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克总对瓦王-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七十四章 克总对瓦王

    我这句话当然是唬烂的,目的是为了吓吓四季映姬,以此来影响她的判断,事实上,根据我刚刚恢复的一点记忆,归一神殿的人在制造我的时候确实利用了某种跟世界本源相关的东西,不过具体到那东西是什么我就一点也想不起来了。┡e┡ΩwwΔw 1xiaoshuo

    创造生命本来就是禁忌事项,何况创造出来的还是一个像我这样的特殊生命体,所以对于他们应用了某种特殊的本源道具我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但要说那件道具能代表整个世界,我自己都不相信。

    “真是一派胡言!你只不过是一个时空当中的bug,你跟任何生命都不同,普通的生命的罪恶都是在诞生之后才慢慢积累的,可你,你的诞生,本身就是罪!”四季映姬的实力还在八云紫之上,这是不争的事实。

    四季映姬毕竟身为阎魔,是地狱女神杀马特咳咳变t呃五球女神赫卡提亚的直属下属,如果不是是非曲直厅就像冥界一样并不能被计算入幻想乡,幻想乡的实力还能再往上提升,我们平时计算战力的时候也可以厚颜无耻的计算上幽幽子和四季映姬。

    不过,就算她有如此多的头衔和光环,也无法成为我惧怕她的理由。

    “说的真是冠冕堂皇啊!堂堂的阎魔就只有这种程度?”四季映姬正用力回收悔悟之棒,只是我的左手抓的太死,她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得逞,“我又如何能选择自己的出身呢!你觉得他们在制造我的时候会先问过我的意见吗!”

    四季映姬的判决是绝对公正的,但是有的时候,绝对的公正不代表就是正确的,就像世界上绝不会只剩下黑色与白色,永远都有其它颜色在渲染,在点缀一样。

    “也许如此,但这掩盖不了你身上的罪恶,你的罪是既成的事实,如今你又罪加一等!”四季映姬的右手还在试图夺还自己那被我牢牢固定在左手掌心的悔悟之棒,左手却也不闲着的跟我的右手对在了一起,较上了劲,以我经过刻苦修炼之后的身体力量居然也只能与四季映姬的臂力持平,这让我大为吃惊。

    “我的罪有多少都无所谓,反正我可不会来这里接受审判!我现在只要求你解除阿求的契约,仅此而已!”我是不死人,只要不被杀,我就不可能会来这里接受轮回前的审判,如果我真的不幸被人干掉了,我宁可魂飞魄散,“这不是威胁,只是一笔交易,我不是个入侵者而是个商人,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呢!”

    “这不可能!阎魔四季映姬不和任何商人做交易!”四季映姬的身体力量真的乎了我的想象,明明看上去只是个幼女而已,又不像萃香一样是出身鬼族,我没记错的话四季映姬以前的出身是地藏,“秦钺炀,你的左臂确实强大,但是你也别忘了,这里,是亡者的世界,是我的辖区!”

    四季映姬抽回左手敏捷的和我过了几招,但是这只是虚晃一枪,她的真正目的是转移我的注意力。

    “来自黑暗寒冬的随从们,仆人们,士兵们,听从亚玛萨那度(克尔苏加德)的召唤!”四季映姬喊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真的吓了一跳,我现在身上没有流亡者,身体又在跟四季映姬僵持,这时候哪怕一个骷髅兵一刀下来都能让我喝上一壶诶?流亡者?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四周无数的骨头架子已经几乎要把我包围了,四季映姬的表情已经宛如宣判结束,我真不知道她是如何驱动这些骨头架子的,明明它们身上一点灵魂之火都不存在,不过,谁说只有四季映姬有部队?

    “流亡者(暴风城)的将士们,听我号令!”我喊出这句话的同时,距离我周围最近的一批骨头架子变成了真正的骨头架子,上百支光束步枪,机枪,冲锋枪组成的光束火力网将我周围的杂兵全部清空,是我的流浪者部队。

    曾经,为了能让自己进行快移动而不消耗穿梭次元,我也曾经试图将亚空间科技改良制造出亚空间折越系统,然而实验失败,或者说成功了一半,系统最终只能传送非生物,而生物试图传送就会像进入亚空间一样被分解掉,如今,这项废科技终于派上了用场,在我最危急的关头折越来了整支流浪者部队,因为没有通过正常空间行进,所以也不需要考虑三途川的问题。

    “你怎么把这些东西弄过来的!”四季映姬有一面能看到人们一举一动的魔镜,但是这魔镜似乎系统老了点,对于非生命没有观察能力,而且开机的声控密码也很老套,还是什么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怎么样怎么样

    “现在,我们能好好谈谈了吗?”双方兵力持平,但是我方明显占有很大优势,四季映姬搞出来的那些连灵魂之火都没有仅仅是用透明胶粘起来的骨头架子根本无法对抗我的流浪者部队,我本无意与阎魔为敌,只是想接触一份契约,阿求没时间等了。

    “我可不觉得”四季映姬还是老样子,不过就在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我去,这也太惊悚了吧,这里可是地狱啊,是四季映姬工作的地方啊,她居然上班时间也不把手机静音这不是等着被炒鱿鱼呢吗?“莫西莫西诶?您说的是真的?为什么?好吧我不问是是没问题”

    “呃我还继续说嘛?”本来气氛已经很紧张了,可这一个电话过来却又把气氛缓和了。

    “不用了,刚刚地狱女神赫卡提亚大人来电说你的要求被通过了。”四季映姬的脸色很平静,如果不是她手里的手机快被捏碎了我真的要相信了。

    “哦这样啊”我装作没反应过来的样子,同时暗中命令西斯特姆调查一下刚才的通话内容,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