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八十五章 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然而此时,我却似乎正处于自己的记忆宫殿之内,记忆宫殿是什么无需我赘述,但是我的宫殿跟其他任何人都不同,因为,我的记忆宫殿已经处于支离破碎的状态了,原本应该是这样的。┡e wwㄟw1xiaoshuo

    “记忆被修复了一部分”我看着那些被修复的部分,当我用手去触摸到那些部分,我知道那部分的记忆已经回来了,但是,依然还有几个房间,还处于破败的状态,没有一丝要修复的迹象,“如果是曼珠沙华唤醒了我的记忆,那么看来这些可爱的小东西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之前几次接触曼珠沙华的时候,我都穿着流亡者,因此我本身并没有与曼珠沙华真正的接触过,可是这一次当我打开瓶子,没有流亡者的阻隔,曼珠沙华与我那逝去的记忆产生共鸣,这才导致我那段消失在记忆里的时光又回来了一部分,只是还不完全,不过仅管如此,我终于想起来混沌之光的起源到底是什么了。

    “之后事情都知道了”模模糊糊的,我好像听到了八云紫的声音,她在向谁讲什么东西吗?“如果秦钺炀恢复应该更多的”八云紫提到了我?又在说我的坏话?“都晕三个还不怎么”

    “兀那紫妈!你又说我什么坏话!”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恢复了,之前的头痛也不复存在,我一步跳起来,现所有人都在盯着我,“怎么?都在等我?”我低头一看,现自己居然是裸的,这让我十分的尴尬,“靠,谁干的”没时间细想了,我可没有裸奔的爱好,我三两下套上了衣服,决定这次就不予追究了,正事要紧。

    “先声明我没说你坏话。”八云紫手握白绫大有一副‘你不道歉我就上吊’的架势,“其次,四季映姬说你可能会因为曼珠沙华的特殊效果恢复一部分记忆,现在轮到你给出答案了。”

    “我确实恢复了一部分记忆,不完全,但也多了不少有价值的东西,不过先让我确认一下”我回头看看,原本躺在床上的笨兔子已经不见了,要么是毒解了之后被永琳轰出去了,要么是已经抢救无效毒身亡了,不管哪个都没有差别,只要能让我肯定她不会听到接下来的谈话就行,“关于混沌之光的部分,就是以前我跟你们三个说过的部分,你应该已经转告给这里的所有人了吧。”

    “没错,一直到你所说的‘邪神卡奥斯不甘之下唤醒了自己老爸’那里(详情见三百四十九章),我全都说完了,怎么,你又想起后来的事了?”看来我以为八云紫之前说我坏话的时候她正在讲这些事,这样正好,省得继续浪费时间,“说说吧,后来怎么了?”

    “行,先给我来杯水。”我找了个靠墙的位置(就是墙角)坐下去,伸手要小费,刚才头痛的时候干嚎了半天,我这嗓子早就冒了烟了,不喝点水你叫我怎么解说的下去?直接a脸都赢了好吧?

    “请用。”一只手从我身后伸出来?我身后是墙哦,明白了。

    “谢谢。”我保持着一贯的表情头也不回的接过了水杯,解析系统瞬间完成检测,嗯,跟永远亭马桶里的水可以作同一认定,“不过油咖喱桑,用马桶里的水喂我是不是有点不太厚道?你看,这里还飘着一小块米田共这个成分扫描笨兔子应该都是胡萝卜残渣,辉夜应该充斥着零食和垃圾食品的成分,所以永琳,是你的吧?”

    “八云紫”永琳的声音拉的老长,“我好像还没有同意你用我这里的厕所吧?也没让你用我这里的杯子吧?你是不是应该先给我个解释?”永琳说着慢慢的朝八云紫走了过去,身上的气势压的八云紫讪讪的不断后退,“你说我该怎么做呢?”

    “那当然是选择”我把水杯朝着魅魔扔了过去,魅魔二话没说一魔法弹直接将水杯连同里面的东西一起人道毁灭,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顶绿帽子戴在了永琳头上,“原谅她啊”

    空气,凝固了。

    “决定了,我还是把你干掉吧!”永琳从自己的办公桌下面拔出大宝剑就要砍,八云紫不甘示弱的拔出了阳伞准备还击,然后两人的脑袋上一人挨了一下悔悟之棒。

    “都给我安静!”四季映姬怒了,“我今天来这里,可不是为了看你们一群人耍宝的!要么现在就把该说的说完,要么说有人跟我回去接受改造课程(说教),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空气,又凝固了

    “秦钺炀,水!快喝!”灵鸠伊凛动大天狗的极限度接了杯正常的水递到了我手上,“喝完了赶快说!快快快!”

    “蛤?着什么急啊”我喝了水,决定犯一点贱,反正我又不会被说教,哥们儿有特么免罪金牌,“先让我好好组织一下语言,然后再焚香斋戒沐浴更衣梳洗打扮”

    ‘扑通’幽幽子一把扑到了我大腿上,抱着就不撒手了,“秦大哥秦大爷秦爷爷你就快点吧!等上完改造课程幽幽子大人不,幽幽子我这小女纸就要饿死了啊!!!”

    “那不是挺好的吗?”我挖着鼻孔摆出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反正你现在也是浪费米饭,而且你不早就是一个死人了吗?你看,就算我这么用力拉你的脸”我用手把幽幽子的脸拉到了一个人类无法企及的程度,“你不也一点事情都没有吗?”

    “够了。”风见幽香话了,她轻而易举的就把我大腿上扑着的幽幽子拉到另一边,然后俯下身子盯着我,“看着我的眼睛,现在,你想说了吗?”

    “好吧,都坐好,听秦爷爷给你们讲故事。”我在幽香的眼睛里清晰地看出了‘再不说等你出事的时候别想找我帮你’的意思,没办法,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