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彼岸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八十八章 彼岸居

    八云紫的讲话说的是废话连篇,我在墙角听的是羽化登仙,没办法,她说的事全都是我亲身经历的,跟四季映姬的交流也是换汤不换药,主体上跟月之都那时候没什么区别,真心是为了给她面子,不然我早睡着了,修仙这种事谁爱干谁干,反正老子见一个报一次警。

    “好了,我的话就说到这里。”似乎也是觉得自己太过于啰嗦了,八云紫适时的中断了自己那慷慨激昂的演讲,真是不错,要是再继续下去,那就免不了的会演变成旁征博引,然后舌灿莲花,最后小便失禁,就像那个哥伦比亚的桑托斯总统一样,“我想我已经把我的目的讲述的很清楚了,这也是我们现在整个幻想乡的目的。”

    “嗯,你的想法我大概也能明白,虽然是非曲直厅并不能直接介入此岸的事务,但是现在既然牵扯到混沌之光的问题那又另当别论了,我会做好准备,同时上报,相信赫卡提亚大人也会明白的。”四季映姬是个非常讲道理的人,正因为如此,如果你所说的完全是对的,那她就完全不会试图反驳你,“不过关于细节方面我还是有一点看法,这样吧,我就简单说两句。”

    嗯,四季映姬,简单的,说两句,我相信一定很快就说完了,所以……周公!等等我!

    当我再次获得清晰的意识的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完全黑了,而此时四季映姬似乎才刚刚结尾,确实挺快的了。

    “秦钺炀,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四季映姬早就知道我睡着了,不过碍于我的特殊身份,也没办法干涉我的行为,四季映姬是循规蹈矩的人,所以她不会违抗上司的命令,不过如今看见我醒了,她也多少要提一句。

    “有,上次蕾蒂说我家也应该起个响亮点的名字,你身为阎魔见多识广,有没有什么好主意?”当时蕾蒂说的时候我还没太在意,不过现在想想,总是流亡者工厂流亡者工厂的叫着怎么听都不像是住家,倒像是工地,太俗气了,还是赶紧改了的好。

    “名字?你让我起名?”四季映姬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本来她叫我只是意思一下,没想到我还真给她出了道题,“我想想……既然你跟彼岸花这么有缘分,那就叫彼岸居好了。”

    “怎么听起来像是冥界……算了,也不错。”跟幽幽子的白玉楼比起来,好像我家这个彼岸居的称号更适合在冥界待着,要不……“幽幽子,有计划换换名字吗?”

    “并不想换。”一只都在努力的吃而保持不说话的幽幽子,头也不抬的吐给我四个字,然后又继续趴下狂吃,话说八云紫今天为了防止幽幽子卖萌到底准备了多少大米?

    “好吧,那就叫彼岸居了,谁能给我刻块牌匾什么的?”既然定了我也不打算换了,我打了个哈哈,准备说点掏心窝子的话,这是我刚才睡觉的时候悟出来的,“诸君,有几句话,我想说一说,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是与众不同的,甚至我们这个世界也是与众不同的,普通的生物费劲千辛万苦都无法达到的永恒,其他世界的神祗都无法达到的永恒,在座的各位,包括我在内,却是与生俱来,但是,我们理解中的永恒真的是永恒吗”

    “怎么这个时候说这个话题?”魅魔皱了皱眉头,她是恶灵,严格来说她的永恒并不是与生俱来,幽幽子也是一样。

    “不,让他说下去。”幽香却好像对我所说的颇有些感兴趣,“你继续。”

    “其实我也没搞清楚我想说些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就必须说出来。”我清了清嗓子,“当我想到了这一点,我就突然感觉到有些害怕,我们真的达到永恒了吗?还是说我们其实并没有达到,只是我们可以活得很长而已,但是这个时间再长,只要不是无限,那就不是永恒。”

    “这点我可以回答你。”四季映姬掏出了一本生死簿一样的东西,“达到永恒的生物,在我们是非曲直厅的记录中是不同的,因为他们不会自然死亡,所以他们的记录没有命数,只有运数,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除去那边的亡灵和恶灵还有我这个阎魔之外,这间屋子里……不,在场的人中没有命数限制的人,有你,八云紫,风见幽香,其他的都不算。”

    “这……”这我倒是没想到,月夜见和永琳居然也并非永恒的存在,“可是为什么?”

    “你是人工制造的索德布雷加,你的身上缺少了太多东西,你没有命数一点都不需要奇怪,八云紫可以从境界中补充生命,风见幽香可以从宇宙万物中获得生命,这是她们的天赋,她们两个,除非位面不复存在,否则都不会消失,至于你……也许你的存在已经超出了这个位面,你成了一个bg,即使位面消失,恐怕你也可以依靠到达其他位面来继续幸存。”四季映姬的解释很简单,但是却也很明确,“我知道你现在很矛盾,但是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很矛盾,所谓,强者正义,罪也,众生平等;众生平等,罪也,自求多福;自求多福,罪也,物竞天择;物竞天择,罪也,强者正义。”

    “也就是说我的问题永远都得不到答案,我是永恒的,但是我却不知道如何达到永恒,如果只有我们几个达到永恒,那未免太过于……”如果幻想乡连同里面的一切都消亡了,只剩下我们三个,那还有什么意思,打桌麻将都凑不够人,“对了,你刚才说达到永恒的人的记录不一样对吧?”

    “是啊。”四季映姬不明白我为什么要问这个。

    “那就……拿来让我改一改!”只要我把周围人的命数都划掉,那不就都永恒了吗?就像当年孙大圣所做的一样。

    “你想的美。”四季映姬根本没有阻止我的打算,“就算你改了这上面的记录,一切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这只是个记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