一把剑都不平凡,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比如这一把。”我拿起了左手边的架子上的一把暗红色的剑,虽然剑身通体深红,但剑刃在光的照耀下却反射着渗人的惨绿色光晕,“这把剑叫泥沼,曾经是一个强大的巫师的武器,他自己就住在一片被称为霍乱沼泽的地方,进行着自己的实验,后来我接到了委托,委托人……也就是附近村子的居民希望我除掉他,因为他们怀疑村里的人口失踪与这个人有关。”

    “那后来呢?”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魂魄妖梦跟绵月依姬,两个人都是一怔,互相对视了一眼,顿时明白了,原来对方也是跟自己一样的人,剑士。

    其实,我能感觉得到,同样身为剑士的月夜见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一点,只不过说是沉稳也好说是奸猾也罢,她并没像之前的两位剑士一样表现出来。

    “后来,当我追查到那巫师的家,却发现他家里没有任何人体组织或者其他的可疑痕迹,这就说明,人口失踪根本与他无关,而在他的嘴里,我得到了一个消息,在这沼泽里存在着一只恐怖的邪魔,正式的名称叫沼泽女妖,而按照他的说法,这一只已经存在了至少三百年,非常强大,而这个巫师一直在研究的就是如何杀死这样一只已经成了气候的沼泽女妖。”沼泽女妖是一种出现在沼泽地形的恶心怪物,即使是憎恶或者妖灵都不愿意接近这种生物,估计只有水鬼才会对这玩意发情,“而当我回到村子,仔细搜索人员失踪的地点,我发现了新的线索,并且找到了沼泽女妖的巢穴,但是那里除了失踪者那已经被泡的肿胀的尸体外什么都没有。”

    “如果那沼泽女妖已经存在了三百年,她的智力一定比普通人类还要高了,她会懂得防患于未然,我猜,她一定是去找那个一直在研究如何杀死她的巫师的麻烦了。”永琳对于魔兽的了解我早已清楚,只是不知道她对于怪物居然也有如此的认知,“我猜的没错吧?”

    “没错,当时我顺着沼泽女妖的足迹一路尾随,最后就跟到了巫师的家里,我跟他合力,用他的半成品药剂配合我的波动战刀才杀死那怪物。”当时如果我没到,那巫师必死无疑,而如果没有巫师的半成品药剂,我也很难杀死那只怪物,“事后,为了表示感谢,他把这把剑送给了我。”

    “真是精彩的故事,不过,你今天带我们来这里,总不是仅仅为了讲故事的吧秦小哥。”魔理沙看着满屋子的宝贝,跟身边的灵梦一起组成了‘三千尺’联盟,那哈喇子流的,都快把地板淹了。

    “没错,每人挑一件吧,就当我这次找麻烦的补偿,不过别想着多拿,西斯特姆会计算好人数的。”这些剑随便一把拿到外面都能让人抢破头,那些所谓的高手为了一把合手的武器,连脸都能不要,“还有啊,如果有谁打算拿出去卖掉的,那就直接卖给我,我可不想让我的收藏品落到我不认识的人手上。”

    “那我就直接拿钱了。”果然,对于灵梦来说,剑不剑的无所谓,钱,白花花的银子才是最重要的,“这一把值多少,你直接把钱给我吧。”

    灵梦那被大结界加持过的幸运值好像终于应验了,灵梦拿到的那一把绝对是所有剑里价值最高的,那把剑叫‘无魔’,通体是由反魔法金属打造的,能将几乎任何魔法一刀两断,号称法师克星,而反魔法金属是由一种特殊的矿石加工而成,这种矿脉非常稀少,举例来说,产量大概有太阳精金的三百倍,听起来挺多,可实际上却是极其稀少,因为太阳精金矿石的产量无限趋近于零。

    “那把剑换算成市价大概值一千一百亿(日元)以上,我给你换算成二十吨纯金,如何?”其实我并不知道这把剑的市价,但它在我心里就值这个价,所以我就出了这个价。

    “一……一千一百亿!二十吨!”灵梦的两只眼睛都变成了的形状,“发了……发了!阿妈!你看到了吗!我有钱啦!我的仕途有希望啦!”灵梦仰天长啸了好一阵,然后突然就晕倒了。

    “兴奋过度,休克了……”八云紫一脸的‘我不认识她’,“真丢人……”

    “唉……对了,如果有谁既不想要剑又不想折现的,想要什么可以跟我说,如果是我能满足的我尽量做到。”就像灵梦只想要钱一样,在场的大部分人其实都不会使剑,与其拿一把剑回家当摆设还不如由我去给她们量身定做想要的东西,顺便也保住一些我的收藏。

    “我喜欢这把,它叫什么?”月夜见挑中了一把,剑刃是浅黄色的,中间镂空,剑身华丽而不失实用性,事实上这也是一把相当暴力的武器。

    “这把剑可是这些收藏品里最有意思的,它叫起司。”你没听错,这把剑的名字叫起司,就是我们平时吃的那个起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