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针对未来的谈话(真?)-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二十七章 针对未来的谈话(真?)

    “难,难啊。”橙想要成长到独当一面,正常来说需要大量的时间,别忘了蓝从幼年成长到现在这样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用了多久,那可是千年的时间,即使对于长生种来说,千年时间也不是一句话就能带过的,就算是最喜欢靠睡觉度日的龙族,也没有听说过有一睡睡上个一千年的,“指望橙快成长,你还不如直接想办法找几个临时的帮手来的比较快……话说不是说好不提工作了吗?”

    “说是不提,可我这心里愁啊……你都想象不到当了这个妖怪贤者之后有多少破事等着你,这话我也就跟你说,你可别给我外传。”八云紫现在就差在脸上写个‘惨’字了。

    “我明白,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不在其位,就不了解其政,以前看电视剧,谁都想当皇帝,都觉得皇帝有权有势想干什么干什么,其实皇帝所受的约束比常人还大得多,八云紫在幻想乡就相当于无冕之王,这些约束也就一直压在她身上,虽然因为我的突然出现导致展出现了变化,但这些约束却完全没有减轻,“罢了,我就跟你直说吧,我觉得阿求挺适合干这些事的,就是她的身体……真的没办法终结她那无尽的轮回吗?”

    “阿求……御阿礼之子……是跟四季映姬签订的协约,你觉得四季映姬,那个铁面无私黑白分明的阎魔会允许有人单方面打破协定吗?”即使是八云紫都不愿意面对四季映姬,你说论文的吧,没人说得过四季映姬,来武的吧,四季映姬身为阎魔能量等级至少也是ss以上,而且被悔悟之棒打中所造成的疼痛是灵魂层面的,对无罪之人完全无效,但对于有罪之人,罪恶越大,疼痛越强,即使是我的体质都完全没有忍受的可能,“你很清楚四季映姬的能力,你已经算是块难啃的骨头,她比你还难啃。”

    “这点我当然清楚,但是就这么一代又一代的早夭轮回下去,对于像阿求这样不是‘阿礼’的‘阿礼’来说,难道就算是公平吗?”幻想乡的大部分事务都很合我的心思,但唯有两件事我无法接受,一是博丽巫女的更新换代,二是御阿礼之子的轮回转世,“阿求到现在都没下定决心,我曾说过我会等到她决定的那一天再进行干涉,可如果那一天无法到来,我也就不打算再等了,我会用自己的手段解决问题。”

    “到那个时候你可能又会变成全民公敌……罢了,那种事情到时候再说吧,先说眼下的事情,就像你说的,阿求的能力虽然过硬,但是体质太差,无法跟蓝分摊工作的。”八云紫其实已经看中了阿求的能力,毕竟这次帮助蓝渡过难关的人中就属她的工作效率最高,而且又跟紫是旧识,无论是能力上还是可靠性上都近乎完美,但是,单就一个阿求还不够,“你还有什么其他的好人选吗?”

    俗话说得好,高手在民间,然而八云紫其实对于幻想乡的民间并不太了解,她只会注意到一些她感兴趣的人,但对于那些平凡的生活着的人和妖怪她就基本上没什么信息了,然而,如果你不去接触,你根本不知道一个看似普通的人可能有着怎样惊艳的天赋。

    “好吧,我给你列个名单好了。”符合八云紫要求的人选,我还真的知道一些,都是些大隐隐于市扮猪吃老虎的家伙,有人之里的人类,妖怪山的天狗和河童,还有……雾之湖的某只人鱼小妞,这些都是可(合)靠(格)的帮(苦)手(力),“就算单个能力比不上阿求,这么多的数量好歹也能足够解决问题了。”

    “不把你的兔子女友借给我吗?”八云紫居然看上了铃仙,真有意思,铃仙确实是很适合进行这种工作,不过……

    “抱歉,我不借,而且我借不借也没有任何卯月,你自己去问铃仙好了,看她想不想去,她不去我绝对支持,可她如果愿意帮你我也绝对不拦着。”铃仙的意志是自由的,我可不会去干涉,“不过你可别用某些不正当的手段去诱拐,否则……”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我根本就没打算去。”感情八云紫是用铃仙来寻我的开心,“好了,我去接着折腾事情了,你就好好享受你,不,你们的时间吧……”

    “那是自然,谁让你是老板而我只是个小兵呢,决策从来都是老板的事,小兵只负责行动。”我是小兵,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很闲,八云紫是老板,这时候就得受苦受累,此一时彼一时,真到了有行动的时候我也一样要舍生忘死,可能唯一例外的,就是八云紫刚才那个‘们’。

    宴会场上。

    “吼吼吼……”琪露诺兴奋的向自己的一群小伙伴炫耀自己新从我这里得到的那把只有剑柄的怪剑,“出来!”琪露诺向剑柄内注入了能量,眨眼间剑柄上救生长出了散着寒气的冰刃,“如何,大酱,厉害吧。”

    “哦哦哦……”大妖精作为琪露诺的忠实观众配合的鼓起了掌,“琪露诺酱好厉害!”

    “是……这样吗?”露米娅依然行使着自己的自主行动权,然后莫名其妙的就跟芙兰撞到了一起,两只萌哒哒的小萌物先是各自抱头蹲防了一会儿,然后又跟什么都没生一样的手拉着手去找乐子了。

    “萃香,刚才我们的话你都听到了吧,有何感想?”之前我确实是跟萃香交代了一声,不过她并没有离开,很明显八云紫也注意到了,才会在最后加个‘们’。

    “我能有什么想法,反正我在博丽神社也就是个打杂的。”一丝淡淡的雾气萦绕在我身边,“不过……说好的一起喝两杯的,居然自己跑了,真不讲义气。”

    “义气是我们这种人才能用的字眼,跟八云紫绝缘的,你指望她忙成那副鸟德行还有时间跟你讲义气吗?”

    “我也就是那么一说……走吧,喝两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