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御阿礼之殇-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七十二章 御阿礼之殇

    用最快的度,我们五分钟内就赶到了人之里,此时,该来的几乎都到了。eww%om

    “怎么样!”八云紫赫然在列,在她身后,蓝和橙也到了,“说话啊!”

    “我无能为力。”永琳无能为力,就像她对帕秋莉的肺无法下手一样,“我只能治病,不能逆转生死我没办法让一个阳寿将尽的好转,最多让她多撑个几天。”

    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永琳的医术几乎可以治疗任何疾病,但却无法修复一具已经达到极限的身体,更何况,阿求的问题还不仅仅在于身体,灵魂的定向轮回才是最大的问题,而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当年稗田阿礼所签订下的那份协议。

    “那就够了!”我一脚踢开在门口挡路的灵梦,迈步走了进去,“都给我让开,让专业的来!”

    七手八脚的检查过后

    “这个没救了。”检查的结果显示,我也无能为力,身体的问题我可以通过人造器官搞定,但是现在阿求连灵魂都不稳定了,“除了应该在这的,闲杂人等出去。”

    我一声之下,屋里的大部分人都退出去了,包括文文铃仙也不例外,虽然我的语气很不客气,但是却也没人说什么,毕竟这个时候,没人在意那么多,最后屋里只留下了阿求自己,我,紫,永琳还有灵梦。

    “阿求,你醒着对吧。”我站到了阿求的床边,低头看着她,阿求的身体此时纹丝不动,连呼吸都似有似无,就宛如童话中的睡美人,可惜就算我把她的嘴亲烂了也没办法让她恢复,她快死了,而我不是王子,但是即便如此,我仍然觉得,阿求能听到我们的谈话。

    “她没反应,你想跟她说什么?”灵梦的表情前所未有的阴暗,甚至都没在意之前被我踢的一脚,即使她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却也无法接受阿求的命运,灵梦有自己不得善终的觉悟,却没有跟阿求告别的勇气,“你真的没办法救她?”

    “我正在试着救她,我也想救她,所以我要向她最后再确认一次。”我蹲下身子,握住阿求的手,把生物信号转换为电信号,直接通过左臂传输到阿求的脑子里,这是我现在唯一能跟她交流的手段了,“回答我,阿求,你,现在,依然还是不希望我,帮你做出改变吗?你,想活下去吗?”

    “”阿求的生物信号静悄悄的,几乎没有什么波动,这意味着阿求很有可能因为灵魂的不稳定连生物信号都无法与灵魂同步,但是我如今也只能依靠这种方法了。

    “阿求,回答我,你,希望我怎么做?”我继续将信号传过去,但是依然没有回应,就在这个时候,永琳突然用一根针管刺进了阿求的手臂,并且将其中的液体注射了进去,“永琳?”

    “我说过吧,医者,仁也,你都能做到,我没理由现在就放手。”永琳的身后是打开的药箱,还有一堆让我看上去莫名其妙的瓶瓶罐罐,“灵魂稳定剂,能暂时舒缓阿求的灵魂,效果只有两分钟。”

    “平静与波澜的境界!”八云紫并不打算袖手旁观,“好了,现在是四分钟,别那么看着我,幻想乡的稳定是很重要,但是,就目前人类与非人类的关系,她已经不需要再为此付出什么了。”

    “我在周围布下了结界,四分钟内死神进不来,任何人都进不来。”灵梦拿着一沓灵符从门外重新进来,“四季映姬也进不来。”

    “谢谢。”我知道没有必要,但我还是道了谢,“阿求,回答我,你,需要我,改变你吗?”

    一分钟过去了,没有回应。

    “阿求,告诉我,你,想活下去吗?”我的信号依旧在传递,“你,真的,自愿再次踏入这无尽的轮回,传承下去吗?”

    三分钟过去了,依然没有回应。

    “阿求,听着,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事到如今,说句不好听的,我所做的一切也只是尽人事,然后听天命,我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控,又如何能改变别人的命运,“阿求,你真的愿意让下一个你出现吗?”

    “!”我的这句话似乎起了作用,阿求的生物信号突然出现了反应,这就是好兆头,时间还剩下二十秒,我还有时间问最后一个问题。

    “阿求,你,想怎么样呢?”我拉着阿求的左手一紧,“回答我!稗田阿求!不是御阿礼之子!只是稗田阿求!回答我!”

    “我想活下去”阿求,终于还是回答了,回答了我想要的答案,签下契约的是御阿礼之子,是稗田阿礼,不是稗田阿求,阿求虽然继承了历代御阿礼之子的部分记忆,但却并不是稗田阿礼本人,阿求有着人类本身的**,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求生的**。

    “这就够了你会活着的,我,不会让你死的。”我的工作结束了,或者说是刚刚开始,“永琳,在我完成之前保证阿求活着,你不是说你能让她多喘两天气吗?就那么做吧。”

    “你真要这么去做?”永琳立刻开始着手,她猜到我要做什么了,只是还不敢相信,“你确定吗?”

    “啊”我狠狠的捏着手指,直把我自己右手的骨节捏的出了‘嘎巴嘎巴’的响声,“我要,找阎魔好好的‘理论理论’,好好‘谈谈’。”

    “我不会阻止你的,但是你也知道我没办法帮你。”八云紫的内心依然很纠结,她也不知道这样的默许是好是坏,她只是想做一次服从内心的选择,“所以别让她死。”

    “谁都不会死。”我看向了在场的另一个短命鬼,“灵梦,记住,你也一样。”

    “我的事回头再说,先救了她你才有资格夸这海口。”灵梦头上的大蝴蝶结开始了剧烈的抖动,但是表情上却没有任何的表示,“阿求的命所剩无几了,你最好抓紧时已经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