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阿求纯爷们儿,铁血真汉子-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九十一章 阿求纯爷们儿,铁血真汉子

    “啥?”听到这句话我就知道要遭,与此同时,高空之中传来了动静。

    人之里上空。

    灵梦今天心情很好,不仅仅是因为阿求的问题,事实上,那只占很小一部分因素,真正让她觉得高兴的,是她今天在神社的院子里挖土吃的时候意外的挖出了一坛子玳瑁(有机宝石,由角质和骨质等有机质组成,为爬行纲海龟科动物玳瑁的背甲,为非晶质体,呈微透明至半透明,具蜡质至油脂光泽,非常漂亮),在人之里的珠宝匠沈老贪(即‘贼神’贼老骗)那里卖了一大笔厚厚的y。

    顺便一说,在那装玳瑁的坛子上可这一个‘玄’字,故此灵梦推侧这一坛子可能是玄爷临走的时候埋下的,玄爷在先代巫女也就是灵梦她老娘失踪之后的某一天也神秘消失了,连八云紫都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所以说幻想乡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喜欢玩失踪?先代巫女,魂魄妖忌,玄爷……都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在灵梦揣着一大捆y刚刚升空没多久,意外就发生了。

    “灵梦好像在天上飞。”阿求不在屋里,这是文文刚刚告诉我们的,然后我就感觉到天上有人在飞,抬头一看,灵梦,“灵梦今天居然出神社了,买东西吗……嗯?”我正抬头看着,就看见有一道人影以极快的速度从下往上的朝着灵梦所在的位置撞了过去,那个姿势和速度,与其说是飞起来的,不如说是跳起来的,“喂!永琳!你看!那个向上的是不是阿求!”

    “这还用问吗?把你那‘不是’两个字给我去了!”永琳一眼就看出那是阿求了,“她跳辣么高想干什么!”

    就在我们三人(包括飞回来的文文)的目光中,跳到高空的阿求一拳打在了毫无防备的灵梦的肚子上,灵梦直接向后飞了出去,一会的功夫就没影了,阿求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身体开始自由下落,最终落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土坑,幸好是在稗田家的院子里。

    “sr,有通讯打进来。”西斯特姆提醒。

    “嗯……”我立刻接通了,“喂?啊,伊凛啊……什么?灵梦突然撞到了妖怪山上?山体滑坡了?你那没事吧?哦,没伤到人啊,那就好……啊不不不,不是我打的,我没那么闲,行了,你就当成是意外吧,后面的我会处理,好,撒。”

    阿求一拳把灵梦从人之里打到了妖怪山,这已经不是奇怪的程度了,完全是惊悚啊,是时候写个剧本拍一部《幻想乡的史泰龙》了。

    “啊……脚脖子好像扭了。”阿求从坑里一步一步的走出来,脚步有点瘸,“还是不行啊,这样可当不了总书记……”

    “……”阿求的态度搞得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从几百米的高空自由落体坠地居然只是扭个脚而已,这还让不让我这个主角混了?

    “阿求啊……”永琳奓着胆子靠上去,摆出一副慈祥老奶奶的神色(我:永琳你再怎么装也不像老奶奶!你全身上下只有头发及格!),“为什么要突然打灵梦呢?你们不是朋友撒?能不能解释一下哦~”

    “我从……电视上学的,不是说高手都喜欢用拳头交朋友吗?你看什么鸣人啦,卡卡罗特啦,上条当麻啦,濑尾结月啦……对吧。”阿求这个理由真是……这又不是洗白类动漫,而且……话说最后一个不一样吧!虽然确实算是用肢体语言跟若松交流但是那是搞笑日常番吧!别小看月刊少女呀この野郎!你知道漫画家有多努力吗!

    “好吧,你现在心情好了?”我按住阿求的小脑袋往后一转,“回屋歇着去,我跟永琳奶奶有正经事要谈。”

    “k,不过谈完了记得叫我,我也有事要跟你们谈。”阿求迈着一步一个坑的步子回屋去了,这算什么?人形高达吗?看来我得呼叫东方不败了。

    事情看似恢复了正常,只有被打飞到妖怪山的灵梦可能要在床上躺几天,不是因为受伤,而是因为她怀里那一大捆y被打散了,在她飞出去的时候洒满了整个人之里,看到没,天上掉钱了,这可是几千年都难得一见的奇异天气情况啊,下钱雨。

    “好了,那一纸契约书上的内容就这么多。”我将那份被我摧毁的契约书一字不差的写了出来,把纸推到永琳面前,“看看吧,你想从上面得到什么?”

    “……”永琳拿起纸张对着光看了半天,“能不能写人类能看得懂的文字?”

    “我写的可是宇宙通用的日语,连78星云的早田桑都看得懂,你居然看不懂?”想当年我也不是没去过78星云,可惜没搞到变身器,残念……“西斯特姆,念一念,给永琳奶奶念一念。”

    “哎,乖孙子。”永琳反将了我一军,这老东西,还真有两把刷子(迪卢木多:我招你惹你了?),“来,给你丫,碎钱!”永琳掏出一把钢镚往我面前一堆,“怎么样,够碎不?”

    “休战,正事要紧。”我默默地把硬币揣兜里了,“西斯特姆,念。”

    西斯特姆念经中。

    “停!就是这一句。”永琳听着西斯特姆声音的同时也在对照纸上的字,这才明白我写的是什么,唉,这智商,也能当月之大贤者?“你看,协议上说阿求……阿礼在签订契约之后灵魂的轮回方式是特定的,跟普通灵魂走的并不是同一条路,但是人类的灵魂太过于脆弱,就算开辟了别的路径,灵魂也无法完成轮回,所以她……他的灵魂应该也做过特殊处理,魂之根基的稳定性被定义的非常高,不过只在轮回的时候才会被提高。”

    “但是因为我强行撕毁了契约,所以阿求的灵魂改造被保留了,失去了轮回的性质,魂之根基已有的系统发生了混乱,导致自己暂时性的过饱和了?”永琳说的我马上就明白了,这确实有可能,毕竟我的法则抗拒系统也仅仅是摧毁了契约而已。