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新生,稗田阿求(启示录形态)-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九十章 新生,稗田阿求(启示录形态)

    某一天的魔法森林,爱丽丝的洋馆。

    爱丽丝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前往中有之道观摩魅魔对魔理沙的特训,并不是因为特训已经结束了,而是因为爱丽丝在制作新的人偶,爱丽丝想要完成一个,至少跟上海一样的人偶,为此,她还请求了我的帮助。

    不借助那本奇怪的书,爱丽丝是不可能制造出完整的意识即人偶的大脑的,即使是我也很勉强,虽然有西斯特姆这个榜样,但是西斯特姆也是在被制造之后过了很久才慢慢获得健全的感情和正常的思维的,不过,无论如何,总是要试一下,上海也应该有个伴。

    不过呢,话虽如此,要说到人偶的基础制造,那还是需要爱丽丝自己完成,我只是相当于一个工作台或者熔炉的作用,所以,我这个工作台现在就明目张胆的翘掉了工作,带着我可爱的小文文跑到了稗田家看阿求的热闹去了。

    “好,那么现在听从我的指挥,准备好了吗?”永琳正在稗田家为新生的稗田阿求启示录进行例行测验,以保证那两个经她之手被修复的倒霉器官能好好的工作,不会再次突然当机,“左手!”

    阿求启示录抬起了左手。

    “右脚!”

    阿求启示录放下左手抬起了右脚,她此时被永琳强迫着穿上了紧身运动服,只不过似乎衣服太紧了,阿求全身都在不由自主的微微扭曲着。

    “嗯,很好。”永琳拍了拍巴掌,回头看我们,“怎么样,不错吧。”

    “不错,不过我只是在想一件事测试的时候穿运动衣无可厚非啊,不过为什么看上去这衣服好像小一号?”阿求测试结束的同时就闯进了自己的屋子里,听动静像是换衣服去了,“你从哪找到的连阿求都能穿不进去的运动衣?”

    “我怎么知道这衣服居然缩水。”永琳跟我们一起来到了院子里的石桌旁边坐下,“你看,这是今天的检测报告,情况可以说稳定过头了。”

    “嗯?”我看着检测报告,发现了奇怪的地方,“魂之基座稳定性百分之四百?这怎么可能啊?我才只有百分之七百,人类不可能达到百分之四百啊。”魂之基座,是指一个人的灵魂稳定性的约束器,数值越高,就越能保证灵魂的稳定性,但是如果太高就会造成另一个后果,无法轻易被死神勾走,一般长生种都很高,而人类平均有个百分之六七十就算高了,“这么高的稳定性,只有长生种才有啊。”

    “我也觉得奇怪,我测了自己的,发现我比你还低,只有百分之五百,对此我做了一种假设有没有纸和笔?”永琳的身上只有这一份检测报告。

    “文文?”我今天也是轻装到此,连武器都没带,更何况文具了,幸好我老婆是幻想乡记者,跑的比什么都快咳,这句没有。

    “省着点用,都快让你撕完了。”文文掏出自己的笔记本撕了一张纸,跟笔一起放到了桌上。

    “嗯?你还会经常用纸?”文文的话让永琳有点无法理解,什么叫快让你撕完了?“你都写什么?”

    “呃其实我只是撕纸擤鼻涕而已,我忘了有没跟你说过了,我不光有咽炎,还有鼻炎来的。”我把纸和笔推过去,“别说我了,你想写什么,写吧?”

    “不是我写,我是想让你写。”永琳把纸笔又推了回来,“只有你看过那份契约,我想让你把上面的内容都写下来,我好分析一下。”

    “哦,好说,文文,去拦着点阿求,暂时不要让她出来。”阿求是当事人,不过我还是下意识地想把这件事瞒住,“千一万定别要趁机拍什么奇好怪用的变艺态术照片。”

    “没问题。”文文眨了下眼,飞向屋子的方向,不过却也因为速度太快,没能听到永琳的提醒。

    “你想说什么?”文文飞走之后我才看出永琳好像有话要说,表情还很怪,“怎么了?”

    “没事,我本来想说让她小心点。”永琳耸了耸肩膀,“不过现在说也晚了。”

    “小心?小心什么啊?”这里可是人之里,还是稗田家,能有什么事需要小心的?文文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了,经过我的强化之后她现在单挑威严酱无压力,努努力都可以试着打一打伊凛了。

    “唉你知道分筋错骨手吗?”

    “知道啊,说得好像你不会一样,分筋错骨手怎么了?”

    “你自己看吧。”永琳抬起了脖子,原本白皙的肌肤上有几处奇怪的伤痕,像是人的手指造成的,“明白了吗?”

    “不会吧?”我自然是明白了,但是我不敢相信,“真的就酱紫了?”

    “是啊,我跟你说,这两天启示录阿求不一样了,就你我这熊样,不动真格的绝对过不了两招,你看我这脖子了没?”永琳又指了指附近一棵折断的跟我腰围差不多粗的大树,“看见那棵树了没?前天拍断的。”

    “真的假的啊启示录又是个什么玩意?”

    “我给她起的名字,启示录阿求,她现在真符合这名字,你再看昨天。”永琳用手比划了大概跟我脑袋差不多宽的距离,“这么厚的大石板,一掌下去”

    “我也能拍碎。”石板而已,我只用右手都可以。

    “人家启示录阿求给拍成沫了。”永琳看我还不相信,从后腰的位置拿出了一包东西,打开来,是一整包石粉,“我就知道你不信,我把石头给你留下了。”

    “”我震惊了,只不过解除了份契约又治疗了几个器官而已,要不要这么夸张?帕秋莉那时候都没变成这样吧,这是启示录阿求啊还是稗田史泰龙啊?,我是不是还得把帕秋莉施瓦辛格叫来让她们两个再组队去杀个异形啊?

    “喂,我说!”就在我疯狂吐槽的时候,文文从远方飘了回来,还带回来一个奇怪的消息,“阿求没在屋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