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 你无权审判我!-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七十三章 你无权审判我!

    在灵梦的话说完之前,我已经从房间里消失了,一起消失的还有我的流亡者。

    “西斯特姆,调取最近的路线,去三途川的。”想要改变契约就必须先找到四季映姬,想找到四季映姬就必须先越过三途川,而想要越过三途川……并不需要依靠某个大*胸死神,我有的是办法。

    据琪露诺所说,今年是每隔六十年一次的大结界异变,外界的幽灵数量大增,还历(干支回到起点重新计算)时出现的“结界缓和”现象,使得幻想乡也在同一时间出现了大量的幽灵。

    而由于某只大*胸死神的偷懒,本来就数量激增的幽灵们因为不能到达阎魔的位置接受审判,因此这些无可归依的幽灵们就只有依附在花朵之上,从而使得幻想乡中所有的花不问季节同时开花。

    想要去到中有之道先要先经过妖怪山,一路上都是满山遍野的花海,美丽的耀眼,如果换个情形,也许我会跟文文或者铃仙好好的在这片花海中享受一露天的啪啪啪,可是现在,我完全没有了欣赏花朵的心情,即使这些花朵盛开的再茂盛,如果阿求这朵花枯萎了,那我也算是废了,我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妖怪山也算是我的半个地盘,一路飞过的时候,许多在山路上巡逻的白狼天狗看到我都会不自觉的敬个礼什么的,可惜我现在没有还礼的心情,也没有那个时间,天空之鹰喷射系统已经在负荷运转,西斯特姆已经提示了三次警报,我的行为已经大大缩短了天空之鹰喷射系统的使用寿命,已经有很多的内部零件变成半报废的状态了。

    “快点……再快点……”然而我并不打算减,区区一个喷射系统而已,跟阿求比起来,哪里有什么可比性,“中有之道……”

    越过妖怪山之后,我已经进入了中有之道,在空中掠过的时候我甚至看到了魅魔的店铺,以及正跟魅魔进行地狱修行的魔理沙,因为中有之道的消息闭塞,魔理沙并不知道阿求病危的事,不然以她的性格绝对会跟我一起去四季映姬那里找死。

    “sir,侦测到大片的……”西斯特姆已经不用说了,在我的视线之中已经出现了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漫山遍野,鲜红如血。

    曼珠沙华,就是彼岸花,有花无叶,有叶无花,花花叶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曾经,它是我最喜欢的……不过幻想乡的这些曼珠沙华跟外界的不同,由于幻想乡真的有地狱存在,曼珠沙华的存在也不在仅仅是一个意义,而是一个目的,就我所知道的,幻想乡的曼珠沙华,真的有毒,真的……是黄泉路上的风景……唯一的风景……

    “如果是你们,如果是你们这些象征轮回的……是可以理解我的吧……”我在三途川的边上降落,我已经在附近的石头边上现了那我曾经在重伤之下模糊见过的大*胸死神,还有她靠在石头上的标志性镰刀……用纸板做的,不过我并没打算打扰她,就让她好好休息吧。

    三途川,禁止飞行,更没有浮力,内中含有能腐蚀灵魂的剧毒,因此想要完成轮回转生的灵魂,必须通过由高级死神(低级死神负责收人头)所控制的渡船进行渡河,一旦落水便是永无轮回的机会,而活人更没有任何办法在三途川上通行,原本是这样的。不过,今天,我就要打破这一不可能的记录。

    “哼,法则?毒?浮力?我都不在意了。”天空之鹰喷射系统已经在强行加的状态下损坏,连带着喷射背包也受了损伤,无法再支撑我进行飞行了,不过,短时间的一次性喷射还是可以的,我转身走到了距离三途川一百米开外,然后迈步狂奔,“三途川……你,封不住我!”

    法则抗拒系统忠实的执行了它的责任,三途川的一切法则约束都对我没有效果,借助助跑的力道和喷射背包的推进,我一步之下已经越过了三途川,踏上了地狱的土地,接下来,就只剩下寻找是非曲直厅,然后好好的,对四季映姬‘说教’一番了。

    “sir,我的探测能力被屏蔽了,我……找不是非曲直厅的位置。”西斯特姆本来也不是设定在地狱工作的,出现状况也是情有可原,更何况……

    “不必了,她已经自己来找我们……找我了。”我看着远处快接近的绿点,迈步迎了上去,“四季映姬,我来事跟你谈笔交易的。”

    “秦钺炀,我知道你,你,有罪,你的罪就是脱了这个世界的法则,这个世界的常理。”四季映姬一上来就给我定了罪,不过我今天来也不是为了我的罪而来的。

    “那种事情无关紧要,我现在要你解除跟御阿礼之子的契约,还给阿求自由的生命。”我的罪我自己会偿还,这跟任何人都无关,更何况,我不觉得自己有罪,“你只有回答行,和没问题的权利。”

    “这不可能。”果然四季映姬是不可能乖乖听话了,“御阿礼之子用自己的灵魂签订了契约,这契约绝对公平,任何人都无权更改,至于你,你将在这里为你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你不该出现在这里,任何生者都不该出现在这里,而且……你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你的存在已经打乱了这个世界的秩序,你,有罪!”

    “我无罪。”

    “我说你有就有。”

    “我说我没有就没有。”我不打算继续争论下去了,就让事实来证明吧,“你的悔悟之棒,来啊,来试试。”我解除了流亡者,等待着四季映姬的答复,事实上,在看到四季映姬的一刹那,我的记忆居然又恢复了一小段。

    “哼!”四季映姬这次真的听话,挥手就将悔悟之棒砸了下来,然而却被我的左手一把抓住,“这不可能!”

    “让我来告诉你吧,四季映姬。”我在她面前抬起了头,毫不退让的直视着她的双眼,“你的判决,对我无效!你无权审判我!因为,我,就是这个世界本身!你,四季映姬-亚玛萨那度!你,无权,审判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