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 急速进化-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四十一章 急速进化

    “就你这种东西就凭你这种东西!”狂暴化的戮气在我的体内流动,原本作为攻击用的戮气被我硬生生的转变为了催化剂,炼金生物的一拳再次来袭,我下意识的一偏头,居然真的就躲开了,“复制真是牛逼啊!”我身子一矮,在炼金生物的腹部连续踢中了三脚。

    “噗”炼金生物难以置信的后退了几步,“怎么可能速度力量全都提升了?”

    “啊是啊为了回敬你对我的无理我可是已经愤怒到语无伦次了啊!”混沌道服在我身上无风自动,那是部分外溢的戮气导致的,如果不是像这次一样愤怒到极点,我是绝对没办法把戮气当做催化剂来用的,相当于集结了天时地利人和之后临时领悟的能力,估计以后都用不出来了。

    “可笑就算你能将自己加强,一样能被我复制!”炼金生物再次攻击过来,却依然没打中我,“嗯?”

    “你的复制,也需要时间对吧,那我只要把进化的速度提升到超过你的复制速度,你就永远会比我弱上一拍!”我绝对折寿了,就算不死人拥有无限的寿命,但是生命力的流逝却是实打实的,像我这样用戮气强制催动自身进化,不仅会消耗掉大量的生命力,而且极其不稳定,估计打完这一场就会分解消失,而生命力却没办法一时半会就补回来,但是为了解决这该死的粘液鼻涕虫,我今天就玩一把命,“吃我一拳吧!必杀技,随意殴打!”

    “开什么玩笑!”炼金生物架起双臂挡住了我这一拳,总的来说,它的力量还是比我高,毕竟是风见幽香的力量加上我的左臂的力量,速度也是一样,但是问题在于,之前它的核心被我切裂,导致它的力量也在不停的外散,而我却是在不断的催动自身进化,此消彼长之下,我的劣势正在慢慢的被扳回,“如果不是力量下降了那么多,就凭我集合了你们两人的实力总和怎么可能被你这临时挤压出的一点杂牌力量所超越!”

    “闭嘴吧你!”我收回拳头,又是一拳,“必杀技,连续随意殴打!”

    而此时,借着我不断进化所争取的时间,幽香正全力恢复自己的双手,但是看着这样的我,她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轻松感。

    “秦钺炀,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生物的进化,是有限的,进化的终极,就是毁灭,如果真的进化到那一步,不用任何人动手你就会自己挂掉。”风见幽香身为自然的妖怪,对于生物的进化太过于了解了,要是论生物学,幻想乡恐怕没人能与幽香匹敌,“即使这样,你生气的理由还真是可以理解啊”

    幽香看了看自己半报废的双手,好不容易才忍住了像我一样把这一双不争气的玩意扯下来扔掉的念头。

    其实,幽香所说的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永琳说过我的生命力形态,一次消耗过量真的会嗝屁,但是现在我的愤怒压倒了自己的理智,不光是对炼金生物的愤怒,还有对自己的,为什么自己如此弱为什么会被对方一拳打得手臂发抖,为什么号称归一神殿终极生物兵器的索德布雷加居然只有这样的力量!

    蓦地,我的脸上挨了一拳。

    “居然还敢走神?看不起我吗!”炼金生物抓住了我那一刻的迟疑,反客为主,而他的复制能力也再一次的复制了我进化出的部分实力,“你不是能进化吗?你倒是再进化啊!你再进化给我看看啊!”

    “该死”进化的节奏被突然打断,这导致了我的全面崩盘,而且,生命力的消耗已经不足以再支撑我的进化了,“索德布雷加到底还有什么秘密,为什么我会”

    “你以为自己很神吗!”炼金生物用右手臂弯箍住了我的脖子,左手挥拳在我脸上和胸前乱捶,“你以为你能爆种?能变超赛?能觉醒?你以为你是什么主角吗!”炼金生物的这一拳完全打碎了刚毅护甲仅剩的一点效果,在它的刻意松手之下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圆弧落在了地上,“我呸!”炼金生物走到我傍边俯视着我已经有些扭曲变形的脊椎骨,狠狠的啐了一口在我脸上,“你不过就是个自命不凡的废物罢了!”

    “啊我是自命不凡我是废物”我伸手抹掉了脸上那一滴冰凉的恶心液体,淡淡的开了口,“但是呢只有你只有你啊只有你没资格说我!”我突然暴起,一膝盖撞在了炼金生物的胸口那对跟幽香同型号的bbs上,同时右手手肘直击在它的天灵盖。

    其实我很清楚,这家伙作为一滩液态的炼金生物,根本不存在人类的要害和打击点,但我依然下意识的就打了这些地方,却没想到,这一下居然有意外之喜,炼金生物的身体在被我打中天灵盖之后剧烈的颤动了一下,身体向后退缩了好几步。

    “对了!”我突然意识到,炼金生物既然复制了我视痛苦于无物的能力,那自然它的身体就像我一样能忍受疼痛,但是唯有一个地方的疼痛我是忍受不了的,那就是我以前说过的头痛,为此我还特意从永琳那里要了好大一堆止痛剂药片放在家里屯着,所以,针对头部的攻击对于这炼金生物来说应该同样难以忍受,“你完了!”

    “胡说!”炼金生物用力摇了摇脑袋,正打算找回刚才那一拳的场子,却发现自己居然被举了起来,“谁!”

    “智障啊你?这里除了我还能有谁!”幽香将炼金生物举过头顶,用力往墙上砸去,“真是不好意思,我的手已经长好了。”此时幽香的双手手腕上伤口早已不见,连个疤都没留,这很好,要是留了疤痕那就太遗憾了。

    说实话,我自己都有点佩服我自己了,被打成这幅猪头一样的德行居然还有时间想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