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雪飘人间-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五十六章 雪飘人间

    “我喜欢你这种表达方式。”蕾蒂准确的捕捉到了我的意思,看来9妈确实比9聪明多了。

    酒足饭饱之后,我带着蕾蒂离开了酒店,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把幻想乡那些需要注意的地方带着蕾蒂转了个遍,比如太阳花田太阳花田太阳花田什么的,也算是给她完成了科普。

    雾之湖。

    “哟,萌……影狼,来钓……看人鱼啊?”带着蕾蒂回到雾之湖,我惊奇地看到了一个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考虑到雾之湖的生态……肯定是来钓……看人鱼的,“鱼好摸吗?”

    “还不错哟。”影狼酷酷的摆了下手,“上次的脱毛膏谢谢了,今天又是公干?”

    “差不多吧,蕾蒂-霍瓦特洛克,今泉影狼。”我替两人相互介绍了一下,“若鹭姬嘞?”

    “刚刚被石头打中头沉下去了,我还在想人鱼会不会淹死……应该不会吧?”影狼看起来智商有点不太够用了,不过这也确实是一个颇有哲理和研究意义的课题,人鱼到底会不会淹死呢?

    “这个嘛……蕾蒂,你怎么看?”这问题……我也没想过,所以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回答,“说起来你还没见过若鹭姬吧,今年新搬过来的。”

    “嗯,确实没听说过。”蕾蒂去年离开的时候若鹭姬还没到雾之湖定居呢,这是她们第一次碰面……当然暂时还没碰上,谁让若鹭姬突然就碰上了石头,“不过关于人鱼会不会淹死嘛……人鱼……应该是像鱼一样可以下水下呼吸的吧?”

    “我不这么觉得,你想啊,鱼在水下呼吸是因为它们有鱼鳃这种器官,可以在水下呼吸,可是人鱼的上半身跟人类不是一样的嘛……耳朵是不太一样,不过怎么想都是……没有鱼鳃的吧?”影狼则对于蕾蒂的看法持有反对的意见,“我觉得这既不科学,也不魔法,而且很无聊。”

    “无聊你们还说的这么欢实?”若鹭姬瞪着一双死鱼眼头上贴着防水ok绷从雾之湖里钻出来,坐到岸边,“我能不能在水下呼吸这种问题还需要讨论吗?人鱼如果不能在水下呼吸那还叫什么人鱼,至于鱼鳃……你们怎么知道我没有?”

    “叽……”三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若鹭姬,看得若鹭姬心里一阵发毛。

    “好啦好啦我承认,我没有鱼鳃,行了吧?”若鹭姬还是投降了,再装下去划不来,“人鱼的存在本来就已经很不科学了,所以请你们不要再纠结了行不,说到科学,你们这几坨东西哪一个能跟科学沾边了?”

    “我我我!”我连忙刷一波存在感,“我的一切设定都是辣么的科学。”

    “我们这四坨人里就属你最不科学了……”若鹭姬跳起来指着我的鼻子,我去真是无法理解若鹭姬在没有腿的情况下是怎么跳起来的?这又不是在水里!一条鱼尾巴是怎么……哦,变成腿了啊,而且这次还早有准备的装备了内裤……嘁,没福利不幸福……“你那是什么表情?上次拔我出去的时候还没看够吗!”

    “好了好了,淡定。”我拦住了有点暴走倾向的若鹭姬,人鱼实在不适合berserker属性,还是乖乖的当你的rider貘鱼骑士……好吧你也没有貘……“我今天来,是来拉皮条……咳,介绍朋友的,呶,这位,蕾蒂-霍瓦特洛克,雪女,以后你们就是邻居了。”

    “哦,由喽西库。”若鹭姬好像挺满意自己这位邻居的,果然颜值高一切都好说啊。

    “嘛,就这样,该注意的基础事项我已经都告诉你了,你以后自己注意点就好。”到此,我的向导任务也差不过该结束了,“good-luck,蕾蒂。”

    “嘛,这次真谢谢……后面!”蕾蒂突然提醒我,明显是看到了在我后面有什么东西,也怪我因为现场人多就太过于放松了,居然什么都没察觉到。

    “啥……噗!”我一回头,一个大雪球正砸到我脸上,“……”

    “看起来是从红魔馆的方向飞过来的。”若鹭姬装模作样的朝着红魔馆的方向眺望了一会儿,“你现在过去找应该还来得及……啊,已经没影了啊……”

    雾之湖湖面。

    “噢噢噢噢噢噢!”我发挥了自己进化之后的最大速度,这速度甚至能让我在水面奔跑,缺点就是我在跑到对岸之前不能停下来,甚至不能有丝毫的减速,不然立刻沉底,“看我轻功水上漂!”

    蓦地,又一颗雪球飞了过来,我微微侧了下脸,雪球擦着我的脸颊飞了过去,不一会儿身后就传来萌……影狼的一声闷哼,不只有我一个人中招的这个事实让我的心情稍微的平静了一点,啊,每次看见别人倒霉都觉得心旷神怡……

    红魔馆,大大小小的四只少女正愉♂悦的在一起打着雪仗。

    “吼啦!吃我一记下旋球!”美铃扔个雪球都能把整条左腿抬到眼前,真是……太诱人了,“嘿呀!”

    “嘿嘿嘿,打不着打不着!”芙兰瞬间一分为四,分别朝着四个方向跑了出去,雪球砸了个空,径直飞出红魔馆外墙,“来追我啊!”

    “计算完成,瞄准,发射!”小恶魔收起了一个计算用的小本,踩在了投石机的发射器上,当然,现在投石机里装的是雪球,“咲夜小姐接招吧!”

    “太慢了!”咲夜当然不会用能力这么扫兴的东西,只见她飞快地维持着反复横跳,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刻跳到没有雪球来袭的一边,“你计算了那么久,我都已经推测出你所有的弹道……妈呀!”咲夜脚上的高跟鞋突然一滑,咲夜整个人瞬间就‘哧溜啪叽duang’的摔成了滚地葫芦,顺着雪越滑越远,“啊嘞?no,要保持形象……形象……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别叫了!”我正好路过,一把就把咲夜抄了起来,不过她最后那一嗓子差点就把我高度灵敏的耳朵炸成三等残废,“啊……耳朵里嗡嗡直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