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夜雀庵物语-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七十九章 夜雀庵物语

    天色渐暗,烧烤架上火候正好的八目鳗正散发出诱人的香气,而那个穿着红裤子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妹红小姐正以极快的速度消灭着面前的八目鳗,看她的样子,好像在跟谁生气一样。

    “那些自卫队的白痴,居然又敢给我使绊子!秦钺炀才刚把他们吓住了几天,又出来作死!哼!”妹红塞了满满一嘴的八目鳗,又一口气灌了一整瓶酒下肚,这才多少舒了口气,“要不是秦钺炀说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跟他们起冲突,我早就把他们打一顿吊起来在村口风干了!”

    很明显,自卫队那群孙子,有娘生没娘养的玩意又开始给妹红找不自在了,可是妹红谨遵我的嘱托,不能跟他们正面起冲突,这才会在这傍晚时分出来喝酒发泄,而慧音并不会去阻拦妹红,一个聪明的女人会懂得不去阻止男人对情绪的发泄,虽然妹红没有那一长两圆三个配件,但是这句话依然适用。

    “秦钺炀的理由你不是也很清楚吗,对吧,过去就过去了,别老在心里堵着。”慧音温柔的拍着妹红的肩膀,她心里很清楚,妹红是为了什么而受的气,还不是为了我口中的人妖平衡,和谐发展,“你动手的话,问题就大了,理亏的还是妖怪一方。”

    “我知道,我也知道秦钺炀比我的压力更大,但是……我就是心里别扭……唉……今天就到这吧,米斯琪,结账。”妹红放下了空酒杯,经过一番发泄之后,其实她的心里已经平衡的差不多了,“钱我放在这了。”

    “承蒙款待,味道很好。”慧音也站起了身子。

    “承蒙关照。”米斯琪收好了钱,目送着妹红和慧音离开,摊位上还剩下两人。

    正好这个时候,我和四季映姬飞到了这里,我指着不远处的夜雀庵,那里有一把靠在摊子边上的纸板镰刀十分的显眼。

    “你看,找到了吧。”我微微一笑,“我就送到这里了,还得回去看看阿求,你自便吧,拜~”

    “拜……”四季映姬语气生硬,两只小手的骨节已经因为捏悔悟之棒太用力而变得惨白。

    “我回来了!”莉格露搬着一小箱酒飞了回来,拿出了两瓶摆在了剩下的两人面前,“酒来了,请慢用。”

    “那是因为我还没有经验啦……但是……”妖梦鼓着一张包子脸,左手托着腮,右手举着酒杯,半灵在她身后晃个不停,此时的妖梦脸色微红,明显是已经喝了不少了,只见她拿起了台面上的菜单,放在嘴前当扇子一样开始学幽幽子说话,“‘妖梦你不用管,按我说的去做就好了哟~’……说这种话,这不是很过分吗!”

    妖梦说到伤心处,一口干了杯里的酒,又觉得难以抒发自己悲愤的感情,索性将面前的一瓶酒掀开盖子一仰脖来了个鲸吞,那样子霸气的一逼。

    “啊……我懂的我懂的……”跟妖梦对饮之人正是四季映姬打算狠狠说教一番的小町,此时她也是一副霞飞双颊的样子,看上去喝的比妖梦还多,证据就是她说话的时候手已经开始在面前乱挥了,“这一点我很明白啊。”

    “对吧……”妖梦灌完了一整瓶酒,表情变得更不正常了。

    “人家的上司也是个烦的不要不要的人啊……彼此都很辛苦啊……”小町拿起一串八目鳗放进嘴里嚼着,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口中的麻烦上司四季映姬已经来到了她身后,就在夜雀庵的布帘外面,“哟西,今天晚上就喝个痛快吧!”

    小町把喝了酒之后看上去变得更加好欺负了的妖梦往怀里一搂,正打算来个一醉方休,一颗脑袋就从她身后冒了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怒吼,“小町!你又在偷懒!”

    “呀!”小町当时就被吓了一大跳,想象一下,你正在吧台上跟酒保大吐苦水说自己老板怎么样没人性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老板就坐在隔壁吧椅上,那是多么惊悚而令人蛋疼的一件事。

    “一直等你却都没见你运送灵过来,听了秦钺炀的话之后过来查看一下却没想到你已经堕落到了如此地步!”四季映姬双手拉着布帘将头探进夜雀庵朝着小町大发雷霆,“此岸现在已经满是幽灵和花了,这种时候你作为三途川上的摆渡人明明应该比平时更加的努力工作才行!这一点,你应该也跟我一样清楚吧!”

    四季映姬将附带着压迫感的脸贴近到小町的脸附近,以此来给小町带来巨大的压力却忽略了小町现在是坐着的。

    “啊……是!”小町惊慌之下突然起身一记洗面奶正中四季映姬脸部,直接将四季映姬击退了好几步,一直退到了夜雀庵外面三四米远才卸掉冲力,“十分抱歉映姬大人!我现在就回去工作!”

    “很好……”四季映姬花了巨大的力气才阻止自己那想喊出‘放肆,这胸部太放肆了’的内心,“这之后会跟你好好说教的,工作结束之后再来我这边!”

    “是!!!”小町扛起纸糊的镰刀就飞奔了出去,身后留下的只有米斯琪的惊叫声:啊!客人!你还没付钱啊!

    “米斯琪!”莉格露就在这时叫住了正打算追出去的米斯琪,“秦钺炀先生留言了,说如果有任何人没付钱的话就都记在他的账上。”

    趁着两小只交谈的时候,四季映姬已经坐到了小町之前的位置上,也就是妖梦旁边,米斯琪和莉格露下意识的戴上了耳塞,莉格露还不忘给旁边坐着当吉祥物的露米娅也塞了一副。

    “真是的……”四季映姬想着小町的样子还是觉得来气。

    “三途……川……吗?呜嗯……”妖梦此时正醉的趴在自己的半灵上,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着,本来都已经闭上了眼睛,可惜……谁让她碰上了四季映姬呢,这注定她今天晚上别想睡了(各种意义上),“喵呜喵呜……呼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