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雅木茶又死了,因幡帝又作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十四章 雅木茶又死了,因幡帝又作了

    。

    “你是打算跟我在这矫情呢,还是打算先去永远亭把事问清楚?”文文一句话出口,我就跑了,开玩笑,再不赶紧问清楚,我特么就成骗婚的了。

    很快,我就来到了结界之外,虽然我并没办法进去,但我知道应该怎么才能进去。

    “因幡帝,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抢男人,怎么没本事开门啊!开门!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我站在原地大嚎,我相信因幡帝很快就会出现,然后我就能进去了。

    “谁呀这是!烦不烦啊!谁抢男人了啊!我就开门看看,谁敢在老娘头上撒野……诶,太君,是您啊……”因幡帝骂骂咧咧的从结界里钻出来,正要发飙,一看是我,顿时摆出一副汉奸般的表情,自打我跟八意永琳对峙过之后,她已经很清楚不能明着惹我了,当然,暗地里她一点也不介意在我的屁股上踹一脚。

    “你滴,快快滴开路!我滴,八意永琳滴,撕逼滴干活!”我一看她连太君两个字都叫出来了,我也直接扮上了,请叫我影帝。

    “哈伊!”帝马上开始带路,其实完全没必要,我只是进不去结界,结界里面我认得很清楚,之所以还让她带路,是因为她走在我前面就很难再偷袭我,即使她想做什么,我也能马上进行应对。

    蓦地,我的解析系统突然发现有一些奇怪的颗粒混在风中向我的面部袭来,颗粒的来源似乎正是前面的因幡帝。

    在发现颗粒的瞬间,我大吸一口气,然后用尽全力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直接向颗粒物喷回因幡帝的头上。

    因幡帝听见我打喷嚏,还以为是药粉进了鼻子,突然觉得头上奇痒难耐,心里顿时一惊,紧接着那对软乎乎的兔耳朵就被一只手攥住了,然后自己就被拎了起来。

    我左手拎着因幡帝,另一只手在她的身上摸索着,什么该摸得不该摸得全摸遍了,直把因幡帝摸得脸颊通红,才从她身上摸出一个药瓶。

    “嗯,超级痒痒粉,一旦接触皮肤立刻起效。”我看了看因幡帝手上的手套,“想折腾我?蠢兔子,你太嫩了点。”

    “痒死了。”然而因幡帝完全没在听我说什么,甚至连我摸了她全身(看什么看,你以为有东西可摸吗,你个死萝莉控,变态,我要叫宪兵队了!)的事情都不在意了,她现在只想止住头皮上的奇痒,“痒死了!”

    “别动,除非你想把自己的头皮挠下来。”我拿出一支神经麻醉剂,给她打了进去,“好了,我暂时麻痹了你的神经,不过时间只有三十分钟,过了就没用了。”

    “呼……谢,谢谢了。”因幡帝感觉头上的奇痒停止了,才缓过劲来。

    “有解药没?”

    “有,不过我放在我房间了。”

    “那还不赶紧回去。”

    “哦。”因幡帝差点自掘坟墓,之后倒是老实多了,直到到达永远亭,也没再出什么幺蛾子。

    “八亿老太婆在实验室呢,铃仙也在,公主辉夜在她自己的屋里睡觉,你都知道位置的。”因幡帝说完马上回屋拿解药去了。

    我则自行来到实验室门口,开始嚎。

    “雾之湖的青蛙是9的爱,三月飘雪只为西行妖开,喝着酒的西瓜是最呀最摇摆,小碎骨的歌声才是最开怀。春天一到四季花盛开,妖怪之山上巫女分沧海……”

    “闭嘴!谁啊!”我刚唱了两句,八意永琳就待不住了,她一脸怒容的窜出来。

    “终于出来了,我可有事要跟你好好说道说道!”我的怒气却比她更强,直接把她顶回实验室里去了。

    撕逼,一触即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