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倒霉的蓝-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二十四章 倒霉的蓝

    “sr。.”西斯特姆也没能检查出问题来,“如果生理原因上找不到问题,是否可以考虑精神层面?”

    “我也在这么想,最近正好是蓝的换毛期,如果再加上心理因素,确实有可能导致脱,不过这个心理原因会是什么呢……”嗯,有必要调查一下,但是我又不能直接去问八云紫,蓝这么隐蔽的过来很明显连八云紫都没告诉,“八云紫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才让蓝变成这德行呢……最近……最近的事……西斯特姆!关于八云紫和月夜见所签订的协议条款你有记录吗?”

    “有的,八云紫事后传过来一份,不过我觉得您可能不感兴,所以就没向您汇报。”

    “我是不怎么感兴,不过现在我有必要知道,拿给我看。”我对八云紫和月夜见之间那些肮脏的py交易完全不感兴,只是我有种感觉,这份协议可能跟蓝现在的症状有某种内在的关联,“我解除心之壁了,传进来。”

    “就是这个了。”西斯特姆将协议导入到了我的生化计算机里。

    “……”我开始细细的阅读上面的每一项条款,每看一项,我的眉头就紧锁一分,现在我知道可怜的蓝为何会这样大把大把的脱了,“明白了,这协议上十项里有八项半都需要蓝跑东跑西,而且一个比一个恶心,蓝这是压力性脱啊。”

    “sr,这可不是简单的问题,如果我们贸然使用生的药剂或者机器的话,一旦她的换毛期过去,她可能会因为没有抑制而一口气爆成毛团,那就更难处理了。”西斯特姆分析的很准确,蓝现在的症状是因为压力加换毛期,如果不作处理,蓝的毛彻底秃光毛囊萎缩就再也长不出毛茸茸的狐绒来了,可如果处理不当,一旦换毛期过去,蓝的毛生长会度会爆到一个完全是鬼畜级别的度,说句夸张点的话,那长得会比剃掉的还快,“对了,sr,我记得您以前在忍者学校考过九尾驾照是吧?”

    “那跟这没关系吧?有驾照我也不能骑蓝……咳咳……这件事就当没生过啊。”我以前考九尾驾照那是考着玩的,我怎么会知道有朝一日我真的会遇上一直九尾来的?“再说了,考九尾驾照你得先有忍者执照才行,不过就算是拿到了忍者执照什么螺旋丸啊查克拉啊也是想都不要想的啊。”

    “那您考了忍者执照都学到了点什么?”距离蓝的身体检查结束还有一段时间,虽然我们已经完全可以确诊症状了,但是这检测仪就是这一点不好,以‘全身检查’为条件启动之后不完全检查完就停不下来,舱门也打不开,不过毕竟是冷门机械,我也懒得强化,因此,我们还有点时间闲聊。

    “本来我学会了分身术来着,不过刚出学校没十分钟分身就漏气了,就被我扔了,所以你不知道。”现在这分身的质量太差了,据说一千年前的时候,忍者学校卖的分身是可以一口气用一百天的。

    “秦大人,您检查出原因了吗?”检测仪的轻微震动停止了,舱门的锁也解除了,这代表检查已经结束,不过因为蓝现在是全裸的,而她又不像上次帕秋莉那样需要我进行手术,所以我还是非礼勿视,“我可以出来吗?”

    “稍等。”我又离开了房间,这才喊了一声,“好了,出来吧!”

    悉悉索索的穿衣声清晰的传入我的耳朵,弄得我心里跟猫挠一样,唉,这耳朵太好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一时间后。

    “嗯……根据我的检♂查呢,目前基本确定你的症状是……”穿着用纸糊成的白大褂,带着用铁锈涂上红色十字的纸帽子,我装模作样的拿出了一份病例,“应该是压力性脱。”

    “压力性脱?”蓝想了一想,低下了头,“嘛,最近确实感觉又有想去裸奔的冲动了……那您有什么解决办法么?”

    “很遗憾,我并不能直接从脱这方面入手,因为……”我将刚才所考虑的事情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跟蓝说了一遍,“无论是否针对脱去治疗,最后的结果都讨不了好,所以我打算从另一方面入手,既然你的脱是因为压力再加上换毛期导致的,那么如果将压力解决,那你就只会是普通的换毛期而已了。”

    “可是您也知道了,紫大人签订下协议之后还有一大堆的烂摊子等着我去收拾,毕竟这谈判是突然开始的,事先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所以我怎么……”一大堆事情都赶到一起了,所以蓝的压力根本没办法不大,除非……

    “所以我想办法帮你解决不就行了。”八云紫这次也是有点太过分了,蓝的担子一下子太重才会导致现在的局面,不过正巧,我还有几个老朋友可以找一找,她们来帮忙干文职,正合适,“别忘了幻想乡可不是八云家的一言堂,在人之里还有个幻想乡总书记呢。”阿求可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别看她弱不禁风的,阅历可摆在那呢,而且我也不打算仅仅是请阿求出山,更打算动员妖怪山的力量,反正日罗院儚又跑路了,现在妖怪山还是伊凛说了算(守矢神社的两只逗比神明在力量恢复之前就不要想管事的问题了。),妖怪山那么大呢,总能找出几十号在这方面有天赋的妖怪来吧?“我再去妖怪山上跟伊凛借上十几个人,也差不多了。”

    “那就麻烦您了。”蓝也是没有办法了,再这样下去素裸天狐要变成秃裸天狐了,“尽快把这些事情都搞定,应该就可以了吧。”

    “理论上就是这样,我再给你开点温和性质的药方,多少缓解一下你目前的脱毛度。”药方,这东西放在我刚来幻想乡的时候是绝对不敢开的,那时候我几乎还对医学一窍不通,可是在跟永琳接触久了之后,我的人造智慧挥了作用,让我无师自通,现在的我怎么说也有永琳的五成功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