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爆发-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四十章 爆发

    我毫不犹豫的一刀刺下,就听见炼金生物的(哔)里出一声惨叫,炼金生物转身一脚踢开我,几下就闪到了幽香弹幕的范围之外。.

    “你!竟敢伤我本源!”炼金生物的生物不复之前的淡然和高雅,变得异常的歇斯底里,“你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吗?你打不败我的!没有人可以打败我!就算核心被切开了一点,但我还剩下八成实力,同样能轻而易举的摇了你们的命!”

    “你不觉得现在说这话太啰嗦了吗!”幽香为我创造的唯一一次机会居然被我打偏了,这让我异常的恼怒,刚才在最后关头,炼金生物居然将核心移动了一点,结果导致我仅仅是刺伤了核心而没有将其彻底破开,“你想宰我就尽管来啊!”

    “闭嘴!”炼金生物举着那把假的幽阳一步踏碎了地面,人还未到压力就已经刺得我眼睛酸涩不已,“去你妈的!”

    “去你妈的!”我右手的波动战刀一记上挑就迎向了赝品幽阳,然而炼金生物拥有风见幽香级别的体质,力量远远大于我的右手,即使有流亡者的强化,一击之下我的波动战刀也被磕飞出去,“操!”右手无功而返,我不甘心的打出了左拳。

    “妄想!”炼金生物回转赝品幽阳强行压住了我的左臂,同时打出了自己的左拳,他的这一拳融合了风见幽香本身的力量和我左臂的力量,我猝不及防,只得用右拳与之对抗,虽然我也知道这只是螳臂当车。

    ‘咔!’炼金生物的左拳力道近乎前所未有,这力道绝对比萃香的全力爆还要大得多,经过强化的烈焰流亡者零式整只右臂的装甲居然都在这一拳之下分崩离析,安装在左臂上面的光束剑和死神射炮也顷刻报销,我本人更是在一拳之下被打飞出好远,连我背后的岩壁都撞塌了才停下来虽然有流亡者的保护和动能泡沫装甲的缓冲,我依然在全身上下感受到了多处挫伤,尤其是并没有流亡者保护的下半身。

    ‘嘭!’一只脚突兀的出现在炼金生物肩头将它的上半身踢弯下去,幽香的双手确实还没复原,但是她的腿功也不是盖的。

    “刃符!”幽香居然出了上次我和八云紫闹着玩的时候八云紫所使用过的灭族切割,而且跟上一次八云紫用的时候不同,幽香用的这一次出了第三段拧腰从上至下的一击,这是完整的灭族切割,而在幽香的突然袭击下,炼金生物不得不放弃了对我的继续攻击改为应对幽香的攻击。

    “……”我费了好大力气才把砸在我身上的石块搬开,然而我爬出来的第一件事只是看着自己的右手呆,“我……居然……”我看着自己那在之前的对撞中被震得不断颤抖的右手,感觉脑子里的某根弦断开了,“我……居然……废物……真是废物!废物!”我居然抖了,虽然不是因为害怕,但是我居然在抖?不!这不是我!“没用的东西!”我用左手狠狠地拉住了那不断颤抖的右臂,用仿佛看一个狗杂种的眼神看着它,“给我滚!连止住颤抖都做不到的废物手臂,我不需要!”我连骨带肉的撕掉了自己的右臂,用尽全力扔到了一边,扔到了我刚刚才爬出来的石洞里,“我……我……无法容忍……你他妈的!”

    体内残留的,隐藏的,包括我一直储藏起来从没动用过的戮气被我全部激活,我解除了已经严重损坏的流亡者,从地上捡起了波动战刀。

    “宰了你……宰了你……宰了你……宰了你……宰了你……宰了你……宰了你!”我的身体已经不受大脑的控制了,甚至我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在观看一部第一人称电影一样,不是意识操控身体,反而是这具身体在带着我的意识往前走……不,不对,我还依旧可以控制身体,只不过我现在的动作……更像是我的身体默认接受了我的脑子里最深处的想法后所做出来的,更可怕的是,我的脑子居然在强制的停止思考,只让本能来控制一切,“操你爸!”

    脚下瞬间完成加,我举起波动战刀像个疯子一样朝着炼金生物的后背冲过去,但是到了出手之时,却又变得极有章法,我认得出来,这套剑法正是上次妖梦跟我对练的时候所用的剑术,现在我的身体被我的本能操控之下居然如此顺畅的用了出来,竟然打了炼金生物一个措手不及,它无法读取我的深层记忆,自然对这套我并没用过的剑术也就一窍不通。

    “嗯?”我的突然行动别说炼金生物,就是幽香都被吓了一跳,她很明显的看出我现在的样子不太对劲,好像进入了什么奇怪的(贤者)模式,“姓秦的你搞什么……你把自己的手撕了?”

    “闪到一边去幽香,接下来的故事,我想自己编。”我一剑格开炼金生物手上的赝品幽阳,顺势下滑砍伤了它的手,“喂,听说你自以为很碉堡?把手上那把玩具扔了吧,我让你好好感受感受。”

    “哦?”炼金生物手上的赝品幽阳融回了它自己的体内,同时手上的伤口也恢复于无形,“你想换个死法?我成全你。”

    “随你怎么说吧。”我也扔掉了波动战刀,“我也用不着这个了。”波动战刀根本无法在它有防备的情况下摧毁它的核心,所以我现在就要用拳头教它做人,教它到……今后再也做不了人!“气符!”

    ‘嘭嘭!’炼金生物的两记拳头打在我的胸口上,出两声短促的闷响,然而却没能让我产生任何的后退,我挥手一拳怼在了它的脸上,同样也没能打得动它,我们的对抗从一开始的技术流硬生生的变成了现在的无脑流,几乎就是互相站桩对着对方抡拳头,看谁先挺不住,炼金生物的拳头不断的落在我的胸腹部和脸上,即使有刚毅护甲的霸体特性,老实说我也快顶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