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立案侦查-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三十三章 立案侦查

    “这点确实奇怪,但是可疑的地方还不仅仅如此。”通过面甲,我已经发现了房间里很多不同寻常的地方,“杰斯特,进来吧。”

    “来了。”杰斯特这才走进别墅里,“怎么了?”

    “有些问题想问你,死者喜欢炼金术吗?”

    “不是啊,这家伙平时只喜欢看漫画。”杰斯特对于我的问题显得很惊奇,“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确定一下我的推测而已。”果然,死者并不喜欢炼金术,那么血液中的萃取液就很有可能是凶手留下的,“死者平时擅长什么攻击?”

    “火焰魔法,这是他最擅长的了,你看周围墙上家具上的这些焚烧痕迹,都是他的攻击打出来的,只可惜他还是没能逃脱死亡的命运。”杰斯特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就奇怪了,你来看这里。”我指着左边的书架,“这一道是剑痕,你再看这边,这一下是长矛捅出来的,还有这里,是被带着脉冲拳套的拳头打中留下来的,你知道这说明什么吗?”

    “如果凶手是一个人的话,他来此行凶的时候一定搬了个武器库过来。”杰斯特说出的话让他自己都忍不住发笑,“这怎么可能呢……”

    “是啊,这怎么可能呢……”凶手很明显只能是一个人,因为现场只发现了两个足迹,一个足迹在所有房间里都有出现,明显是死者的而另一个足迹只在有打斗痕迹的地方出现,应该是凶手的,“但是凶手就是用某种方法做到了……这里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幽香,你有发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吗?”

    “除了萃取液的气味外没了。”风见幽香看向一侧的窗户,“不过我在窗户下的地板上发现了一只死虫子。”

    “哦?”幽香所说的那个房间没有打斗痕迹,所以我也没去查看,不过现在我觉得还是进去看看的好,幽香会把这件事提出来,这代表那条虫子肯定不是正常死亡,“死虫子……让我看看……”

    我走到了那扇窗下,立刻发现了端倪,那只虫子居然是被踩死的,不,不对,不是踩死,是压死的,是被什么沉重的东西压死的,而在这扇窗户的窗台上和地上,我隐隐的看出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拖动过的痕迹,但又不太像是拖痕,倒像是……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从这里蠕动过的痕迹,而且非常沉重,这才在木质的地板和窗台上留下了划痕,但是奇怪的是,窗户却完好无损,这就代表那东西是从窗户的缝隙之中挤进来的,很可能是液态生物。

    “有趣……”我的第一反应又是胶质怪或者史莱姆,但是这两种生物最大的个体也不可能沉重到能在木地板上留下划痕的程度,“不明的疑似液态生物,炼金术用的萃取液,完好无损的门窗……难道真的是某种炼金生物?”

    炼金生物就包括我之前提过的构体生物,这种特殊的物种种类几乎有上百万种,谁也不知道是不是会有这么一种像胶质怪一样的炼金生物。

    “怎么样,看出什么了?”幽香走过来踢了我屁股一下,叫醒了正在沉思之中的我。

    “凶手很可能就是从这扇窗子进来的,而且……可能是某种液态的能自由变换形态的粘液型炼金生物或是什么的。”这里的线索还是太少,我没办法做出准确而完整的判断,“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了,杰斯特,带我们去看看尸体吧。”

    “可以,尸体暂时被放置在附近医院的停尸房里,就在这边。”吸血鬼的星球上也是有医院的,而停尸房也同样存在,毕竟人类的寿命可不像吸血鬼跟精灵那么长,还很容易出意外,“说起来尸体的检验报告还真奇特,说死者除了致命伤之外,身上还有大量的伤痕,而这些伤痕居然是由多达六种武器分别造成的,就跟你在别墅里发现的情境差不多。”

    “如果凶手能自由变换形态,那这一切都可以解释的通,这种东西想弄出什么武器就能弄出什么武器。”这种设定以前又不是没出现过,一点都不稀奇,只是那个炼金生物才有点稀奇,“幽香,你怎么看?”

    “你有种再说一遍试试?”幽香直接把幽阳架在了我肩膀上。

    “好的大王,没问题大王。”

    “不要叫我大王!要叫我女王大人啊!”

    停尸房。

    “就是这一具。”杰斯特掀开白单,露出下面经过了特殊处理的尸体,过上一年都不会**,“看看吧。”

    “嗯……”杰斯特说得一点没错,尸体上除了致命伤之外真的还有六种不同武器造成的伤口,而且都是死前造成的,这就代表,凶手,曾经试验了至少六种武器来攻击他,但是都没有太好的效果,最后才用了这么恶心的手法杀了他,“头呢?”

    “不是跟你说了吗,头被踩烂了,没办法特殊处理,早就腐烂了。”杰斯特回答。

    “不说我还忘了……不过至少又确定了一件事,凶手的攻击能组织再生,至少能阻止吸血鬼的自我愈合,你看着六种伤口,这一处刀伤最早,这一处钝器击打最晚,两者之间相差将近十分钟,以吸血鬼的身体来说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这处刀伤早就该愈合了。”阻止再生的攻击是最不受吸血鬼待见的,这样就没办法出肉硬抗了,好在对我没什么压力,反正我本来就自己愈合不了,“你们在发现尸体的时候,还发现了什么吗?”

    “有啊,就是这个。”杰斯特从旁边的抽屉中找出了一张皱皱巴巴沾满血迹的已经变得跟擦过大姨夫的厕纸差不多的纸来,“这是当时在他手里发现的,但是不管是我还是女皇都看不懂这写的是个什么东西。”

    “这个……好像是从哪本书上撕下来的啊……”幽香用两个指头捏起了那张纸,发现那张纸有三个边缘是完好的,只有一边是撕开的,而且纸张的大小形状都很像是书页,“你看得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