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在下魅魔有何贵干-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六十章 在下魅魔有何贵干

    “你的事待会儿再说。”魅魔随手拎起了魔理沙,把魔理沙前后左右里里外外仔细的看了一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魅魔使用了怀中抱妹杀的变种招式,怀中闷妹杀,直接就把魔理沙闷晕过去了,“奇怪的男性……嗯,根据计算百分之九十八是……呃……你叫啥来着?”

    “秦钺炀,你好像知道我?”魅魔应该不认识我,可看她的样子又不像完全不知道我,“有人跟你提过我……让我猜猜……一个长着呆毛的变态,对不对。”

    “噗……哈哈哈哈,没错没错,长着呆毛的变态,就素她就素她。”魅魔可能是生平第一次听见有人敢把堂堂的魔界神神绮叫做长呆毛的变态,笑的都合不拢腿……哦,对了,她没腿……不过根据以往的尿性呢……就魅魔下半身那一截又像尾巴又像灵的东西十有**还是能变成腿,“神绮跟我提到过你,你也知道我是谁了对吧。”

    “没错,所以我才来……嗯……调查一下相关的事宜,比如……咲夜你先别跑……”我再一次拦住了又打算偷偷开溜的咲夜,真是的,咲夜也变得越来越鸡贼了,难道以后想找老实人只有去白玉楼找妖梦了吗?“拿登记表出来,别告诉我你没带,八云紫可是定了规矩如果现有城管没有随身携带登记表当月的工资扣光。”

    “……”咲夜沉默不语,可以说自从今天生了咲夜的pad摔出去那件事之后,咲夜就一直有些不对劲了。

    “嗯?”我确实感觉到了不对劲,于是我做了一个放在以前我想都不敢想的行为,我伸出手指在咲夜的胸口戳了两下,感受到了厚厚的pad以及……满满的水分,不是说咲夜的胸围有水分……咳,虽然是真的有水分但是……我现在说的水分不是那个水分是这个水分来的……呃……靠,我解释不清楚了……“原来如此,pad湿透了,导致咲夜出现了思维上的……bug。”

    “……这理由真奇葩。”魅魔抱着晕过去的魔理沙飘过来看了看,“幻想乡比我离开的时候更像个逗比集中营了。”

    “还有更逗比的呢,会火焰魔法不?”我转过身示意魅魔先把魔理沙给我,“放个火苗出来给她的pad烘烘干。”

    “你确定?这可不是游戏。”不要以为现实里的火焰魔法真的能像小说里那样想烘干就烘干,火焰魔法极度的爆裂,控制力差的人妄想用火焰魔法烘干东西只会把那东西连同自己一起炸上天,“我对自己的魔法控制力可没有一点自信,你看我徒弟就知道了。”

    “我知道,但是……魔法也不是玩具,我相信你能控制好的。”本来在场的人里最适合用火焰魔法烘干的人是咲夜自己,她的魔法很弱,对她来说不是能不能烘干而是只能烘干,无奈此时咲夜正大脑短路呢,“开始吧。”

    “唉……”魅魔摇了摇头,搓了个级小的火球出来,跟葡萄那么大,轻轻点在了咲夜胸前,不一会就传出了烤肉的香味……嘛,开个玩笑,“诶,刚才你说要登记什么?”

    “那要看情况了,你离开那么久了所以不知道,幻想乡最近可生了不少大事件,也进行了不少大型的改革,其中就包括城管制度,打那之后就有了登记制度……”要想把这件事情讲清楚,那就得从头说起,正好也可以借这个机会好好烘干咲夜的pad,“叽里咕噜叽里咕噜……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以下省略七百八十个字)明白了吗?”

    “哦……不懂……”魅魔这个脑袋啊,学魔法都学傻了,我说得这么明白,怎么还能不懂呢?“话说回来你说什么了?我只听见了一堆象声词,然后还有省略。”

    “……”我狠狠地把魔理沙往地上一摔,再捡起来再摔,呼……果然比摔盐要痛快多了,“把脑袋伸过来,我跟你加个buff。”

    “你誓你不是打算趁机打我。”魅魔用闲着的那只手从背后拔出了那把自带流血特效的短刀,“你可别小看我啊,我这把可是涂满了毒液的短刀……(舔)……噗!啊痛痛痛切到舌头了!”

    “……好吧我同意你的说法了,幻想乡确实更像个逗比集中营了,尤其是从你来了之后……”我还是挺佩服魅魔的,都已经捂着嘴蹲在地上吐血了,另一只手还能处变不惊的释放火焰魔法帮咲夜烘干pad……话说今天咲夜的pad上镜率有点高啊,下次是不是应该换成更工口一点的东西好嘞……“话说别装了好不好?你是恶灵诶,怎么可能会被刀子划出血……”

    “这样不是更加戏剧化一点吗?”果不其然,魅魔听了我的吐槽立刻就毫无伤的站起来了,“而且我只是想跟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这把短刀要自带流血特效,就是为了逼真啊……哦,烘干了。”

    “叮叮~叮~叮叮~”咲夜的嘴里出了宛如游戏角色升级一样的提示音,紧接着咲夜原本黯淡无光仿佛黑化了一样的眼睛又恢复常态了,“啊……好多了……刚刚都不能动了……”

    “咲夜,好了?那就拿出来填表。”咲夜恢复正常了,可喜可贺,那就可以干正经事了,“准备好了没?”

    “萌大奶。”咲夜表示一切ok,“您可以开始问了,我的手会跟上的。”

    “姓名魅魔,种族恶灵……诶,你跟恶灵附身那游戏有关系吗?”魅魔是恶灵而不是饿灵,两者差距可是很大的,你看幽幽子就更接近于饿灵括弧笑。

    “没听说过。”魅魔一直身处魔界,对于这些有的没的完全不清楚……不过我记得魔界好像已经通行网路了,“不过你别看我这样,以前我还当过一段时间的作祟神来的,就在博丽神社。”

    “啊,那个我知道,八云紫跟我说过,所以我打算把那个给你登记成职业,嗯……性别……女?”魅魔应该是女的吧,应该是吧……“你是女的对吧?”

    “……废话,你看我的样子像男的吗?”魅魔飙了,她好像很难接受被人当做男人看,难道以前受过什么伤?“难道你还能变成女的吗!”

    “诶,你不知道?神绮没告诉你?”我默念言灵转换为索德布雷加,“你看,怎么样,漂亮吧?你看我现在这样是男是女?”

    “……等我先回去跟神绮算个账再回来。”魅魔转身就要飘走,被我‘干净利落’的拦住了,“怎么?”

    “神绮不是为了摆脱自己那‘变态’的行为习惯去闭关了吗?你怎么找她算账?”神绮的闭关还是我一手导演的,如果神绮真的那么看重爱丽丝,那就不可能不去闭关,至于神绮会不会已经在这段时间里自我改造完成……我只能说你太低估神绮的变态指数了,“你回去也见不到她吧?”

    “……忘了,老年痴呆。”魅魔一拍脑袋,自嘲了一句,“不过就凭她还想摆脱变态称号?我估计她现在所谓的闭关也不过就是每天抱着爱丽丝的抱枕流鼻血而已。”

    “这一点我绝对相信,不过恶灵也会老年痴呆?”亡灵会饿死鬼投胎这我倒信,恶灵会老年痴呆?那按照这个逻辑骷髅兵是不是也会得风湿类风湿强直性脊柱炎和股骨头坏死啊?“你不是在逗我吧?”

    “不是,家族遗传病,我们魅魔家世世代代都是老年痴呆。”魅魔拿了两张报纸出来开始撕着解闷,撕了一会儿才想起来现在不是撕报纸的时候。

    “等等,魅魔……家?你们还有家族呢?”魅魔在八云紫给我的介绍里可是个单干户,唯一关系密切算得上亲属的就是现在地上躺着的这只魔理沙泼猴了,没听说恶灵还能有家族啊,“什么家族,说出来听听呗?”

    “我也不知道,毕竟我也没见过家族里其他人,而且我老母也死很久了,我只是觉得我应该有个家族吧。”魅魔把魔理沙从地上捞起来,用力地拍着她屁股上的土,不过那力道怎么看怎么像打屁股,“毕竟每个女人都有幻想自己是大家族出身的权利吧。”

    “好吧我理解,不过你刚才说……”魅魔的解释也算合乎情理,但唯有一件事我没搞清楚,“你说你老母……噎死很久了?”

    “你什么耳朵啊,你才能噎死呢,我说我老母也死很久了!”魅魔很生气,后果相当严重,“噎死也死你分不清啊?”

    “不是……你老母死了你怎么这么高兴呢,你给弄的?”

    “凶手啊怎么着是?”

    “咳!二位,咱们能先把登记搞定了再说别的吗?”咲夜一声干咳打断了我们即将开始表演的对口相声,“我的手很酸诶,拿着根破笔杆子举半天了,二位要表演相声是不是也等下找个人多的地方?在这表演给谁看啊……”

    “有理。”我跟魅魔对视了一眼,“继续吧,下一项是……职业就写作祟神了,那么……能力?我知道你会使用魔法,近战好像也挺厉害,不过还有没有其他的了?”

    “嗯……因为我是恶灵啊,所以严格来说我的身体能在虚实之间切换,自然也能自由的改变身体形态,比如说……”魅魔直接将下半身的尾巴转换成了两条腿,而且这种转换明显比若鹭姬那种高明很多,转换后的魅魔脚上穿着白色的短靴,而且应该是有内裤生成的,“就像这样,当然我的身体其他部分也可以改变,比如手臂啦头啦还有胸围啦……这类的。”

    “……”我能感觉到咲夜在听到魅魔能自由改变胸围的时候手指强烈的停顿了一下,随即又若无其事的开始记录,仿佛从来都不曾停止一般,但那一刻的停顿绝不是我的错觉。

    “嗯……对了,这次来还打算走吗?”我觉得我应该把刚才感觉到的事情忽略掉,以免咲夜再次黑化,咲夜就是变形也只能变成萌哒哒的犬咲夜,我才不要鬼咲夜那种恐怖的东西嘞,可能会被大卸八块的,“换句话说你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打算短居还是常驻?在此期间你又打算住在什么地方?”

    “这次?这次我不打算走了,毕竟神绮闭关了,我在魔界也没什么好玩的,还是回来看看我这不成器的徒弟,顺便再潇洒潇洒,至于我住在哪……你知道再思之道吧,我打算在那开个主要面向非人类的魔法店铺,我对自己制造魔法道具的能力还是蛮有自信的。”

    “嗯……好了,大部分项目都完成了。”果然就像传闻中一样,魅魔虽然是恶灵,性格上倒是轻松愉快,比人类还像人类,“对了,你以前是不是偷偷回来过?魔理沙在门口捡到的终焉火花的书是你放在那的吧?”

    “啊……对对对,是我,因为我有点老年痴呆,差不多都把这件事忘了。”魅魔还是咬住自己老年痴呆这件事不放,这不禁让我怀疑她是不是真的老年痴呆,毕竟撕个报纸并没有任何的说服力,“我还没问呢,魔理沙练得怎么样了?”

    “你还是等她醒了之后自己问她吧。”魔理沙自从被闷晕了之后一直睡到现在,我摔了她两次,又被魅魔打了顿屁股都没醒,真不愧是刀枪不入的臀部,“咲夜,到目前为止的都记录下来没有?”

    “记录下来了,现在只差能量等级和实际战斗力测试。”咲夜手上的登记表已经差不多填满了,就差最后的两项。

    “就像你听到的,我得测试一下你的实际战斗力,没问题吧?”魅魔的识别能量等级是ss,但是实际战斗力嘛……肯定不止,幻想乡几乎就没有不能越级挑战的人存在,放在外界全都是主角模板。

    “可以是可以……不过现在?”魅魔看了看手上的魔理沙,觉得不妥。

    “没事,你可以先把她放回屋里去,正好我也需要点时间。”我已经激活了流亡者,不过离飞过来还要再等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