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 东方说教乡-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八十章 东方说教乡

    然而就是妖梦这半醉半醒间的几句哼哼,让四季映姬找到了下一个目标。ewwㄟw%1xiaoshuo

    “真是个不错的会面场所啊,魂魄妖梦。”四季映姬开口的瞬间空气都凝固了一下,不过当空气听到最后冒出来的名字不是自己而是妖梦的时候,就又恢复原本的无形无质了。

    “蛤?”妖梦趴在自己那软乎乎的仿佛麻薯一样(其实就是麻薯——幽幽子语)的半灵上,疲惫的抬起眼皮睁开了半只眼睛。

    “我是阎魔不是炎魔,也不是影魔,不会放火山爆也唱不出魂之挽歌咳咳。”四季映姬似乎是太久没跟人说话了,居然已经开始变得啰嗦了(小町:什么叫开始变得啰嗦?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是负责裁决灵的罪恶程度的人。魂魄妖梦,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你好好的谈一次话。”

    “诶???”妖梦抱着半灵一下子坐起来,“地狱的阎魔大人???”

    这个时候,我已经回到了阿求的位置,除了永琳灵梦紫三人之外,剩下的人已经被永琳打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真不好意思我回来晚了。”我再次一脚踢开堵在门口打瞌睡的灵梦,推开门就闯了进去,“情况怎么样了,简单说说吧永琳。”

    “喂喂喂”八云紫拼命的在我面前晃胳膊,“为什么不问我?”

    “你?你会看病?”这我到奇了,八云紫什么时候也有那能耐当大夫了?“明明就连自己的懒病都治不好,去去去,小孩子一边玩去。”我按住八云紫的头顶,用手给她转了个圈,往外一推。

    “灵魂稳定下来之后,身体上的问题就好解决得多。”永琳从阿求的床边站起来,递给我几张分析结果,“这是我用你那检测仪检查出来的,比我直接跟你废话简单,你看,现在阿求的身体的问题主要就集中在这三个器官,肾脏衰竭,肝功能退化,还有心脏也出现了很多问题。”

    “那么,你可以解决哪个?”心脏,肝脏还有肾脏,阿求这身体都可以回炉再造了,但是要让我几天之内就造出一具完整的身体根本不可能,而且阿求应该也不想变成彻底的机械生物,说实话,以我家的制造度,在阿求再一次断气之前紧赶慢赶最多能造出两个器官,还不保证质量。

    “心脏问题我可以搞定,肝功能退化我也可以想点办法,但是这个肾脏嘛太严重了,完全没有浪费汤药的必要了,就跟当时帕秋莉的肺差不多。”永琳能解决两处问题,这就够了,一个肾而已,我甚至都不用自己造,拿个iphone上外界随便就能换上一个,要是换手臂也简单,跟那个g胖联系一下就行了。

    “那肾脏就交给我,你能让现在的阿求喘几天气?”时间肯定来得及,但是越慢功出的活就越细,赶时间的话保修就很成问题。

    “一个星期没问题,不过为了保险,还是压在六天以内。”永琳给出了一个安全的时间,“我也会在这期间尽量将她的心脏和肝脏治好。”

    “嗯足够了。”六天时间,够我做出一个完美的肾脏了,“那我现在就回去开工。”

    此时,在夜雀庵,已经有一个小时过去了,由于米斯琪三人组正全力的堵着自己的耳朵,防止四季映姬那连耳塞都抵挡不住的魔音入侵,烧烤架上的八目鳗都有些烤焦了。

    “你啊,有没有充分的认识到自己是冥界的人的自觉呢?”四季映姬闭着眼睛手持悔悟之棒持续着自己的说教,因此完全没看到妖梦的表情已经越来越阴暗了,半灵漂浮的样子看上去也是半死不活的,不过估计就算她看见了,那也是根本不会停下的。

    妖梦在四季映姬的强烈的要求和气势压迫下,现在是跪坐在夜雀庵的座位上,由于时间太久,妖梦的脚都已经麻了,几个小脚趾头一抽一抽的,全身都在微微地颤抖。

    “没错,你这样随随便便来这个世界玩的次数有点多了。”然而四季映姬的说教还在继续,完全不给妖梦任何回血回城喝泉水的余地,“那个世界的人和这个世界的人老是在一起玩会有什么后果,什么影响,你有好好想过这一点吗?”

    妖梦的半灵‘噗’的一声摔落到地上,屏幕上一片‘半灵你醒醒,半灵你怎么了’的弹幕飘过,与此同时妖梦的脸也变得像灵魂出窍了一样,一头柔顺的白毛也有好几根都炸了毛,嘴张成了o型,眼睛里已经连瞳孔都不见了,只剩下眼白,只有那不时抽搐一下的眼眶告诉所有人,妖梦还活着。

    “再继续像现在这样频繁的来这个世界的话,我也会不得不对你进行制裁了,如果是由我来进行裁决的话”四季映姬说到这里脸色骤然一变,“会将你作为人类送入地狱!”

    烧烤架上,一串串的八目鳗已经彻底变成了焦炭,出了一阵阵刺鼻的焦糊味。

    “呜咕”妖梦两眼挂着像宽面条一样的眼泪,‘噗’的一声扑在了半灵上,“(吸)斯密麻散”

    “嗯你明白就好,那么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我要在这再给你好好地说教一番。”四季映姬话锋一转,开启了隐藏剧情——二段说教。

    “诶??”正把脸埋在半灵里面的妖梦,当时就又炸毛了,身体开始不停地在座位上平移,“啊不用了您不是还有公务在身吗?耽误了您工作多不好啊啊哈哈哈哈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咔!’一只强而有力的小手拍在了妖梦肩膀上,“我这两天休假。”

    四季映姬单手拎着妖梦离开了夜雀庵,就在她们离开的瞬间,米斯琪推上了推车扶手,莉格露背起了露米娅,扭头就跑,不一会就没影了。

    阎魔说教中(请自行想象有五十万只鸭子在一起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